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平凡人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张辽阵前擒眭固

三国平凡人生 天命蜉蝣 2195 2019.11.15 22:13

  “报告将军,赵兴和周仓两位头领都身体不适,没能应邀前来。”哨兵来到张燕面前,说道。

  张燕脸上微微露出一丝不渝,对眭固等人说道:“这两个家伙,本将军给他们立功的机会他们都把握不住,病的还真是时候。”

  孙轻说道:“将军,这两人手底下也没有多少兵马,来与不来倒是不影响大局。”

  张燕说道:“我本来想让周仓作为我的开路先锋,既然他来不了了,不知道诸位谁愿为先锋啊?”

  王当当即站了出来,说道:“末将愿为将军效力。”

  张燕大喜,说道:“好,就由你领兵五千为先锋,进攻晋阳,让那丁原老儿知道得罪我黑山的下场。”

  王当率领五千黑山军马杀奔晋阳,张燕率领四万五千军马紧随其后,五万黑山军,浩浩荡荡的杀奔晋阳。

  “报,黑山军来犯,前军已至太原郡。”一个并州士兵冲入了刺史府,将一份军报交给了一个须发斑白的老将。

  这个老将年约五十余岁,他就是新任的并州刺史丁原,丁建阳。

  丁原任并州刺史之前,曾担任雁门守将,常年驻守雁门,与匈奴鲜卑等异族作战,此人脾气火爆,但是却极为擅长用兵,尤其是他麾下的一支骑兵,更是让异族忌惮不已,那支骑兵,唤作并州狼骑。

  丁原听到黑山军进犯,大怒,本来他对朝廷招安黑山军就十分不满,在他看来,黑山的那些人都是黄巾余孽,就该全部斩杀,所以在得知于毒率领的黑山军进入并州范围之后,丁原第一时间出兵,灭杀了于毒。

  丁原召集手下将领议事,毕竟黑山军气势汹汹,虽然丁原不怎么看得上黑山那群蟊贼,但是也不敢太过大意。

  不一会儿,并州的各位将领便齐聚一堂,他们是典军校尉高顺,左军校尉张辽,右军校尉魏续,上军校尉宋宪以及中军校尉侯成。

  丁原皱了皱眉头,问道:“奉先何在?为何还没有到?”

  众将面面相觑,最后右军校尉魏续硬着头皮站了出来,说道:“启禀主公,奉先他出去狩猎去了。”

  丁原猛地拍了一下身前的案桌,大声说道:“谁允许他随意出去狩猎的?”

  “哈哈哈,义父,听说黑山军进犯,孩儿愿为先锋,杀他们个片甲不留。”就在这时,只听一声豪迈的大笑之声,一个壮汉从外面走了进来。

  只见这壮汉身材高大,足有九尺开外,双目如电,两道剑眉直插入额,鼻如玉柱,口似丹朱,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棉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光一站在那里,便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此人便是吕布。

  吕布,字奉先,九原人,此人膂力过人,尤其擅长骑射,曾一人一骑,杀入上千胡人军中,仅凭一张长弓,便足足射杀了上百胡骑,胡人震惊不已,都称他为飞将。

  丁原看着吕布,强行压制住自己的怒气,说道:“奉先,听说你又出去狩猎去了?”

  吕布脸色微微一僵,讪笑道:“义父,孩儿只是看书看得有些烦闷了,所以才出去打猎消遣消遣。”

  丁原说道:“我任命你为主簿,让你跟着我处理公务,你倒好,三天两头不见人,让你多看书多学点东西,你又总是偷偷跑出去狩猎,你这样,我如何对得起你死去的父亲?”

  吕布说道:“孩儿就喜欢练武,不喜欢读书,一看到那书便头疼,再说了,学那些之乎者也的东西有什么用?难道遇到敌人用嘴把对方说服吗?”

  丁原气道:“你武艺再高,最多也就是百人敌,只有多读书,才能做到真正的万人敌,你义父我戎马一生,立下了不知多少汗马功劳,可就是因为没有读过什么书,当了大半辈子骑都尉,熬到老,才当上个并州刺史,你难道也想向我一样吗?”

  吕布瘪了瘪嘴,正要开口反驳,一旁的高顺连忙伸手扯了扯吕布,吕布只好低头说道:“义父,孩儿知错了。”

  张辽在一旁说道:“主公,黑山军已经快要兵临城下了,还是快些迎敌才是。”

  丁原见吕布服软,也不在多言,留下魏续镇守晋阳,随后率领一万并州骑兵,两万步兵,前往迎战黑山军。

  “报,前方出现并州兵马。”黑山哨兵来到王当面前,指着前方说道。

  王当定眼瞧去,只见前方旌旗招展,枪戟如林,黑压压的一片,怕是足有好几万并州兵马,正在缓缓朝着自己这边移动。

  “去报告将军,让将军快些赶来,其他弟兄们,先后撤五里安营扎寨。”王当有心去冲杀一波,但是看到并州兵马如此雄壮,在张燕未到之前,王当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冒险为好。

  并州军见王当率军后撤,也不追赶,直接依山下寨,三万并州军安下了左右两个营寨,互为犄角。

  次日,张燕率领大军赶到,两军对峙,张燕当先指着丁原喝道:“丁建阳,你我同为朝廷效力,你为何杀我爱将,屠我士卒?”

  丁原笑骂道:“张燕匹夫,尔等不过就是一些蟊贼草寇,也敢妄称朝廷命官,我呸,我丁建阳岂能与你们为伍。”

  张燕大怒,环视左右,问道:“哪位愿意给我取下那老卒的首级?”

  眭固当即站了出来,说道:“末将愿往。”

  眭固跃马挺枪而出,手中长枪疾指丁原,大声喝骂道:“丁原匹夫,可敢与我一战。”

  并州军中一将当即拍马而出,只见此人身穿鱼鳞甲,头戴铁兜鍪,胯下一匹青總马,手持一柄黄龙勾镰刀,正是并州悍将张辽。

  张辽不屑的看了眭固一眼,说道:“你是什么东西?也配来此叫阵?”

  眭固大声说道:“我乃黑山校尉眭固,眭白兔是也,你是何人?也敢小觑于我?”

  张辽哈哈大笑道:“白兔?哈哈哈哈,我张文远平生最好杀兔子。”

  眭固见张辽笑话自己,脸上不由露出羞红之色,拍了拍座下战马,挺枪直取张辽。

  张辽也不惧怕,他拍马杀向眭固,两马相交,张辽侧身躲过眭固的长枪,然后乘机用腋下夹住了眭固的枪杆,眭固大惊,连忙想将长枪拔出,但是拽了几拽,长枪竟纹丝不动。

  张辽冷笑道:“就这点手段,也敢出来献丑?”

  张辽将刀挂在得胜勾上,腾出右手,径直抓向眭固的腰带,然后拨转马头,返回并州军阵前,将眭固往地上一扔,立马有并州兵冲出,将眭固给绑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