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平凡人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张牛角瘿陶遇文丑

三国平凡人生 天命蜉蝣 2279 2019.11.14 17:43

  周仓提着自己的大刀,直奔潘凤,周围的黄巾军都认得周仓,知道他是一个猛士,连忙给他让出了一条道。

  潘凤远远的瞅见一个黑大汉朝自己奔来,也不惧怕,他提着战斧就想上前迎敌,但是没想到脚下一个踉跄,竟险些栽倒在地。

  周仓见状,心中大喜,知道自己大哥说得没错,这潘凤果然是出了问题。

  潘凤使劲晃了晃脑袋,但是他实在喝得太多了,刚刚只顾得厮杀,倒是没有注意,现在酒劲上来了,潘凤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像是被灌了水似的,沉重无比。

  周仓大喝一声:“那丑汉,你可是那潘凤?”

  潘凤闻言一怒,张嘴就要骂回来,但是一张嘴,忍不住便弯腰狂吐了起来。

  “哈哈哈哈。”

  周仓大笑着上前,对准潘凤的屁股就是一脚,潘凤本就站立不稳,周仓用的力气又大,这下可好,直接被踢了个狗啃泥。

  周仓上前一把摁住潘凤,四周的黄巾军见状,连忙找了根绳索,把潘凤给死死的捆了起来。

  “这周仓,倒是好胆色。”

  褚燕见状,忍不住点了点头,虽然他也看出潘凤喝醉了,但是因为潘凤的表现实在太过英勇,所以即便是他,也不敢轻易上前。

  “报,褚燕校尉救回了于毒校尉,还生擒了冀州大将潘凤。”一个哨兵来到张牛角面前,高兴的说道。

  大帐里顿时议论纷纷,杨凤咽了口唾沫,难以置信的向哨兵问道:“消息可有误?那褚燕当真生擒了潘凤?”

  哨兵说道:“褚燕校尉大军马上就要上山了,校尉大人一见便知。”

  张牛角赞叹道:“有褚飞燕在,黑山无忧矣。”

  张雷公点了点头,若有所指的说道:“褚燕校尉的确了得,以后黑山,褚燕校尉的声望,怕是无人可及了。”

  听到张雷公的话,张牛角眼睛微微一眯,就在这时,褚燕带着卞喜与被捆住的潘凤已经进入了大帐。

  张牛角的脸上堆起了笑容,上前迎了上去,笑道:“飞燕一路辛苦,于毒校尉何在?怎么没有看到他人呢?”

  褚燕说道:“于毒受了重伤,已经先行去找医者治伤去了。”

  张牛角点了点头,又看了看一身狼藉,犹自昏睡不醒的潘凤,问道:“这厮便是那潘凤?”

  褚燕点了点头,说道:“这厮便是那潘凤,将军,这潘凤的确勇武过人,若不是因为他喝醉了,便是我也不一定能打败他。”

  “且先关押到柴房去,等他醒来,再做计较。”张牛角吩咐一声,门外两个黄巾将士立刻将潘凤拖了出去。

  褚燕率军生擒了潘凤,救回了于毒,一时间,声望大涨,整个黑山黄巾军无不敬佩。

  “大哥,你听说了吗?那潘凤投降了,成了张牛角手下的大将。”周仓来到赵兴身边,说道。

  赵兴点了点头,说道:“这很正常啊,那等猛将,谁不想收为己用。”

  周仓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坛酒,说道:“可是那潘凤是俺周仓擒下来的,要投降,也该向褚燕头领投降啊,那厮不讲究,怎的投降了那张牛角。”

  “你从哪里得来的酒?”赵兴看着周仓的酒坛,皱了皱眉头。

  周仓将酒坛递给赵兴,笑着说道:“还不是那啥甄家老头,他特意派人给褚燕头领送来了一批粮食,还送了一批酒,说是感谢褚燕头领的不杀之恩。”

  赵兴接过酒坛,摇了摇,又还给了周仓,说道:“你记住,喝酒可以,但是不可以贪杯,否则那潘凤的下场你也看到了。”

  周仓笑了笑,说道:“大哥放心,俺周仓明白,我只在山寨里喝一点,有敌人的时候,绝对滴酒不沾。”

  随着褚燕的声望日盛,张牛角对于褚燕渐渐有了猜忌之意,不复往日的亲密。

  这天,有哨兵来报,瘿陶县城囤积了大批粮食,本就为粮食发愁的张牛角大喜,立刻召集众人商议,准备攻打瘿陶。

  张牛角说道:“瘿陶不过一个小城,据报,只有官兵两千余人,所以我欲亲自领兵,攻下瘿陶。”

  褚燕连忙阻拦道:“将军乃是我黑山之主,岂可轻易犯险?”

  杨凤笑道:“不过区区一个县城,不如由我带领弟兄们走一遭。”

  张牛角摆了摆手,说道:“我也是静极思动,整日待在这山上享福,倒是让诸位兄弟四处奔波,我也实在有些过意不去,那瘿陶离黑山不远,我去去就回,最多半月,便可回来,你们放心吧。”

  褚燕说道:“那不如让我随将军一起去?”

  张牛角笑道:“飞燕,你就放心吧,我有潘凤陪同,不会有事的,就这么决定了,我不在的这些日子,由你们几位共同掌事。”

  张牛角率领五千黑山精锐,以潘凤为先锋,朝瘿陶县城而去。

  大军行至瘿陶,却见城门大开,一个身穿铁甲,手持长枪面色威严的将军带着一支汉军杀了出来。

  “我乃渤海文丑,张牛角何在?速速前来受死。”那将军大声喝道。

  “文丑?无名之辈,潘凤,你给我斩了那家伙。”张牛角想了想,确定文丑这个名字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想来应该只是一个无名之辈,所以便让潘凤出战,拿下文丑。

  潘凤初降黑山,也早就有立功之心,当即手持雕花战斧,拍马而出。

  “文丑小儿,识的我河内潘凤否?”潘凤指着文丑,大声说道。

  文丑轻蔑的看了潘凤一眼,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投降黄巾的冀州校尉潘凤啊,以前还当你是个人物,现在看来,不过一个废物罢了。”

  “大胆文丑,安敢辱我?”潘凤大怒,拍马直取文丑,文丑丝毫不惧,一拍战马,手中长枪化作一道寒光,刺向潘凤。

  两人转眼之间,便大战了十多个回合,潘凤的脸上,露出了着急之色,他急于在张牛角面前好好表现自己,但是没有想到第一战便遇到了文丑这个狠角色。

  “哼。”

  潘凤手中战斧斩向文丑,文丑用长枪一磕,便将潘凤的战斧给挡了回去。

  两马相交,文丑突然暴喝一声,手中长枪一挑,直刺潘凤肋下。

  潘凤见状,连忙来了个蹬里藏身,躲开了文丑的攻击,但是没想到文丑的战马突然对着潘凤的战马就是一蹄子,潘凤的战马吃痛,竟然直接侧身倒了下去,可怜潘凤被战马压在了身上,一口气没有喘上来,竟被活活压死。

  “哈哈哈,杀。”

  文丑见潘凤已死,长枪一挥,带着大军杀向了张牛角的黄巾军。

  张牛角见潘凤战死,又见杀死潘凤的文丑向自己杀来,大骇之下,不敢迎敌,拨马转身便逃,黄巾军见自己的头领都逃了,顿时大乱,文丑军乘势掩杀,黄巾军自相践踏,死伤惨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