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平凡人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吕布营中逢故人

三国平凡人生 天命蜉蝣 2264 2019.11.16 10:00

  丁原返回军营之后,越想越气,他素来以大汉忠臣自居,今日看到那董卓随意谈论废立之事,对丁原来说,那便是奇耻大辱,天子之尊,哪里是董卓那等莽夫有资格质疑的。

  吕布见丁原脸色不好,当即开口说道:“义父不要生气了,孩儿这就带人去把那董卓的人头取来,给义父消气。”

  丁原虽然气恼,但还没有失去理智,闻言摇了摇头,说道:“我乃外臣,无诏怎可带兵入京?如今那董卓已经占据了洛阳,我总不能去攻打洛阳吧?那不成造反了吗?”

  吕布说道:“父亲,那董卓都准备要废掉天子了,你此时带兵攻打董卓,这是解救天子啊,天下人只会称赞你的行为,绝不会有人说你造反的。”

  丁原或许是被吕布那句解救天子所说动,当即点头,同意攻打洛阳。

  此时丁原的大军全部屯兵在河内,丁原连夜将兵马渡过黄河,第二天一早,丁原便带着吕布等将领一起来到洛阳城外搦战。

  董卓此时还未起床,李儒闯进董卓的房间,将董卓摇醒,说道:“主公,大事不好了,丁原带着大军,已经打到洛阳城外了。”

  董卓被李儒吵醒,正要发火,突然听到这个消息,倒是吃了一惊,连忙问道:“那丁建阳带了多少人马?”

  李儒说道:“约有两万余人。”

  董卓笑道:“如今我收降了洛阳的禁军,已经掌控了六万大军,那丁原不过区区两万军队,也敢来招惹我,哼,待我带人去斩杀了那老匹夫,看到时候这洛阳还有谁敢违逆我。”

  “报,头领,屯扎在河内的并州兵马连夜渡过了黄河,晋阳驻扎的并州军也在向洛阳方向移动。”

  神风岭上,赵兴看着得来的消息,脸上露出了沉思之色,丁原开始调兵去洛阳了,说明他与董卓的战争已经开始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丁原很快便要死在他的义子吕布的手上,然后整个并州便会陷入一片混乱,自己,要不要乘机捞一笔,待到日后投奔曹操后也不至于连点晋身之资都没有。

  赵兴思来想去,觉得大有可为,于是他找来周仓,两人一同商议,准备等到并州大乱的时机,从中捞一些好处。

  周仓问道:“大哥,你怎么知道丁原会败的?那丁原打败过张燕,依俺看本事不差啊?”

  赵兴有些语塞,他总不能说自己未卜先知吧,只好故作高深的说道:“你到时候便知道了,你先回去做准备吧,我已经想好了,我们的目标,定在河西郡,我听说丁原在那里修建了一个养马场,里面养着数量可观的战马,我们去抢上一批,到时候就发达了。”

  正如赵兴记忆中的一样,吕布在连续战胜董卓几员大将之后,董卓麾下谋士李肃提出了用赤兔马和金银珠宝收买吕布的计策。

  李肃牵着赤兔马,托着满满一箱金银珠宝,来到了并州军营外,以同乡的名义求见吕布。

  要说这李肃也的确算得上是吕布的同乡,李肃同样是五原人,他的家乡距离吕布的家乡只有一山之隔。

  李肃,字子穆,据传其祖上乃是西汉名将李广,李肃自幼研习兵法武艺,在乡中颇有威名,后来在黄巾之乱时追随董卓,但是一直没能成为董卓的心腹。

  吕布见到李肃,疑惑的问道:“你说你是我的同乡,为何我却不认识你?”

  李肃笑道:“吕将军英雄盖世,李肃不过就是一个小人物,你没有听说过我那也是正常的,我家住在五原郡,距离吕将军的家乡九原只隔了一座小青山。”

  吕布对李肃那句英雄盖世显然很受用,当即下令准备宴席,款待这位同乡。

  酒过三巡,李肃突然开口说道:“将军之勇海内闻名,又是丁刺史的义子,不像我李肃,虽然乃是将门之后,却始终郁郁而不得志,至今也不过一个骑都尉的小官,实在是愧对先人。”

  吕布闻言,脸色微微有些变化,他举起酒樽掩饰自己脸上的失落,但是又如何能瞒得住一直注意他的李肃呢?

  李肃故作惊讶的问道:“怎么?将军难道有什么心事吗?”

  吕布此时也已经微微有了一些醉意,他拉着李肃的手说道:“兄弟,哥哥我也不瞒你,你好歹也是个骑都尉,我现在不过就是一个主簿,哪里算得上什么狗屁将军。”

  李肃不解的问道:“这怎么可能?你好歹也是丁刺史的义子,怎么可能就当一个小小的主簿呢?”

  吕布叹息道:“义父他不喜欢我舞刀弄剑,偏要我学什么治理地方,我虽然不喜欢,但是也办法违背他的命令。”

  李肃摇了摇头,叹息道:“可惜了,将军神勇无敌,却只能屈身一介主簿,实在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啊。”

  “不说这些了,来,子穆,我们饮酒,待到我带领大军攻下洛阳,取下那董卓的首级,义父他一定会满足我做武将的要求的。”吕布站起身,拿起酒壶给李肃倒上了一杯酒,口中说道。

  李肃眼珠转了转,说道:“奉先啊,小弟我与董司空也算相熟,他这个人特别欣赏勇武之人,尤其是像奉先这样的勇士。”

  吕布面色一凝,盯着李肃说道:“李子穆,我当你是同乡,没想到你竟然是那董卓的说客。”

  李肃见吕布虽然有了醉意,但是意识却仍旧十分清醒,感受到吕布身上散发的杀气,李肃不由暗暗叫苦。

  就在这时,营外却突然闯进来一个人,此人正是丁原,见到一身酒气的吕布,丁原本来充满笑意的脸上顿时冷了下来。

  丁原说道:“奉先,我多次告诫过你,不可在军中饮酒,你怎么又忘记了?还有你又是何人?竟敢在军中饮酒?”

  吕布见到生气的丁原,脸上微微露出一丝惧意,讪笑道:“呃,义父,今日有同乡好友前来,所以一时高兴就喝了两杯,还请义父恕罪。”

  “同乡?你是什么人?从何处而来?”丁原看向李肃。

  李肃心中有些慌乱,他没有想到吕布竟然对丁原如此忠心,更没有想到自己才刚刚准备试探劝降吕布,这丁原就赶到了。

  “小人,小人乃是五原郡人士,乃是吕将军的故人,今日得知吕将军在此,所以特来相见。”李肃小心翼翼的说道。

  但也是该那李肃倒霉,李肃说话间,竟不小心将董卓写给吕布的劝降书给掉了出来。

  丁原看着掉落在地上的书信,脸上闪过一丝怀疑,他弯腰准备捡起书信。

  而吕布此时也凑了过来,看着即将要翻开书信的丁原,李肃心中一横,突然一伸手,将吕布身上的佩剑给拔了出来,一剑刺向了丁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