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一花一木一期一会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重归蜀山

一花一木一期一会 渔家大姐 2056 2020.06.30 19:36

  江南居发来消息:霹雳宗正在大肆收纳散修并与周围宗门走动频繁!

  伍卓然表示了自己的担忧。

  “到时候他们人多势众,若再有人挑起事端,公子,此行是否多添些人手?”

  林深决定的事情一般很难做决定。

  更何况那是蜀山,他从小生活的地方。

  “卓然,退一万步,像你所说的,带多少人又有何用呢,我们四人前往,自保无虞。再者燕归与四妖留在宗内,可保后方无忧!”

  一心考虑蜀山之行,这点他倒是忽略了。

  “公子思虑周全。”

  门外,林烈正在练习御剑之术,溪午剑低矮的剑身只被御起一丈距离。

  “升!”

  “升!”

  “升!”

  ......

  林烈不断的念着咒语,小家伙字还未识得清晰,就已经想要御剑飞行。

  不远处树下的燕归正在与玉楼对弈。

  伍卓然顺着林深的视线望去。

  “小公子跟溪午真是有缘,但这溪午剑倒是比其他仙剑更难驾驭,小公子以前能御剑十丈,公子您看,他急的汗都出来了。”

  林深笑道:“不是溪午难驾驭,当初我不过金丹初成,溪午便能带我偷飞至天际,烈儿小小年纪便能拥有不可估量的灵力,溪午便能更大程度的发挥他的能力。”

  伍卓然疑惑:“那这般是为何?”

  “因材施教而已,我当初大病初愈,说心中一点自卑都没有是假的,大哥,二哥都如此优秀,溪午顺着我的心意,带我寻觅刺激,给我信心修炼。

  而烈儿幼年时期若不好好引导,多给些挫折磨难又怎会好好修炼?少年盛名,江郎才尽的故事,就不用我举例子了吧!”

  伍卓然恍然大悟,这么说来小公子以前从不主动修习咒语,过目不忘,一学就会,自从溪午出现之后倒是勤勉了不少。

  院落中的林烈越发的着急,小脸通红执拗非常,却未曾想过放弃,一旁的剑师稍加引导,溪午果然又升高了半丈。

  林烈高兴极了,缠着剑师继续教授。

  越过林烈,林深问道:“玉楼是你的直系弟子?我一直未问,他的来历。”

  伍卓然点头,看着玉楼颇有些自豪。

  “他来自天行门,是掌门本阳川的亲侄儿,三年前我们释放四妖时,阳川君亲自秘密将他托付给了宗主,他便成了我的直系弟子,短短三年,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给他的了!”

  本阳川,那个师长泽口中代表二重天宗门与蜀山弟子比试却情义两全之人。

  “他为何这么做,天行门守护的是神灵帝江,你们去释放,与他敌对,他怎么会还将亲侄儿托付给素素?”

  伍卓然摇摇头。

  “这,我就不知了,但我在蜀山有幸与他相识,阳川君为人正派,君子之风。我虽一开始的时候有过顾虑,但玉楼对宗门毫无二心,与阳川君也再未有过联络。”

  能让伍卓然放心的人,定是万全之人,这样可以玉楼表面上虽是燕归的剑士,实际上倒有几分引导者的意味。

  瞧着燕归眉头紧锁的样子,便知道他这盘棋又输了。

  原来好棋艺是这么练就的。

  “休息一会儿~大家来用点茶歇。”

  清见素端着托盘缓缓走来,她总是用那张冷若冰霜的脸做着最暖心的事情。

  “宗主,每到这时候都会过来看看孩子们,。”

  素素如今的模样与林深记忆里她母亲的模样重合,不同的是脸上的笑容。

  素素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肆意欢笑的女童了,她的父母,那段林深遗失的记忆,也随着素素的笑容成为了过去,一个不能被提及的过去。

  有美味的茶歇,林深跟伍卓然当然也就过来了。

  烈儿的脑中只有咒语,似乎未曾发觉爹娘都过来了,一旁的剑师更是不敢离去。

  林深走到剑师身边,挥手让他去用点茶歇,休息片刻。

  站在剑师的位置上继续观察这林烈。

  溪午注意到林深的到来,好像感知了什么,恢复了扇身,林烈也回过神来,疑惑的看着剑师,却看到了林深。

  “爹爹!”

  “我...我...”

  林烈想表达,自己很厉害的,能够御剑十丈,若不是哥哥担忧,他都能直接飞行,不是像爹爹看到的那么菜。

  林深蹲下身子对上林烈的视线。

  “你很厉害,爹爹像你这般大还未结丹,烈儿都能御剑一丈五了!”

  林烈听闻十分高兴,只知道被爹爹夸奖了。

  “欲速则不达,也要注意周围哦~”

  林深指了指清见素的方向。

  林烈哀嚎:“娘亲!啊~~~点点点!”

  他的甜点呀,一着急话都说不出来,娘亲亲手做的,怎么没人通知他!

  立马去抢食了。

  清见素来到了林深的身边,递给了他一杯茶。

  “烈儿的性格怕是跟你像个十成十。”

  清见素心道,自己幼时也不是这般调皮。

  林深看她眼中闪耀着为人母的自豪,不像生气的模样,就知道她又在口是心非了。

  不由得想挑逗她。

  “这可不一定,某人当年主动嫁我,还主动...嗯!那个我,幼时还不见得是怎样上房揭瓦的呢!”

  “你!”

  不正经,大庭广众之下,林深真是,太,太不要脸了!

  “哎~他们听不见的!”

  涎皮赖脸说的就是眼前的林深。

  言归正传,明天就是去蜀山的日子,按照蜀山的规矩,婚宴分为三天,前一天招待宾客,第二天婚礼正日,第三天送客回礼。

  林深自然不会令师长泽为难,所以他把去后山的计划安排在了最后一天。

  “素素,明天就可以回到静舍了!”

  清见素点点头,那段急促又短暂的幸福时光,当初的她躺在那里,等待着蒙冤未归的林深,艰难的生下了烈儿,却又立刻尝到了母子分离的苦楚。

  静舍就是清见素生命的转折点,成为了妻子,母亲!也让她完成了那个人的心愿,建立起了太清正宗。

  看着清见素一脸复杂,林深轻言安慰。

  “别胡思乱想,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在一起。”

  清见素看着林深认真的眸子,点头赞同他这句话,轻轻的握住他的手,从触碰到十指紧扣。

  望着今日其乐融融的太清正宗,暂时忘记了烦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