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陈糊糊的明天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考后(一)

陈糊糊的明天 朱小小她爸 2319 2019.12.04 01:08

  陈糊糊和他的小破车在那条熟悉的路上来来往往,如以往两年一样陈糊糊依旧我行我素——上课基本在睡觉,好像在大家的印象里他永远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体育课不这样,但体育课已经被“征用”很久了。

  日复一日,大家都努力抓住最后的时间,放弃了除开复习以外的所有爱好,像是千米跑的最后的全力冲刺,冲完完事,一了百了。陈糊糊在班级里一直存在感不高,除开考试后的张榜日。现在就更接近透明了——大家都没空理他。只是在揉揉眼睛释放压力之余看到角落里那个睡的正香的人难免有些想法,什么贱人,牛“X”,学霸的任性等等都有他们看得见的是陈糊糊一直在睡觉,陈糊糊学的头昏脑涨和纠结的时候他们是看不见的,所以羡慕嫉妒恨啊。

  陈糊糊依旧是学校睡完回家忙,闲暇之余就逗弄一下陈豆豆,捏捏脸,摸摸头。陈豆豆不会不乐意吗?每年陈糊糊帮忙做的暑假作业寒假作业就是报酬了,至于陈豆豆的学习问题陈糊糊觉得陈豆豆还小,现在随便玩吧,等她长大点再说,这点上他很有自信,学渣是不可能学渣的。

  高考前的最后一天,学校放假,让大家自己调整状态,当然也可以来学校自习,有老师在学校值班。陈糊糊去学校了,他去睡觉了,好像不去学校睡不好?他考虑的是在家里睡觉太碍眼了,来学校睡没人管,而且要送陈豆豆上学啊,不送会被挠的,陈糊糊是陈豆豆一天快乐的开始啊。

  高考如期而至,为期两天。如果说这是龙门,陈糊糊半个身子已经过去了。相较于某些人的紧张与患得患失,陈糊糊平静之下还有些兴奋,这是他的舞台。考试乏善可陈,除了题目更严谨,甚至难度还不如之前的某些考试,从头推到尾,放弃那部分非人领域的题,试卷完成的很快,这次他没敢去四处观察来满足他的分析爱好,剩余的时间被用来检查和攻坚。

  两天的时间一闪而过,陈糊糊带的小说都没看完,考试空隙的时间都在看,不然浪费生命。陈糊糊还觉得语文试卷的作文很扯淡,读书时期没有阅历,没有经历,没有眼界。甚至三观都没确立好,除读书以外别无他物。写出的东西有不起指望。反正陈糊糊是看不上那些所谓的优秀作文。

  从考场坐着学校安排的车回到教室,班主任在好一翻唠叨后宣布大家从今天起解放了,途中各科老师都来和大家见面告别,班长高明约了一顿两天后的散伙饭,学校旁边最好的那家饭馆,他请,群情激荡。陈糊糊才发现原来身边有个狗大户。大家又被召集在学校操场上听了一顿校长寄语,不长,20分钟。接着校长宣布大家毕业了。就这样陈糊糊的高中生活结束了,哦,还有一顿“杀猪饭”。

  “骑上我心爱的小单车,它……”陈糊糊骑着小破车瞎哼哼,说不开心那是假的,他一开心就唱歌,忘词就哼哼唧唧,这点估计他自己都没发现,纯属下意识因为。

  回家路上就看见陈豆豆在和几个小破孩在玩泥巴,陈豆豆看见陈糊糊就过来蹭,陈糊糊心里那个恨啊!谁教会的这个动作啊?天杀的就该拉去挑粪!原本神游天外多么美好的心情,现在被拉回现实接受陈豆豆的制裁了!

  “陈豆豆,你脏兮兮的时候可不可以不要靠近我啊?”还是老规矩,用手摁住陈豆豆的头不让过来。

  “哼!”陈豆豆转头不看陈糊糊,那小表情瞬间转变换,陈糊糊知道这是陈豆豆要生气的前奏。

  “这都和谁学的烂脾气啊!”陈糊糊在心里咆哮。偏偏他现在不得不去哄,不然陈豆豆能三天不理他,什么捏脸啊摸头啊自然是别想了,不给他找点麻烦比如把他快干的衣服淋湿之类的就算好了。关键她才是家里的小宝贝,惹不起啊。

  所以,“走,回家,陈豆豆我带你去抓蛙。”陈糊糊决定“曲线救国”,反正特别好哄。

  陈豆豆一听,立马抛弃了几个小伙伴跟着陈糊糊回家去了。刚到家不久就开饭了,算算也差不多饭点了。

  饭桌上,陈糊糊去拿了碗,陈豆豆和陈爸先军训

  “你要不带她回来我都要去找她了。”陈妈解下身上的围裙指了指陈豆豆。

  “考试怎么样?”陈爸发话了。

  “放心,稳如一天老狗!”陈糊糊言语中充斥着一股强烈的自信。

  “说人话。”陈妈表示听不懂。

  “稳重的仿佛一条老狗,就是让你放心的意思。”陈糊糊解释给陈妈听。

  “我要带陈豆豆去抓蛙,大电筒放哪了?”陈糊糊背着陈豆豆向他爹挤眉弄眼。

  “我房里,自己去拿。”陈爸看了陈糊糊又看了看陈豆豆,继续吃菜,没有理会陈糊糊的暗示。

  “再过几个月就要出去上大学的人了,是大人了,而且多久都见不着你妹妹?别想着那些有的没的,丢人不丢人啊。”陈妈自然也看见了,也没明说。

  可怜的陈豆豆什么都不知道,她在尽可能快的扒拉自己碗里的饭,想早点出门,家里多无聊啊。

  “慢点,等会儿给自己吃噎着了不带你去了啊。”陈糊糊看着往嘴里疯狂扒饭的陈豆豆也是无语,不都重男轻女吗?你个小丫头片子是什么情况啊,都向着你啊。

  说来也奇怪,60年代的陈家夫妇都是小学毕业,也和村里的人一样日子紧巴巴的。但很神奇的是在一些观念上是和大家截然不同的,比如在陈糊糊和陈豆豆的教育上,比如在男孩女孩的区别对待上。

  6月的天黑的很晚,7点白天才开始渐渐落幕,黑夜一点一点接管整个世界。

  “我吃完了!”陈豆豆没管他老哥的话,左边进右边出了。

  “哦。”陈糊糊随便应了一声,他也快吃完了,只是天色尚早。

  陈豆豆跑去房里把大电筒拿出来放在陈糊糊的旁边后就在旁边坐着,陈糊糊一边听着父母聊些村里的趣事一边一碗一碗又一碗,看的陈豆豆脸色一点一点的变黑,小娃娃的世界很小,一点小风小浪足以掀起巨大的波澜!陈糊糊和陈家夫妇显然能感受到陈豆豆的情绪变化,但在这件事情上大家很默契,磨磨她的性子,陈糊糊这种淡定是怎么练出来的?一次一次磨出来的。

  陈糊糊放下碗筷时桌上只有陈豆豆还在眼巴巴的看着了。陈糊糊看了眼脚下的大电筒,下边一个实心铁盒子,上边一个把手,前边是一个圆锥形的灯,黑漆漆的有一种厚重感。

  “换鞋。”

  “走。”各自换好水鞋后陈糊糊给了陈豆豆一个手势,提上手电筒径自往外。陈豆豆则提溜上她抓蛙必备的小麻袋呼哧呼哧的跟上。一大一下两个身影就这样直奔稻田而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