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亡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破案

亡主 西瓜有皮不好吃 2813 2020.10.09 13:46

  死人怎么带人找到自己的尸体?!

  听到聂秀的话,场面直接静住,周围的空气都似乎一下子降低了一截,在场警员更是齐刷刷脸色一变,感到一种莫名的寒意。

  “这不可能,你弟已经死了,死人不可能带你找到这里,你...”

  杨州也脸色变了一下,不过随即又立马反驳道,不相信聂秀的说法。

  高川则直接伸手示意打断了杨州的话,目光看向聂秀,示意聂秀继续说。

  “李秀英是凶手之一。”

  聂秀又道。

  “李秀英,你弟媳?”

  高川眉头微皱,想起了之前聂秀提供的关于聂权的信息,聂权妻子的名字就叫李秀英,两人一起住在西沙岛这边,没有子女。

  聂秀点了点头,眼眶发红神色悲伤语气带着几分愤恨道。

  “我早就劝过他,和那个女人离婚,但是他就是不肯,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结婚前就风评不好,结婚后更是频频传出与其他男人不清不楚的关系,为此我劝过很多次,但他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命都被那个女人害去了......”

  听着聂秀的话,高川也大致明白了,聂权的妻子李秀英并不是个安分的女人,结婚前就比较浪,婚后也绯闻频频,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聂权的死确实很大可能与李秀英有关,比如李秀英偷人的时候刚好被聂权撞上然后双方打起来聂权失手被杀什么的,这情况太合情合理了。

  旁边的杨州则有些欲言又止,对于聂秀怎么找到聂权尸体的事耿耿于怀,他是个比较坚定的科学唯物主义青年。

  这不科学!

  这是此刻杨州心里最大的想法。

  “阿乐,和大伙将尸体处理一下,我们去找李秀英,如果她真是凶手之一的话,相信看到尸体就会露馅。”

  高川则没有理会杨州的这些想法,直接向赵乐道。

  之前一行人就是开车来的,而且知道有尸体的情况下也带了装尸袋,能初步装运尸体。

  片刻后,一行人开车来到聂权家楼下,一栋两层楼的居民楼,李秀英也被叫醒走了出来。

  看到李秀英后,无论是高川还是赵乐亦或者扬州等其他人也都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聂权明知自己可能被戴绿帽子的情况下也不愿意离婚了。

  因为李秀英确实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模样看起来三十岁左右,却丝毫不显老,反而更显一种成熟女人的魅力,较好的面容不算是太惊艳,却很耐看,尤其是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更像是能勾魂一样,一神一眼中都散发出一种说不出的妩媚,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勾引自己一样。

  身材也是出众无比,近一米七的高挑身材,圆润丰满,微微有点婴儿肥,但是这点婴儿肥却丝毫不影响美感,反而给显丰腴。

  这是一个将成熟女人魅力散发的淋漓尽致的女人,就像是一颗熟透了的樱桃,看上去的第一眼就让人有一种忍不住想上去咬一口的冲动。

  “李女士你好,我是市西区警署办案组第三小队队长高川,接到聂女士报案我们找到了你丈夫聂权先生的尸体,经过刚刚的法医验证调查我们在尸体上发现了你的指纹,请问这一点你能不能给我们解释一下,还有聂权先生遇害按理说至少已经失踪了一天,为什么你没有报案?”

  高川率先开口半真半假试探道,实际上尸体他们都才刚刚找到,哪有什么时间找法医验证,之所以这么说只不过是为了诈李秀英罢了。

  不过李秀英的表现却比高川想象的还要不堪,听到高川的话再看到聂权的尸体就直接吓得瘫软到了地上。

  见此一幕,在场一种警员也顿时明了。

  得,不用在说,没跑了。

  不过同时心里更加惊悚,聂秀是怎么找到聂权尸体的,难道真如她所言。

  “不是我,不是我杀的,人不是我杀的,跟我没关系。”

  李秀英一屁股坐在地上,情绪有些崩溃的说道。

  “不是你杀的,那人是谁杀的?”高川又问道,末了又加了一句:“如果人真的不是你杀的,那么你的罪行会小很多,而如果你能老实交代清楚一切的话,我们还可以酌情帮你向法官求情让法院对你从轻处理。”

  李秀英虽然长得漂亮但是很显然是个没怎么经历过大场面的人,完全没有意识到官字两个口的道理,听到高川的话,当即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一股脑的将整个事情始末都说了出来。

  杀害聂权的人也确实不是李秀英,而是李秀英的情夫王彪。

  就像聂秀之前说的,李秀英确实不是个贤淑本分的女人,一直都背着聂权与别的男人有染。

  王彪就是李秀英半年前刚刚好上的一个情夫,两人一开始的时候还只敢背着聂权到外面酒店偷偷摸摸的开房,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胆子越来越大,也为了寻求一种刺激,直接搞到了聂权家里来,每次只要聂权一出门,李秀英就会立即给王彪打电话。

  但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聂权最终也察觉到了这些。

  前天晚上的时候,等聂权出门后李秀英又如往常一样给王彪打电话叫来了王彪,不过李秀英却不知道聂权早就已经去而复返并躲在了卧室的柜子里,之前的出门完全就是给李秀英看的,目的就是故意如此想看看李秀英是不是真的背着他偷人。

  最后结果不言而喻,李秀英叫来王彪,两人很快就搞到了一起直接在聂权眼前上演了一场夫目前。

  这样的情况对于一个正常的男人而言又岂能忍受。

  愤怒之下聂权从衣柜里冲出来和王彪扭打在了一起,结果惨遭王彪反杀。

  高川听完不由有些唏嘘,对聂权生出几分同情,这也够可怜的,被媳妇带了绿帽子不说,结果抓奸还被情夫反杀了。

  怎一个惨字了得。

  在李秀英说出前因后果的时候高川也一直注意着旁边的聂秀,却见聂秀这时候反而表现的异常平静,不知道是早就有这个心理准备还是之前见到她弟弟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打电话给王彪吧,就说你害怕,让他来陪你。”

  最后高川又对李秀英道,让她打电话引王彪过来。

  “长官,如果我配合你们会对我从轻发落吗?”

  李秀英则向高川问道,同时暗中给高川送了几个秋波,这时候她也慢慢冷静了下来,知道怎么做才能对自己最有利,无疑,如果能发挥自己的魅力让高川这个为首的办案警察为自己说话的话,自己的下场绝对能好很多,甚至脱罪。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一套【死刑——无期——有期——减期——缓刑——】的法律套餐弄下来,杀人犯都可以无罪释放,更不要说她李秀英的情况了,有人愿意帮她的话脱罪绝对不难。

  李秀英对高川秋波暗送,如果高川真的愿意帮自己,那她绝对不介意自己献个身什么的。

  而且坦白的说,高川本身也十分让她心动。

  “你如果肯配合我会帮你向法官求情,而且你丈夫也并非你杀的,真正的杀人凶手是王彪,所以你也不用太担心。”

  高川微微一笑回答道。

  听到高川这话,李秀英也拿起了手机,找到一个电话号码播了过去。

  “喂,你在哪,你过来吧,我一个人害怕......”

  半个小时后,王彪的身影出现,是个光头,生的人高马大,虎背熊腰,一脸凶相,看上去的第一眼就给人一种不是善类的感觉,手臂上还纹了一朵牡丹花。

  这种牡丹花纹身在一些黑社会成员和亡命匪徒身上很常见,代表着一种寓意——

  牡丹花开,富贵自来。

  “站住,你被包围了,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等王彪快要走到聂家门前时,躲藏在暗中的赵乐等人当即第一时间冲了上来,将王彪团团围住。

  “贱人,你害我!”

  王彪顿时怒目圆睁,意识到中计,向着李秀英怒吼一声,然后猛地突然发难一脚踹翻了左边的一个警员,就要向巷子里面逃跑。

  “砰!”

  见此一幕,高川当即第一时间拔出腰上的手枪对准王彪的大腿就是一枪打去。

  高川的本意是想打王彪的大腿。

  却不想枪响的瞬间,王彪突然身体一停抱这头往地上一顿,那动作看起来熟练的就像是身体本能一样。

  然后,

  王彪就脑袋接到子弹了。

  噗!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