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上阳多少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秘密

上阳多少春 月予沉 2429 2020.12.17 02:57

  沈瑶行至昭仁宫宫门口,只见云渺渺带着宫女等候着她,见她出来了,忙向沈瑶招了招手。

  沈瑶迈着轻盈的步伐朝云渺渺走了过去,直至跟前,她道:“劳烦云才人在这里等我了。”

  云渺渺挽上沈瑶的胳膊,扯着她就大步往前走,她压着声音说道:“昨日我给你的信收到了吧,快去我宫里,我有事同你说。”

  沈瑶对云渺渺突如其来的亲密略微有些不习惯,她试图抽出自己的胳膊却发现徒劳,只得就这样被云渺渺拽着走,而她身后的如芳和梅香几乎要小跑着才能跟上她们的步伐,云渺渺的宫女也如同云渺渺一般健步如飞。

  等沈瑶和如芳还有梅香到云渺渺的宫里时已经累的不停喘着粗气,而云渺渺却似常人一般。

  她坐在椅子上摇了摇头,她让人给沈瑶她们倒了茶水,随后看着沈瑶她们主仆三人说道:“你们这体质也太差了吧,只不过走快了几步,便累成这样了?你们若是我将军府里的人怕是早就被嫌弃死了。”

  沈瑶身后的梅香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云…云才人,是…是您走的…走的实在太快了。”

  如芳也是跟着点了点头,而沈瑶趴在桌子上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调整过来,她道:“我不过是普通的闺阁小姐自是与你将门虎女不同!你到底要和我说什么要事,要这么急地赶回你宫里。”

  云渺渺看了看如芳和梅香,她道:“此事只能你知我知。”

  沈瑶沉思了一下便让如芳和梅香出去候着了,云渺渺也屏退了左右侍候的人。

  “我要同你说三件事,但只有一件是至关重要的!”

  云渺渺神情严肃,似乎接下来她要说的事关系到一生的安危。

  “这第一件事便是我的病了,想来你应该很奇怪为何我昨日那般不适也要去给皇后请安,也不许你帮我请太医。其实我是生来患有寒疾,每每发作起来腹痛难忍,得要疼上个半日才能缓解,这病要不了人的命,但…但会让女子终生无法生育,你应该知道若是让人知晓这意味着什么……”

  沈瑶愣了半天才缓了过来,她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但觉得自己又应该说什么,最终她只叹了口气。

  云渺渺笑了笑,她故作轻松地说道:“其实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然我也不会告诉你,只不过我希望你能帮我守住这个秘密。”

  沈瑶不禁问道:“你…你为什么告诉我?”

  她不觉得她与云渺渺的感情深厚到云渺渺可以将自己这般隐秘的事情告诉她。

  云渺渺身子往沈瑶这边靠了靠,她歪着头略有些俏皮地说道:“这就是我要与你说的第二件事啦!你还记得我说过我见过你嘛?”

  沈瑶点了点头,在沈瑶的记忆里她从未见过云将军府的人,又怎么可能见过云渺渺,况且云渺渺从小生在漠北,近两年才回的上京。

  云渺渺见沈瑶眼里带着些茫然,她道:“你还记得你小时候经常跟着沈夫人去白龙寺嘛?那会儿你是不是在白龙寺的竹林里认识了一个小女孩。”

  沈瑶这才想起,幼时她曾跟着自家母亲去白龙寺礼佛,一日她觉得无趣便到处闲逛,就在竹林看见了一个身穿黑衣与她差不多大的小女孩,那会儿她还小,闺中玩伴寥寥无几便上前与那小女孩搭讪了,后来一来二去也就熟识了。

  没想到当初那自称上京某富商家在白龙寺养病的幼女的小女孩居然是云将军府的幼女云渺渺。

  云渺渺见沈瑶如此神情便知她已然想起来了。

  沈瑶将手边的茶盏端起来喝了几口以压压心中的惊讶,她道:“没想到竟是你,这也巧了,你我竟然又在宫中相遇!也难得你还记得我!”

  云渺渺笑了笑,她选秀那日见到沈瑶时就觉颇为眼熟,后来听说是上京沈大人家的沈五小姐沈瑶便就忆起了幼时的事情,若不是有这幼时的情谊和沈瑶上次的无意相助,她怕是接下来的话永不会告诉云家以外的旁人。

  “瑶姐姐,你觉得皇后娘娘与皇上之间可像是外界传言那般?”

  云渺渺这话问的没头没脑,沈瑶先是愣了一下,后又细想了一番说道:“外界传言皇上与皇后娘娘自幼相识,皇上更是对皇后娘娘一片痴情,曾放言非皇后娘娘不娶就连这次选秀皇上也差点推了,这放在他人眼里定是与传言一般无二。”

  沈瑶这番话倒让云渺渺略微放心了下来,她本想接着沈瑶这番话说下去,可沈瑶又道:“可是古往今来有几个帝王是重感情的?我倒觉得皇上对皇后娘娘是有几分情谊,可更多的是为了皇后娘娘如今的背后势力,如今皇上……”

  沈瑶话还未说完就被云渺渺捂住了嘴巴,她不明所以,而云渺渺看了看紧闭的大门,门外没有任何动静,她这才回过头来,带着些警告的意思对沈瑶说道:“瑶姐姐,你若还想在宫里活得长久些,这些话万万不可再提!”

  沈瑶点了点头,她自然明白这些话的厉害,只是她见云渺渺坦诚相待,所以自己才这般把所思所想的说出来。

  云渺渺松开手,她紧紧地盯着沈瑶,认真地说道:“瑶姐姐,接下来我说的话你要听仔细了!”

  “我长姐曾听我长兄曾说过,那时候皇上当时不受先皇宠爱,在众多皇子之中是最不起眼的那个,而那时的皇后已是上京有名的贵女。一次宫中举办年宴,皇后随着她母亲一并入宫,正好就遇见了被其他皇子欺负的皇上。”

  “也就那一次皇后为皇上解了围,二人就此相识,想来二人之间情谊不浅,所以现在就有言传皇上曾向皇后许诺此生非她不娶。我长兄曾说过若不是曾经的柳丞相突然被先皇查出了涉嫌谋反的事情,那一年皇上便会娶妻了。”

  “因着那位柳丞相的事情,不少皇子都牵连其中,只有几位皇子还算是干净,咱们的皇上也自然在这其中。那以后先皇便开始重用皇上,皇上也争气就也翻了身,也就提起了求娶皇后之事,起先皇上只是说是某位大臣家中的女儿,只知姓柳,其他的不甚清楚。

  “可这般不清楚女子身份先皇也无法赐婚便把皇上训斥了一顿,后来还是东太后找上了先皇说,才知是她的亲侄女,皇上此前是一直不知晓皇后的身份。”

  “后来的事情也没有多隐秘,想必你也是清楚的,所以你说皇上是为了皇后身后的势力,可能知晓身份后会有一些心思,但那之前皇上对皇后是一片赤诚。你觉得帝后之间有这般的感情,我们这些嫔妃又能混到哪个位份上呢?”

  沈瑶听完云渺渺的话久久未缓过神来,她曾想过帝后之间更多的利益而不是真情,所以她想在后宫中争得一席之地还是有希望的,可若如云渺渺说的那般,那么她们这些进宫的嫔妃对于皇上来说不过是摆设或者是牵制朝堂是工具罢了。

  她又如何能在这深宫之中在自己的家族谋取利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