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上阳多少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请安

上阳多少春 月予沉 2115 2020.12.10 21:58

  也许是云渺渺感觉到了沈瑶的视线,她朝着沈瑶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沈瑶站在一处阴影里低着头搅动着手上的帕子,让人看不清她的神情,云渺渺疑惑地皱了皱眉,又把头转了回去继续跟着身边的宫女小声说着话。

  这时,宫门发出一声吱呀的声响,只见一位神情卑谦穿着绿色宫装的宫女出现在众人面前,她稳稳当当地对着众人行了一礼。

  “兰蔻给各位小主们请安了,皇后娘娘已经在殿内等着各位小主们了,请小主们随奴婢来。”

  沈瑶理了理鬓间的碎发后便跟着众人一起进到了殿内,殿内放了不少装着冰的白玉坛,一旁还有宫女转动着风扇让凉意散布整个殿内。

  柳皇后穿着一身红色与金色交织的凤袍坐在昭仁宫殿内正中间凤座之上,她发间戴着的一只九尾凤钗,她身边左右各站着两位穿着宫装的宫女,而她并没有和众人想的一般严肃,而是是眉宇间带着些温柔之意。

  沈瑶与其他秀女都规规矩矩地向柳皇后行了大礼,柳皇后受了礼后,便赏了众人不少礼物。

  众人谢了恩后,柳皇后含笑看着她们柔声说道:“好了,既进了宫,咱们便都是一家子姐妹了。快都别站着了,都坐着与本宫说说话吧。”

  众人这才按照位份一一坐下。

  “说来也怪本宫,妹妹们本五日后才该来请安,只不过本宫却想念着紧在家时与姐姐妹妹们说话时的场景,这才提前将妹妹们召来与本宫说说话。”

  柳皇后这话语里带着几分歉意,众小主们就算心里有些许抱怨听着这番话也就都烟消云散了。

  云渺渺起身行了一礼后,用帕子捂着嘴轻轻一笑,她说道:“皇后娘娘这般到让我想起了家中长姐也是如此。”

  柳皇后道:“本宫记得你是云将军家的幼女,说来本宫与你家长姐倒是有个数面之缘,她是个十分爽朗之人,只不过自她嫁入云南王府家后,我便再也没有见过她,不知她近日可好?”

  云渺渺眼里闪过几分落寞,但依然笑着说道:“多谢皇后娘娘还记得臣妾,长姐在云南一切都好,她也托臣妾向娘娘问声好。”

  柳皇后点了点头又与云渺渺说了几句话,便一一问起了她们这些宫妃的家中境况,柳皇后并没有拿着皇后架子,脸上的关切之意更不似作假。

  沈瑶有意无意地看了柳皇后一眼,虽说这便场面其乐融融,可沈瑶总觉得十分怪异,她在家时母亲因着父亲那些侍妾不知掉过多少眼泪,而柳皇后除了不在意外,更多的是真心实意的关怀她们,这倒是在沈瑶的意料之外。

  沈瑶心中思绪纷杂,面上却依旧挂着得体的笑容听着众人说话。

  这时,沈瑶忽然听到坐在她身旁的云渺渺说道:“我见过你。”

  沈瑶愣了一下,她看了眼上座的柳皇后,见她与其他小主们正说着话,便看向云渺渺问道:“姐姐何时见过我?我怎的一点印象都无。”

  云渺渺笑了笑对着沈瑶眨了眨眼睛,她道:“我住在翠云阁,你有空就来找我玩吧”

  沈瑶正想继续说着什么,柳皇后却开口说道:“好了,今日妹妹们也累了,快些回去休息罢。”

  沈瑶与众小主们只得起身跪安离去,走到昭仁宫宫门时沈瑶想和云渺渺说些什么,云渺渺却早已离去。

  沈瑶带着梅香和如芳准备回去之时,只听身后有人说道:“沈瑶!”

  沈瑶回头一看,原来是刘媛媛,她带着李清云走上前来打量了她一下,便似笑非笑地说道:“沈瑶,咱们真就是生分了啊,你不是早就知道我也中选了嘛?怎的入了宫你连招呼都不给我打一个,这么不会做人,真白费了你那个不争气的爹到处打听这次中选的秀女有哪些的心啊!”

  刘媛媛说完便捂着嘴笑了起来,略有些轻蔑地看着沈瑶,而李清云则是在边上皱了皱眉,她似是觉得刘媛媛这话说得不妥,可是碍于自己的位份比刘媛媛低上一些再加上初入宫中不想惹出事非也就没开口说话。

  沈瑶只笑了笑,刘媛媛的父亲刘本林原是他父亲的下手,却在他父亲失职那一件事上狠狠地踩上了一脚,而后又得了皇上的青睐坐上了户部尚书之位,自那以后从前对她略带讨好之意的刘媛媛只要遇见她便总是要刺她几句。

  “我不与刘宝林你打招呼,自是我宫中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怎的刘宝林初入宫中倒是不紧不慢,像是没什么事可以做的。”

  沈瑶这话一出,刘媛媛冷笑一声说道:“想炫耀你一个人住一个宫殿就直说,别在这里绕来绕去,不过是个偏殿而已,没见过世面的东西。”

  刘媛媛这话说的刻薄,就连一旁的如芳都皱起了眉头,梅香更是听不下去气的满脸通红,李清云更是开口说道:“姐姐,这是昭仁宫外。”

  刘媛媛撇了撇嘴角,不甚在意地说道:“我与沈家妹妹自幼相识与她说上两句话又怎么了,皇后娘娘宽仁大度又与我聊的投机自是不会说什么的。”

  沈瑶笑道:“是呀,我与刘家姐姐自幼相识,从前的时候姐姐经常与我下帖子想来我家与我玩耍,只是这长大之后倒是生分了不少,我还记得姐姐那时为了送我生辰礼物,可是寻遍了上京整座城才找到前朝木大师亲手作桃花簪子呢,怎么这几年便不再与我来往了?”

  刘媛媛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便勃然大怒,她知道沈瑶这是在讥讽她家不得势时巴结,得势后便翻脸,她又气又臊抬手就想往沈瑶脸上打去,不过手扬在半空中却又放了下来。

  “好!沈瑶你果然伶牙俐齿,今后我们走着瞧!”

  刘媛媛撩下这一句狠话便怒气冲冲地走了,李清云对着沈瑶报以歉意的微笑后就去追上刘媛媛的脚步。

  “呸!什么东西!小主!这刘宝林也太过分了些!好歹也是个主子,嘴里竟这样不堪!”

  梅香看着刘媛媛离去的背影狠狠地啐了一口。

  沈瑶看了看昭仁宫宫门一眼后,说道:“我们走吧。”

  梅香还想说些什么,如芳却轻轻地推了她一下,她道:“小主说要回去了。”

  梅香这才跟着沈瑶和如芳一起离去。

  回到水云阁时已快到午时,水云阁偏殿上上下下都被春巧打理好了,沈瑶也颇为满意春巧安排的这一切,尤其是寝殿物品的摆放与她在家中是卧房一样。。

  屋内,沈瑶靠在美人塌上,她被热得有些懒洋洋的,梅香在一旁为她扇着扇子祛热,春巧一边为沈瑶捏着小腿,一边与她说着皇上已经下旨三日后新晋的宫嫔才开始侍寝,柳皇后免了这三日的请安这些子事情,而如芳已经被沈瑶打发去御膳房取今日的午膳了。

  “小主今日可是累坏了,待会儿用完膳便好好歇歇吧。”

  沈瑶她轻轻地嗯了一声便闭上眼睛了,今日刘媛媛喊她时,她回过头后就清楚地看见了轻掩着的昭仁宫和那隐约可见绿色宫装,所以她说了那些刺激刘媛媛的话。

  沈瑶想试探一下这位柳皇后对她们这些人的真正态度,思绪在沈瑶脑中千回百转。

  而这时的昭仁宫内,柳皇后懒洋洋地歪坐在塌上,她的腰后垫了个上好的金丝软枕,兰蔻一边为柳皇后剥着瓜子,一边说着沈瑶与刘媛媛吵嘴之事。

  “她们要吵便让她们吵去吧,只要不生出什么大事就由着去吧。毕竟也挺可怜的,被家族当作工具一般送入宫中,这样花样的年纪便要在这宫中蹉跎一生,我实在是心疼她们。”

  兰蔻听着柳皇后这般随意的说道,不禁皱了眉头,她语重心长地说道:“娘娘!怎么可以如此放纵她们,身为后宫妃嫔就该按宫中规矩好好管束!像今日刘宝林那般挑衅与自己同级妃嫔就该好好罚上一罚,若此等风气渐长,那后宫岂不是乱套了!”

  柳皇后点了点兰蔻的鼻子,笑道:“老气横秋小兰蔻!你的这些话我心里何尝不明白,可是皇上不想我插手这些事,姑姑也同我说了皇上是想借后宫收拾前朝,既如此我们就不要掺合进去了,由她们去吧。”

  “娘娘……可她们到底是要承宠的,若这般放纵,真怕是要养出几个骄纵……”

  兰蔻说到这里便止住话头了,她觉得自己似乎猜到了什么。

  柳皇后见她心中明了就不准备再多说什么,但眼里却有几分落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