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上阳多少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避宠

上阳多少春 月予沉 1051 2021.01.14 03:02

  沈瑶回到水云阁已然是黄昏时分,春巧等人见沈瑶迟迟不归正站在门口翘首以盼着,见沈瑶带着如芳和梅香回来了便忙迎了上去。

  “小主怎么去云小主那里这么久,午膳可是吃了?用不用奴婢吩咐人去给小主弄点吃的?”

  沈瑶连摆了摆手,她神情恹恹,像只被斗败了的公鸡一样,沉默不语地走了寝殿后便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将自己关了起来。

  春巧见状有些状况外,她看着今日陪沈瑶出去的梅香和如芳问道:“小主是怎么了?”

  梅香和如芳对视了一眼,齐齐地摇了摇头。

  “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小主和云小主说完话后便这样了,主子的事情我们也不敢探听,或许待会儿小主便好了。”

  梅香把话说完便拉着春巧和如芳去忙活偏殿的杂事去了,而沈瑶此时正缩成一团躺在床上,鬓间的发钗早已和松散的发髻混在一起,可沈瑶一点也不在乎。

  她更心烦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此前她以为自己能单凭自己的美貌和筹谋在这宫中能争出一番名堂,可如今不说皇上心中是不是只有皇后一人,就说论美貌她比不过云渺渺,论才艺她比不过李嫣然,若此时就这样去侍寝,在皇上心中留不下一点别样的色彩,她也会在皇上的眼里成为制衡前朝的工具人罢了。

  沈瑶用力扯了扯自己的头发,头皮传来一阵一阵的痛疼倒让她冷静了几分,皇后对她们几个妃子大有不管不问的态度,想必这也是皇上的意思不愿皇后掺杂到后宫与前朝这趟浑水里,她有想过要不要向皇后示好,可又细细想来若皇上真的真心喜爱皇后,定会看出她这示好背后的目的,若这中间的尺度掌握不好,那她怕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一想到这里沈瑶心里更是烦闷,难道这是个死局?

  沈瑶又把云渺渺的的话来来回回想了个四五遍,在脑海里把那几句话拆开了揉碎了仔细地品,最终也只得出个避宠的结论,在没有找到破这局棋的办法,只有不出头才是上上之选,沈瑶心中有了几分主意后便起身将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给慢慢拆开直至它们都柔顺地披在脑后。

  此时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屋外的廊上也挂起了灯笼,沈瑶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在咕噜咕噜地叫唤着。

  “春巧。”

  沈瑶朝门口唤了声,一直守在门口的春巧和梅香闻声推门而入,两人行了一礼后关心地说道:“小主,奴婢去给你拿些吃食来吧,自回来后小主你可是一口东西都没吃过!”

  沈瑶眉宇连有些疲惫,她笑了笑后说道:“那你去吧,我这会儿也是觉得饿了才喊着你们的。”

  春巧应了声便提着裙子脚步有些匆忙地走了出去,梅香摸了摸桌上早已凉透的茶水提着茶壶出去准备新的茶水。

  春巧和梅香去的快,回来的也快,不过一会儿的功夫,桌上便摆了三四个略微精致的菜和一碗热汤。

  沈瑶一边端着白瓷底蓝青花纹的小碗用着饭,一边让春巧讲着这两日偏殿的情况。

  春巧左右反复讲来讲去也不过是一些宫人直接的琐碎杂事,沈瑶听的马虎,直至春巧说她打听到如芳曾伺候过还是曲嫔的西太后时,她才放下手中碗筷。

  “春巧,这个消息你是怎么得来?”

  沈瑶神情有些严肃,若这般来说这如芳岂不是是皇帝借西太后的手把耳目放进后宫里……

  “回小主的话,是奴婢与那几个小宫女闲聊时她们无意间说出来的,想来如芳曾是西太后的人并不是什么秘密。”

  沈瑶垂眼沉思了一会儿,便开口说道:“那这样尊贵的人我们可是用不起,以后近身伺候的活就别让她来了,好生歇着便是,还有你们也莫与她起争执,免得让人寻了错处去。”

  春巧和梅香连声应是。

  沈瑶本就因为今天云渺渺的消息让她心烦意乱,虽之前心中下定了主意,定了定心神,但这会儿又得知如芳是皇上的耳目,心里更是烦躁起来,看着桌上的饭菜真是一点胃口都没了。

  “你们把饭菜撤下去吧,我没什么胃口。”

  春巧和梅香想劝着沈瑶再用几口,可看见她眉间化不开的忧愁只得闭上了嘴。

  “还有你们过半刻钟去太医院请一位太医来,我这两日身子有些不适。”

  春巧忙把沈瑶扶到床上让她好生躺着后,便和梅香收拾起了东西,等她二人都退出房间后,沈瑶起身从梳妆盒底层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小玉瓶。

  她从玉瓶倒出了一粒药丸后便混着茶水服下,再将小玉瓶小心翼翼地放回了梳妆盒的底层里。

  等春巧和梅香请来太医时,沈瑶面色苍白地躺着床上气若游丝。

  来的太医看沈瑶这样子心中一惊,他忙上前搭脉,屋内的气氛随着太医越来越凝重的脸色也变得沉重起来。

  过了一小会儿,那太医收回了搭脉的手,说道:“恕臣冒昧地问一句,小主可是早产?”

  沈瑶脸上闪过一丝无奈,她道:“不瞒太医,我知我自己这是胎里不足带来的毛病。在家时便一直用药养着,可是来宫里后带的药吃完了,初来乍到的也不好劳烦太医院给我配药,所以就这么拖着……”

  那太医皱着眉毛脸色不佳,他口气略带些斥责的语气说道:“小主这是拿自己的性命的开玩笑!难道曾经为小主看病的医师没说过若是断了温补的药会如何?”

  沈瑶疲倦地笑了笑没作答,而一旁伺候的梅香和春巧心里都在奇怪着她们从未听说过沈瑶是早产,也从未见沈瑶进宫后服过什么药。

  太医见沈瑶不说话,他道:“小主把之前吃的方子给臣看看,若没什么大问题,臣就回去给小主配药。”

  沈瑶吩咐春巧道:“春巧,你去把我梳妆盒里第三层的药方找出来给太医。”

  太医拿了春巧给的方子细细看了看,便说道:“臣这就回去给小主配药。”

  沈瑶使了个眼色给梅香,梅香立刻会意拿出了一锭金子给太医。

  沈瑶道:“这点心意还劳烦太医收下,这么晚还让跑一趟,真是麻烦了。”

  那太医也没怎么推辞就收下了,沈瑶只当他是个识趣的人便想再说点什么拉拢一下这位太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