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上阳多少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云渺渺

上阳多少春 月予沉 1459 2020.12.11 21:31

  三日的时间一眨眼便过去了,这日侍寝第一晚,不少人都在翘首以盼,期望着皇上能第一个翻自己,而沈瑶穿着一身宽大的粉色纱裙,发髻也未挽,一头乌黑的长发柔顺地披在身后。

  她坐在塌上捧着一本诗书看得入迷,一旁伺候的梅香和春巧时不时会拿眼睛去瞟门口。

  不知过了多久,如芳从夜色中归来,她恭敬地行了一礼后说道:“小主,今日皇上翻了云才人的牌子。”

  沈瑶放下书本点了点头,她对这个消息并不感到奇怪,她道:“知道了,下去休息吧。让梅香和春巧伺候我休息便可。”

  “是。”

  如芳福了福身子便退了下去。

  待如芳走后,沈瑶便也在梅香和春巧的服侍安歇了,而不少人也在失望中度过了这个夜晚。

  一大清早,沈瑶还尚未睡醒,春巧便掀开纱帐子,她轻轻唤了声:“主子,该起来了。”

  沈瑶睁开沉重的双眼,有些不舍的蹭了蹭还算柔软的床,她懒洋洋说道:“知道了。”

  在春巧的服侍下沈瑶换了身青色的衫裙,头发用一根白玉簪子挽了个简单的发髻,随后便随便用了点早膳就往昭仁宫去了。

  昭仁宫内已经坐了不少的宫妃,只空了两个个位置,沈瑶恭恭敬敬地向柳皇后行礼问安后便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刚落座没多久,昨夜侍寝的云渺渺便也到了昭仁宫内,她眉宇间有着疲惫,脸色也有点苍白,想必是昨夜被折腾狠了。

  “臣妾给皇后娘娘问安。”

  云渺渺行礼的身子微微有些颤抖,她的眼里闪过几丝痛苦之色,柳皇后见她如此便赶紧让她起来。

  “云才人昨夜辛苦了,本宫已经免了你今日的请安,怎的还是来了?”

  云渺渺一脸谦恭地说道:“臣妾不敢坏了宫中的规矩,只是还来迟了,请娘娘责罚。”

  柳皇后摆了摆手说道:“不妨事的,快入座吧。”

  云渺渺又向柳皇后行了一礼后才入座,坐在她身旁的沈瑶隐约感觉到云渺渺的身子有些微微颤抖,额头上也有细细的汗珠。

  坐在凤座之上的柳皇后又关切了云渺渺几句,随后赏下了不少首饰给她,云渺渺回话的时候语气里都带着几分虚弱之意,她这般作态惹得殿梅不少宫妃心中不快,只觉得云渺渺是在装模作样向众人炫耀着她昨日侍寝过后的不适。

  柳皇后见她如此神情淡淡地说道“你们请过安了就都回去吧,都回去好好准备着,今日还会有人传唤你们的。”

  众人得了柳皇后这句话当然巴不得早点回去准备着,一时间人群纷纷离去。

  沈瑶在最后一个慢慢悠悠地走着,她出了昭仁宫后便跟在了云渺渺身后。

  “云才人等等我。”

  云渺渺回过头来看见唤她的人是沈瑶便停下了脚步,她面色苍白的等着沈瑶走到她跟前来,才说道:“你先陪着我回去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沈瑶点了点头走在了云渺渺边上,她这才发现云渺渺不太对劲,云渺渺整个人几乎是挂在她身旁的宫女身上被拖着走的,就这样额头上冷汗直冒,面色也越来越苍白,几乎像一张白纸一样。

  等回到了云渺渺的翠云阁时,云渺渺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她强撑着精神,对沈瑶说道:“沈…沈瑶别请太医。”

  说完云渺渺便昏厥了过去,吓得沈瑶赶紧让梅香和如芳还有云渺渺宫女把云渺渺给抬回了寝殿。

  沈瑶坐在云渺渺的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云渺渺不禁向云渺渺的宫女问道:“你们主子是怎么回事?”

  云渺渺的宫女起初不愿说,听得沈瑶说她和云渺渺曾经相识后才说道:“主子昨晚侍寝完被送回来时好好的,可…可不知怎的到了半夜腹中便剧痛难忍,直至清早都未能缓解,奴婢们看皇后娘娘已经免了主子的请安,便都劝着主子别去请安了,可是主子执意要去,奴婢们也拦不住了。”

  沈瑶皱了皱眉头,她问道:“你们主子未入宫以前有过这样的情况吗?”

  小宫女摇了摇头,她说:“奴婢是在主子去选秀前几日才被派来伺候主子的,主子带进宫的除了奴婢便是穗荷了,她也如奴婢一样。”

  沈瑶问不出个究竟,只得吩咐云渺渺的宫女关上翠云阁大门,云渺渺未醒之前所有宫人不得出入,随后又细细敲打了翠云阁偏殿的宫人让他们闭紧嘴巴后这才回了自己的水云阁。

  等到接近傍晚时翠云阁那边才来人传信给沈瑶请她明日请完安后去翠云阁一叙,沈瑶捏着信纸后用蜡烛烧了个干净。

  这一夜,沈瑶早已猜到今日侍寝的是李宝林,所以还未等皇上翻牌子便已歇下,等到她第二天来到昭仁宫时,只见来的宫妃们只有两三个,而昨晚被翻牌子侍寝的李宝林正与柳皇后说着话,虽眉宇之间带着些疲惫,但眼里的喜悦之情是怎么也藏不住的。

  沈瑶上前规规矩矩的行了一礼后便自顾自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李嫣然轻摇着手中的团扇,笑眼盈盈地对沈瑶说道:“沈妹妹今日来的可真早呀,倒是比前两天早上了许多,

  沈瑶答道:“倒是让李宝林猜错了,只不过昨日睡了早些,便起了早些罢了。听闻皇上和皇后娘娘免了李宝林今日的请安,没想到李宝林还是来了”

  李嫣然略过一丝羞意,她语气里带着几分甜意道:“虽是皇上和皇后的体恤,但终究是不能坏了规矩。”

  柳皇后听了此话,笑道:“李宝林当真是懂事了。”

  柳皇后说完便赏了李嫣然一些十分贵重的首饰,其中一套红宝石头面,其品质上京城找不出第二套来,不少宫妃都对李嫣然投来羡慕的眼光。

  李嫣然欣喜不已,她连忙起身行了跪拜之礼谢过柳皇后,柳皇后更是又赞她礼仪规矩极好。

  此时,刘媛媛和李清云等人也来了,她们见李嫣然昨日侍寝,今日又得了柳皇后如此丰厚的赏赐,怎能不眼红,昨日的云才人云渺渺也不过是得了一些象征性的赏赐罢了。

  刘媛媛行过礼入座后,对着身边的李嫣然说道:“李宝林当真是好福气了,生得如同娇花一般美丽,又是极守规矩之人,难怪皇后娘娘如此喜爱你了。”

  本是一番夸人的话,可刘媛媛的语气里带着些酸意,倒让人觉得她是在讽刺李嫣然花无百日红,她的美丽迟早会随着娇花一般谢去。

  李嫣然放下手中的团扇,不重不轻地说道:“刘宝林何尝又不是呢,听闻刘宝林的家父近日升了户部尚书之位,真是可喜可贺。也不知刘大人有没有好好谢过那位提携刘家之人。”

  李嫣然此话一出,不少宫妃都看向刘媛媛和沈瑶,刘家和沈家的之事上京里知晓的人甚多,但都未拿到明面上来说,此刻李嫣然直接下了刘媛媛的面子,倒是让众人有了看热闹的心思。

  刘媛媛脸色一白,她自然听得出李嫣然的意思,她心中有些懊恼早知李嫣然如此不顾场面,她便不去招惹她了,现在倒是让自己难堪。

  沈瑶也是轻轻皱了下眉头。

  柳皇后放下手中的茶盏,说道:“虽说本宫不是什么严厉之人,诸位妹妹又都是刚刚入宫来,但本宫也希望诸位妹妹能谨言慎行。”

  柳皇后的视线有意无意地飘向刘媛媛身上,众人皆知这是明晃晃地警告,于是大气都不敢出,刘媛媛更是如坐针毡,一身冷汗。

  “好了,今日便到这里吧,妹妹们明日再来吧。”

  柳皇后挥了挥手,让这一屋子的莺莺燕燕都散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