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烟火气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稨稨 2182 2019.11.20 13:11

  火气过后小院再次走入忙碌的筹备时间,潆潆在一旁择菜,林潇洗菜,知了随紫檀取琳琅院去取炭火,房间里流动着浓浓的生活气味,“哥哥,你还是等着紫檀回来让紫檀弄吧。”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林潇就是不沾烟火气的人间贵公子,现在陪着自己择菜实在是有点过意不去。

  “难不成还怕我洗坏了你的菜不成。”林潇打趣道,从前只是觉得潆潆在刻意讨好自己,近来的想出越发的自然,最喜欢潆潆对自己撒娇,看着潆潆甜甜的笑,自己的心也跟着暖的不行。

  “既然哥哥想要帮忙,那等会就麻烦哥哥帮忙下菜,我只要等着吃就好了。”潆潆抬着头仰着下巴,挑衅的笑着。

  俏皮美好是这个年纪德女孩特有的气质,只是在林潇眼中潆潆周边确实晕着光圈的,一颦一笑都放着光,照在自己漆黑一片的心上,是黑暗中击鼓的心脏在召唤的太阳。

  “如果有一天我能够拥有一个大果园

  我愿放下所有追求做个农夫去种田

  每一个早晨我耕耘在绿野田园

  每一个黄昏我守望在乡间的麦田

  我会把忧虑都融化在夕阳里

  让孤独的心等待秋收的欢喜

  ······”

  不自觉地哼起了这首歌,大乔小乔的这首歌是自己之前手机的铃声,觉得曲调温柔可爱,很合适现在的场景,如果穿越可以选则场景,那潆潆一定会选一个田园风的,做个地主婆,何苦在这大院耗着,勾心斗角。

  阳光投在百霜院的地上,又被地上的雪弹了回来照进房间,就这样一闪一闪的,像是太阳眨着眼睛勾引人们出门,只可惜寒风毫不留情的吹走了一切浪漫的想法。

  “姑娘方才唱的曲真好听,奴婢从未听过主子唱过。”紫檀和知了去了木炭回来,潆潆仿佛已经看到了热气腾腾的火锅在自己面前了。

  “终于回来了,快,快把木炭架上,本姑娘好好给你唱一首。”潆潆眼睛已经放光了,像是八百年没有见过粮食一样,全然不顾自己的形象了。

  林潇看着屋子里知了提着碳,紫檀在一块一块的摆着,小心翼翼的,潆潆在一旁盯着,目不转睛,时不时的看着自己方才择的菜,仿佛马上就能变成大餐了一样,荒凉如百霜院,此时这样的场景,个人手中有自己忙着的活,一片生活气让着破烂的小院倒是不一样了许多。

  “姑娘,这东西怎么吃呀。”

  锅子终于架起来了,汤料也都加进去了,看着红彤彤的一锅红汤,紫檀倒是真不知要如何下嘴了。

  “今天呢,百霜院没有主子奴才,大家都是朋友了,火锅一定要大家一起吃才热闹的,紫檀、知了你们也坐下。”自从来道这,吃饭的时候一堆人在一旁看着,小心伺候着,真是有些不习惯,总感觉被人监视着似的,再好吃的美味佳肴也没了意思。

  “奴才不敢。”

  “奴婢不敢。”

  在林府,规矩最大,没人敢做这么以下反上的事,自从潆潆病愈之后带下人确实和气很多,但是一齐用餐这样的事,在紫檀和知了脑海里事万万不能的。

  潆潆好说歹说怎么也是没有用,最后林潇开口让不知所措的两人退下了,只留下沸腾的锅子和口干舌燥的潆潆。

  “方才不是想吃的不行么,这下人也被你吓走了,是不是可以安心吃······菜了。”经人提醒,潆潆也就不纠结着叫他们来吃了,只怕和林潇同桌也不会很自在。

  潆潆是蹬鼻子上脸型的客户,自从感觉到林潇对自己态度改变,就越发的放肆了,在林潇面前全然不顾及自己的形象,总觉得这样才是亲近的感觉。

  “你这么聪明,猜猜是怎么吃的。”虽然着问题有点白痴,但是潆潆就是想问。

  林潇自然也不多说,拿起竹筷夹了片青菜置入水中,简单涮了一下,沾着调制的底料放入口中。

  潆潆本来是想恶搞一下林潇,看他这个平常毫无烟火气的仙人,是怎么吃这样接地气的东西的,却不想还是这样不紧不慢,优雅自在的,真是让人恨不得撕下他的假面具,也好好的狼狈一回。

  “哥哥平时读书用功,我也没闲着,今日也以此为题作首诗给哥哥听听好不好。”潆潆笑着说到。

  “哦,好呀,可需要我提笔记一下。”林潇放下手中的竹筷,饶有兴致的望着潆潆,调侃道。

  “少小瞧人,听着;

  世间万物火锅煮,

  缺酸少辣油碟补。

  一锅难煮众人味,

  不行你再添点卤。

  筷子一下捞荤素,

  到嘴怎能还回去。

  苦尽甘来人人羡,

  为何不容甘尽苦。”

  虽然是剽窃但是这种东西,谁先说了算谁的,先借自己用用呗。

  “苦尽甘来人人羡,为何不容甘尽苦。是首好诗。”这是在鼓励自己么,倒是有心了。

  这完全是林潇想多了,单纯是因为潆潆只记得这么一首关于火锅的诗,还是自己大学的时候一个四川的同学念给自己的,觉得好玩,为了装X自己才背了下来,没有特别什么深意,倒是歪打正着--正合适。

  “哥哥,好吃么。”潆潆巴巴的问着,还没有忘记自己创业的这码子事儿。

  “倒是个特殊的吃法,冰天学地的冬天,吃这个再合适不过了。”林潇确实是这样觉得的,自己也有心用到铺子里,只是到底不好把自己现在和董氏的联系透露给潆潆。

  “哥哥,觉得这个若是开个火锅店会不会有人吃。”潆潆又想着林潇凑近了许多,眼神中的期望更深。

  “怎么,潆潆有什么想法么?”林潇并没有直接回答潆潆的这个问题,倒是反问了一句。

  “哥哥,你说我们偷偷的开一家这样的店铺会不会很好玩。”潆潆觉得这是个机会,若是林潇同意,并且能帮自己筹谋,这也算是自己在穿越以来比较有意义的事。

  “若是真的感兴趣,可以试一试,但是不能让人知道和你有关系。”看着潆潆像是奶猫的小眼神自己也不想完全拒绝。

  “哥哥真的有办法.”不是疑问句,是感叹句,这样的事对于深陷囹圄的林潇来说,仿佛还是那样的不值一提,潆潆很喜欢这样的林潇,觉得让自己很有安全感。

  室内的气氛随着火锅散发出的蒸汽也随之变得朦胧雾化,像是一幅满是人间烟火气的画,画上是两个用玉雕刻出来的小人,精致可爱,活灵活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