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无心搞事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稨稨 2109 2019.11.01 16:23

    自上次潆潆提过奇门八卦之后,林潇也计划着做一个暗室,和董氏提出为了之后行事方便,有个秘密的暗室也比较方便,虽然现在受着董氏的缘故,少有人来百霜院打扰了,但居安思危的意识还是不能少的。

  董氏好奇为何会突然有这样的想法,林潇并未作答,林清扬的身份现在还不好确定,若真是什么妖魔鬼怪附身,只怕董氏也不会轻易放过她吧。

  哪怕一点点的温暖,也让林潇视若珍宝,至少在与个人还在乎他,没落得形单影只,既然不忿,怨念命运的不公,自然要有自己的筹谋以备他时重见天日。

  太阳被雾霭遮挡着,整个天空看着死气沉沉没有生气,燕子也被这气氛压抑的降低了翅膀,在南飞前的最后滑翔,远远的又银光划过,雷声却一时半会也没传过来,这样的天气,潆潆最是害怕,却偏赶着今日来给老太太请安,整个人看上去蔫蔫的。

  “老夫人,大姑娘前来请安。”张嬷嬷在门口通传报给杨氏。

  “许她进来吧。”声音平和低沉,捎带威严,没有和蔼,潆潆提起了心,定气进门。

  “请祖母安。”潆潆如往常一样,乖巧的像杨氏请安,却并未听到如平常一般的回答。

  “听说进来你常来往百霜院,那院子里的妖孽没有要了你的命,你倒是自己要主动的送过了,怎么从前不知道你竟有这番胆量,可是你那不入流的母亲教坏了你。”刻薄的话从一个皮松肉懈,脸上已经挂上老年斑的老人嘴里说出来,不仅刻薄,更是阴翳可怕。

  让潆潆不禁自己有些心虚,一直以来最怕的就是杨氏的这般质问,毕竟这样的场景,从亲近林潇那日便有了盘算,去一直到今日也没有更好的理由可以用来搪塞杨氏。

  “怎么不说话。”杨氏降低声调,话中的威严和怒气丝毫未减。

  “潆潆只是不知道如何解释。”既然不知道怎么解释,那就只能照实说了,杨氏对董氏的说辞确实过于刻薄了,不入流的母亲么?若是不解释只怕也会伤了董氏的心吧。

  见杨氏的眼睛垂下来,看着跪在地上请安的自己,潆潆重重的吸了一口气,以求平复自己的心情和语气,这才说道:“祖母说的话,潆潆不知道要如何解释,祖母说潆潆亲近百霜院,林潇哥哥到附中借住,有曾就下孙女,潆潆自然是新怀感恩之心,对他亲近,另则,母亲从来教导孙女对祖母孝敬,从未诋毁过祖母半句,祖母开口便是不入流的母亲,实在是让孙女惶恐。”

  “呵呵,不过一个中秋,我去祖宗祠堂不过几日,祈求祷告,望祖宗保佑林家子孙,自问未曾分心专心致志,怎得竟招致祖先不愿,让你这不孝儿孙如此不敬不孝,失了心神,是百霜院的妖孽给你施了法,还是董氏给了你什么好处,竟让你忘了谁的养育之恩。”杨氏没想到潆潆竟然会这样直截了当的顶撞自己,一时之间语无伦次的,只一股脑的怪到董氏身上。

  “祖母慎言,潆潆从不敢忘祖母的养育教导之恩,也不敢不念母亲的生育之苦,只是请祖母用心看看,母亲和林潇哥哥皆非坏人,也未对林府有不敬之意,何以招致祖母如此怨恨,不过孙女稍有亲近,就惹的祖母如此不快,大动肝火。”既然要撕,那就撕破脸,反正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董氏真心爱自己,纵然自己要活下去,也不能忘恩负义的反口污蔑董氏,那还不如被她责罚,受她冷待。

  杨氏一时竟让有些无言,被潆潆怼回来的话,像是一坨棉花一样,塞进胸口,让自己透不过气,半辈子的养尊处优,让她接受不了旁人对她命令或者禁忌的一点冒犯。

  哪怕是她因为偏见看轻了董氏,因着林老太爷因为林潇祖母青梅竹马的关系,才不喜欢林潇,但是那又如何,林氏本来就是商家之女,女人家出头露面本就配不上自己的儿子,林潇这个灾星更不用提,这样一个克死自己家人,又来祸害林府的妖孽,冷待他有什么不对,这样想着,越发觉得自己是对的,看着潆潆的目光越发不善。

  “来人,大姑娘不守家规,顶撞长辈,罚她在祠堂对着祖宗反省,认错,想清楚了在出来。”听到杨氏的话,张嬷嬷面带惊讶,一脸不可置信的走进来,本想劝慰几句,但是看着老太太的神色,侍奉多年,自然知道不是开口的好时机。

  潆潆随着张嬷嬷去了祠堂,方才闪电过后的雷声仿佛都赶着一起传了过来,潆潆有些想笑,这样的天气,有种自己要奔赴天界历劫,诛仙台上,自己在下,头上是滚滚天雷,生死难料。

  今次潆潆最大化的触怒了杨氏,只可惜自己没有什么玲珑心,只能用最笨的办法,好歹也是顺了本心,自己本来就不爽林府这个姿态,什么玩意儿,切。

  董氏得知潆潆受罚已经是傍晚了,听了林潇建密室的想法,下午一直在打听联络这方面的匠人,若是可以建一间隐秘的密室,之后行事方便诸多,自己也可以在其中进行联络门下的掌柜,才回到院子,就见到紫云过来报信,说是潆潆下午去给老太太请安,被罚跪家祠,现在还没出来。

  仔细问了一遍事情缘由,心下又是感动,又是气愤,因为自己当时嫁过来确实是使了手段的,但是自问自己多年,为林家打理商铺,若不是自己呕心沥血,当真以为她林家一个书香门第不偷不抢能攒下这么大的家当不成。

  也算是触了林氏底线,既然这样,拿自己筹算的事,也不必规划什么密室,大可以拿到明面上去,不是瞧不上自己么,觉得商户之女攀附侮辱了她们书香门第,那就直接来个决断。

  “开门。”董氏来到书房叫门,他知道林皓轩在里面,自己直接去闹于理不和,还会让之后的事情难办,还是要从旁出下手。

  “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礼仪都用到那里去了。”林皓轩面色不佳,董氏虽然诗书看的不多,但这样失礼的时候却也不多,今日这是发的哪门子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