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美救英雄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稨稨 2202 2019.09.15 10:56

  天朗气清,白云点缀着蓝天像补丁似的,歪歪扭扭的贴在天上,努力的遮住太阳发出耀眼的光芒,自打上次哄好了二房家的林清芬,潆潆总算是一颗心又回到了肚子里,这小丫头只是碰巧在花房看到了潆潆去百霜院的身影,不曾多想也未曾和人说起,只当是林清扬又起了心思捉弄林潇,并未当作回事。

  恶名有的时候也是有好处的,或许以后可以稍微光明正大一点。择日不如撞日,今天看着就不错,是刷存在很合适的一天,毕竟天气好,心情自然也会跟着好的。

  近来琳琅院到百霜院的路潆潆走了太多遍,但进去的次出除了上次误打误撞之外,就再也没有成功过,百霜院的门前就仿佛被林潇装了监控摄像头一样,不等潆潆试图敲门,知了便出门回禀说少爷在读书,少爷说上次姑娘送来的书“晦涩难懂”,只得闭门深究,不便见客。

  每次都“碰巧”遇到林潇读书,着实太气人了,门后还是那张不用看就知道冷冰冰的脸,眼睛都不曾抬过的死样子,想想都让人讨厌,奈何潆潆这条小命就捏在人间手里,每次悻悻而归,却还得周而复始没皮没脸的贴上去,潆潆在心里祈祷,“苍天呀,大地呀,一定要保佑今天我能进得去呀”。不然总这么拖着,什么时候能有重见光明之日呀。

  百霜院内荒草已经被知了清理的差不多了,整个庭院的格局也都展露出来,百霜院不大,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院子设计的倒是规矩雅致,林潇自入林府,只怕只在这鬼宅最是舒坦了,没人磋磨侮辱,被人绕行嫌弃,很好。

  自那日松下听到林清扬维护自己,还哄着林清芬对自己和善,态度也全然不见之前的骄纵,倒让林潇有所怀疑,林清扬在这宅子内的名声不难得知,若说林潇是不详之体,那林清扬就是最不善的代表。

  为人跋扈暴力,全然不理人的性子,那日维护自己,指责林清芬时,言语中的怒气听着不像是假的,道歉时的语气也是真的,近日来时隐时现的讨好林潇也是感觉得到的,只是一个人怎会在短短的时间内,转变这样大。

  门外悉悉索索的动静,林潇知道,林清扬又来了。

  林潇看了眼知了,示意知了去应门。未等知了走到门口,院门已经被人踹开了。

  来人是个中年男子,穿着上看像是粗使得下人,脸纹像是用刀画上去得,一字粗眉横在脸上,鼻侧有一颗很大的痣,看上去很不好看,也不好惹得样子,目中尽是贪婪猥琐得模样。

  “杨管事,有什么事么。”知了声音颤抖得不成样子,杨管事是花房的管事,周身气场带着点“千山鸟飞绝,万寂人踪灭”的感觉,知了是怕他的。

  “哟,还以为你是攀上了什么高枝了呢,原来时跑到这鬼宅里,给这个灾星做奴才来了,还真是不上进呀,怎么咱们花房放不下你了,劳的你这般作死。”尖酸刻薄的话配上一股刺耳的延长音,这个人真是说不出的闹听,完全不管不顾一幅恶霸嘴脸,自行进到百霜院,擅自打量着院内一陈一设。

  “杨管事说笑了,奴才不过是受大姑娘指派,来这百霜院伺候的,管事且得见谅。”知了向来知道杨管事的厉害,上前挡在了林潇身前,从前在花房时,听说这杨管事有点见不得人的腌臜癖好,若是被他盯上,这百霜院的落魄少爷只怕没有好日子的。

  “滚开,你欺身挡在潇哥前面做什么,真以为自己是大姑娘的人了,还真是自不量力,只怕是得罪了大姑娘,才罚你到这鬼院来。一会等大爷舒服了,说不定也疼疼你,哈哈哈哈。”一张肥脸笑起来带着脸上的肉抖了起来,鼻侧的黑痣一晃一晃的,远着看去眼睛眉毛鼻子连在一起似的,整个一野猪成精。看着就堵心。

  林潇还是如杨管事刚进门时一样,姿势也未曾变过,只身下被衣袖遮挡住的手微微的握紧了些,林潇容貌不算出众,但此时在这院子内,一身素衣遮着单薄的身体,面色苍白,随着杨管事的刻薄,嘴唇也渐渐退了颜色,整个人像是要随风羽化般的一碰就碎,只嵌入手心的指甲才知,这人怕已经气急。

  可惜眼前人并不知道适可而止。

  “这百霜院地处偏僻,常年无贵人经过,潇哥要在此处过活,怎么也是要知道了咱们的,平日里咱们互相照应着,也好免得被人欺负了去呀。”说着竟拿着那双肥手去探林潇的领口。

  林潇侧身躲过,整个人已经忍耐到了极致,目光阴沉不知看着什么地方。

  潆潆本想趁着天气好到百霜院刷刷存在感,结果老远就听着院内扎耳的笑声,猜着是林潇遇到麻烦了,赶过来便见到一个肥头大耳,满脸毛发,横肉乱长的人趴在林潇身上,知了倒在一旁昏死过去,林潇面色狠绝被压着,额头上的血管要爆出来一样,眼睛已经通红满是血色,潆潆忘了动作,还是紫檀的尖叫声让潆潆回了神。

  潆潆拿着门后那用来抵门的木棍,照着杨管事的脑后狠狠敲了上去,一下,两下,三下...潆潆像是红了眼,死命的朝那人敲去,刚才那副场景太怕人,林潇到底受了多少罪才变成了之后的奸相。

  潆潆像在梦中一样,只想用手中的木棍打破眼前这一切,碎了这惊梦般的游园,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上去,紫檀在一旁全然傻了眼。

  林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理清了自己,就那样静静的看着潆潆,面前这个8、9岁的女娃,泪水漫了一脸,明明怕极了,手确还是死命的敲着那恶人的头,那人已经被打的头破血流气息奄奄了,她到底有多大的气力,竟将人打成这样。

  身旁的丫头除了哭还是哭,竟都不曾拦着,慢慢的林清扬也哭了,不知是生气还是害怕,整个人一直在抖,瘫坐在地上,眼睛狠狠的看着杨管事的方向,一时不曾放松,许是望的久了,不自觉的流泪,手随着眼睛的方向,紧绷的着神经一时不曾松开木棍,这全服战斗姿势的样子让人心疼极了。

  林潇觉得,她不是林清扬,依着林清扬的品行,此时只怕要在一旁看热闹,甚至引人围观,拍手称快,绝不会像现在双目含恨,像是在打抱不平,为他出气一般,她到底是谁,或者她到底是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