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再次受伤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稨稨 2435 2019.09.25 21:36

  “哥哥,叫你半天,你干嘛不应我。”潆潆过去,自然的伸手想要挽住林潇的手臂。当然,林潇也自然的躲过去了。

  “你很闲么?”林潇瞄了一眼潆潆,朝着知了他们走去,像是过去看热闹。

  “哥哥这里比较清静啊,再说我整日在自己的园子里,嬷嬷们总是管着我,哪里比得上和哥哥在一起自在。”潆潆这个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真的是越来越强大了。

  自在么,早前在这见到林潇紧张的不成样子的人去哪里了。

  林潇对于潆潆的“甜言蜜语”已经见惯不怪了,看着这个院子,比刚过来的时候好了太多了,“中秋节,许一天假,你会家去吧。”林潇对着知了说到。

  “谢谢少爷。”知了当然感激,毕竟节日一般奴才们都比较忙,难得和家人一起过节,只怕这次回家,爹娘还以为自己被林府赶出去了么,知了控制不住的想到娘亲惊讶的表情。

  林潇看着知了,真好,还有的想,有的盼。

  林潇对于父亲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印象,只是母亲很好,母亲永远温柔的看着自己,幼时自己摔倒时,母亲总会跑过来,抱住自己,用手替自己拂去尘土,轻声的叫自己潇哥,像模像样的拍两下地,然后说都是这地不平坦,害我们潇哥摔了跤。可是那时的地很平,平的像夕阳落下映射的海平面,是老天划在水天之间的。

  救命之恩

  “哥哥,叫你半天,你干嘛不应我。”潆潆过去,自然的伸手想要挽住林潇的手臂。当然,林潇也自然的躲过去了。

  “你很闲么?”林潇瞄了一眼潆潆,朝着知了他们走去,像是过去看热闹。

  “哥哥这里比较清静啊,再说我整日在自己的园子里,嬷嬷们总是管着我,哪里比得上和哥哥在一起自在。”潆潆这个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真的是越来越强大了。

  自在么,早前在这见到林潇紧张的不成样子的人去哪里了。

  林潇对于潆潆的“甜言蜜语”已经见惯不怪了,看着这个院子,比刚过来的时候好了太多了,“中秋节,许一天假,你会家去吧。”林潇对着知了说到。

  “谢谢少爷。”知了当然感激,毕竟节日一般奴才们都比较忙,难得和家人一起过节,只怕这次回家,爹娘还以为自己被林府赶出去了么,知了控制不住的想到娘亲惊讶的表情。

  林潇看着知了,真好,还有的想,有的盼。

  林潇对于父亲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印象,只是母亲很好,母亲永远温柔的看着自己,幼时自己摔倒时,母亲总会跑过来,抱住自己,用手替自己拂去尘土,轻声的叫自己潇哥,像模像样的拍两下地,然后说都是这地不平坦,害我们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哥哥,知了走了中秋不是没人陪你了,我来陪你好不好。”潆潆真的是见缝插针届的典范。林潇不以为意,中秋忠勇侯一家拜访,林府众人都会回来,只怕除了这百霜院外,林府皆是一片繁华。突然觉得没了颜色,转身朝正房走去。

  潆潆不是小孩子,自然知道林潇心情低落的原因,一时不知道如何安慰了。忽地一阵凉风吹过,秋季刮风本是常事,只是这风把那扇大家齐力按上的窗子吹的摇摇欲坠。

  转眼林潇已到了窗前,正堂的窗子就这样恰到好处的落下,仿佛潆潆故意摆好的机关陷阱一般,眼看就要砸到林潇身上,潆潆本就一直注意着林潇,这一下子整个人朝着林潇奔了过去,“小心。”潆潆的叫道。

  紫檀和知了蹲在一旁整理园子,这一看过去也吓坏了,林潇转身之际,潆潆正扑在林潇怀里,窗子应时倒下,潆潆紧闭双眼,睫毛颤抖,两根眉毛紧张的皱到了一起。只等落下的窗牖砸到自己头上。

  林潇听到潆潆唤他时,自觉性的向后退了一步,以至于潆潆扑过来得时候自己失去了重心,整个人被带的向后倒去,两人就这样一起摔在了地上。

  “姑娘。”

  “少爷。”紫檀和知了叫道。

  潆潆没有等来窗子砸头,自己确感觉在向下倒,落地声传来,潆潆终于等到了想象中的疼痛,不过不是在头,而是在脚上。

  “啊···哥哥,你没事吧。”潆潆受伤仍然不忘卖萌讨好。

  “小姐,你怎么样,没事吧。”紫檀担心的说到,上次的事夫人已经要将自己打发出去,这次若是再有个好歹只怕自己不得好过。

  “我没事,只是脚有些疼。”潆潆如是说到。

  知了叫了紫檀搭把手把窗子抬开,知了自己本可以将窗子掀翻,但是怕在压伤了潆潆。

  这时潆潆才反应过来自己还趴在林潇身上,一时有点尴尬。不由自主的移开眼睛,本来想来个美救英雄的,这下好了,一个祸从天降不说,还有人推波助澜,落井下石。做个好人真是太难了,不,应该是讨好林潇太难了。

  移走了窗子,地上着两位摞在一起的人分别被各自伺候的人扶了起来,”哥哥,你没事吧。“潆潆糯糯的声音再次问道。

  这是潆潆第二次问这话,林潇心下动容,这窗子若是砸在自己的头上只怕有个好歹,更何况是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头上,之刚才潆潆想自己扑过来时没有半分犹豫,眼神里也是说不清的坚定,那种奋不顾身像是自己于她意义重大似的。

  说不敢动是假的,从潆潆到百霜院从杨管事手下救下自己开始,他和潆潆的对话,林潇便知道,她绝不是真正的林清扬,同时也知道潆潆不会害他,却又不知如何相处。但是这话他没有说,谁多没说,他很珍惜这种感觉,一个人在黑暗里呆的久了,黄豆粒大小的光芒都会变得异常耀眼。这不仅是光明,也许是一种救赎。让他在迷雾中坠落时,依然有向上的方向。

  林潇走过去,扶潆潆座在院子的石凳上坐下,自己蹲下检查潆潆脚上的伤势,这中间,不仅潆潆,紫檀、知了都呆若木鸡,有点被吓到了。

  林潇轻轻揉了一下潆潆脚踝的位置,“嘶···”潆潆痛的吸了口气,没敢发出太多声响,但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很痛么,怕是摔倒时扭伤,加上木板砸到了脚上。”林潇语气有些温柔,却温柔的有些僵硬,可能还不习惯这种表达方式。

  “没···没事。”潆潆有些紧张了,从前林潇无视自己的时候,潆潆说的话就像是对空气开玩笑一般,这一下子林潇给自己一个好脸,真是不太习惯。

  “紫檀,稍晚点去那些药,就说今天有些扭到了,我受伤的事不许说出去。”这事还是不说出的好。

  林潇知道,潆潆在保护自己,莫名有点想笑,时移事异,他倒是成了被人保护的大姑娘了,真是讽刺。

  下午潆潆悄悄回到琳琅院,不知道为什么,潆潆萌生了自己做贼的感觉,对于林潇今天的转变潆潆还没有反映过来,这是不是代表着最近的行动真的打动了林潇,就这样?想到这真心的觉得自己的脚没有白伤,哪怕两只脚都摔了,能缓和自己和林潇的关系也是值得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