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大战爆发2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稨稨 2171 2019.11.05 14:49

    今天的林府真是应了曹雪芹的那句戏词,你方唱罢我登场。

  潆潆在家祠内不好受,又饿又怕,春晖院中的战局依然坚持不下,百霜院内的灯火隐隐发亮,鹣鲽院杨氏手中的佛珠缓慢又不停歇的转动着,怎样都不肯安静睡去。

  终于,有人要打破僵局了,林皓轩听过了紫云的回话,纵然不认可杨氏,但到底还是要为母亲强撑一下的,“不论如何说,潆潆都不该顶撞长辈,况且一个丫头的话,怎么能这样轻信呢。”

  董氏不禁觉得有些可笑,越发坚定了自己之前的想法,“林皓轩,你从不曾错过是么,要你林家认错有多难。”董氏就这样定定的望着林皓轩,象是要将他看透一样,为什么俯首称臣本该据理力争的时候,殿上的人还未曾怪罪,这些人就诚惶诚恐的认错,为什么如今真真错了,倒是像维护什么尊严似的,死也不肯低头。

  林皓轩避过头去,不去直视董氏的眼睛,背过身去,双手在背后交叉握着,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

  “潆潆,还在祠堂罚跪,我也不想去理你们林家那些自以为是的清高,我就问你,去不去和我一起把潆潆抱回来。”董氏步步紧逼,今天总有一个问题是要被解决的,要么和离,要么就把女儿夺回来。

  潆潆这边也是相当的绝望,天越来越黑,雨越来越大,闪越来越近,雷越来越响,肚子越来越饿,风透过窗牗引得窗纸“啪啪”的声音,像是哪来的孤魂野鬼在拍打着一样,“平生未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叫门”,潆潆自问没啥子亏心事,怎么这么难搞呢,恐惧真的是难以抑制的。

  霹雳一声震天响,没有小范当乡长,农友还没闹革命,小范就要吓死了。

  潆潆在心中默念本山大叔做的诗,以求达到解压的目的,结果···并不理想。

  唱歌试试呢,“是谁,送你来到我身边,是哪,弯弯的明月,明月···”

  这叫什么事呀,解个压可真难,这要是有个手机,本姑娘一定当场播放一个恐怖电影,用来以毒攻毒。

  这些人也真不讲义气,自己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去,也没人来找找,清芬也不说来给自己送点吃的什么的。

  看着对面那排位面前的水果,潆潆有些动摇了,吃?不太好。不吃?身体不太好。

  黑格尔的两难选择更合适用在这,真正有价值的悲剧不是出现在善恶之间,而是出现在两难之间。真是讨厌这种给出问题但是不解出答案的人,所以我要怎么选呀。

  其实鬼神之说都是人类虚构的,压根不存在,这些水果点心供奉在这,不仅浪费还容易滋生细菌,而且就算是存在,鬼神也是不能随便吃什么凡间贡品的,所以还不如成人之美,让自己来充饥。

  潆潆颤颤巍巍的伸出了罪恶之后,动作小到旁边的烛火都不曾被带动。

  什么叫平地惊雷,于无声之处听惊雷,真是吓人,潆潆原本是伸手去拿桌上贡品的,腿跪久了,一时之间不方便站起来,只是立直了上半身向前倾,这雷声一响,整个人心都跟着翻了个儿,没控制好身体,膝盖未动,身子倾倒,头直直的朝着案上砸了过去。

  鹣鲽院内林皓轩携着董氏和杨氏也正热闹着,林皓轩原以为到了鹣鲽院开口说句好话,杨氏也就将潆潆放了,那想着杨氏一见林皓轩和董氏一同过来,更是生气,哪里挂念那许多,直接给挡了回去,用长辈的身份斥责他们,结果婆媳首次大战,就这样愉快的爆发在了林皓轩面前。

  局面不受控制,董氏破口质问杨氏挑拨她们母女关系,杨氏被驳了面子自然不甘,反口诬赖董氏不守妇道,带不好孩子,自己替她教养,非但不感恩,还如此大呼小叫,不尊不敬。

  董氏听言更是伤心,若不是误信杨氏人品,何故女儿和自己冷淡这些许年,整个人气急了,眼泪也不自觉地掉下来。

  林皓轩很少见董氏哭,记忆中上次哭还是董家出事那晚,她来求自己,被母亲下令赶回了清晖院,之那一次,她被拉走是,看着自己的眼中,眼泪像断了串的珍珠项链,那样子···

  想来那次,也是因为母亲,“母亲,潆潆不管犯了什么错,还请念在她年幼,请母亲宽恕则个。”林皓轩开口求情,倒是杨氏没有预料到的。

  杨氏不可置信的望着林皓轩,像是被亲信背叛一般,整个人气血上涌,可见怒急。

  董氏一下也不管那些,让紫玉唤人,竟要硬闯,林皓轩一下慌了,这如何使得,闯祠堂,一则冒犯祖先,二则若是传出去,这样得事平白的丢了颜面不是,林皓轩紧忙和退众人,安抚董氏冷静,一边又不得不顾及杨氏的颜面。

  杨氏的性格,林皓轩心里有数,自然不能硬上,“母亲,儿子还请母亲念在潆潆年幼,儿子回去自当好好教养,绝不做出忤逆的事来,还请母亲今日就饶了潆潆吧,这样的雨天雷鸣,只怕潆潆也知错了。”

  董氏听这话听的实在不顺,什么叫做忤逆的事,到底是谁做了亏心事,瞪大了眼睛互射火光,双方摩拳擦掌,气氛紧张,不等董氏开口反驳,林皓轩再次搬出潆潆,逼董氏放低身段,董氏估计女儿,到底还是忍了先救出来,之后再和你理论,林府这帮人,自有收拾他们的时候。

  “儿子谢过母亲,先去祠堂将潆潆接回来,再来给母亲请坐。”不等两位大神开口,林皓轩直接带着董氏和门口的下人门离开了。

  董氏推开祠堂的门,就只看见潆潆毫无生气的躺在地上,地上有血迹,供案上的瓜果洒了一地,董氏的心像是被人狠狠的攥住,用力的捏了一下,等林皓轩进来的时候就只看见董氏抱着潆潆,怀中的人气息奄奄,心中也是一惊。

  伸手去探潆潆,被董氏打了回来,抬眼间,林皓轩看到了一双满含恨意的眼睛,想把利剑一样,将自己狠狠的钉在了十字架上。从没有过这样的情绪。

  “潆潆如何了,我···我只是担心她。”

  “若不是你们林家人,我女儿也不会这样,用不着你假惺惺,等潆潆好了我们就和离吧,我会照顾好潆潆的,就是要饭也不会在这让你们欺负侮辱。”董氏从没有这样坚定过自己的决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