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小堂弟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稨稨 2165 2019.11.27 15:43

    “你要去哪,回琳琅院么。”小家伙问道,像是有些不清楚,为什么潆潆要到这里来一样。

  “差不多,你这是要去哪,这样急慌慌的,穿的这样单薄,也没个丫头婆子跟着。”潆潆环顾了一下这周边,若是刚才眼前如黑纱笼罩,现在已是黑布蒙眼了,林府的听庭院小路居多,但是这样一点灯火都没有的倒也不常见。

  “我···饿了,想去找些吃的。”林航轻声说着,声音像是刚睁眼的小奶猫,有风吹过时,肩膀微微抖了一下,便用手抱住了自己,上下摩擦着自己的胳膊。

  潆潆和紫檀看了一眼,想来其中自是还有别的隐情,潆潆解开了披在自己身上的披风,裹在了这小人的身上,“这里说话实在是太冷了,这样吧,你带我出去,我作为报答,你的晚餐我管了,怎么样。”

  像是在思考?怕人会找他么。

  “好。”林航常在胞姐林清芬的口中听到这位堂姐,之前一直都是一些诋毁攀比的话,后来慢慢就变成了她们之间的相处和一些趣事,再后来就是中秋家宴那次初见,明明大家都碍着庶出的身份,不愿亲近,只有她主动的叫了自己和姐姐过去,有意拉自己一把。

  虽然不知道林清扬为何会来到二房的院子,但是她将衣服披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为自己拂去杂物的时候,林航觉得或许她是不一样的,和府中其他人不一样的。

  紫檀一直在后面看着,潆潆的披风披在这航少爷身上,若是冻着了···只是又不好抢过来,纠结中还是无作为的好。

  有了导航的路真是好走多了,一出二拐就回到了三房的区域,豁然开朗。

  “紫檀,你去小厨房取些吃的来,尽量多拿点,就说是留着我晚上吃的,我们先去百霜院。”已经折腾了这许多时候,还是不要再浪费填包肚子的时间。

  紫檀应声称是,便朝着厨房走去,潆潆继续带着林航朝百霜院走。

  之前一直是林航带路,现在到了自己的地盘,怕他害怕,潆潆自然的牵起了他的手,冰凉,粗糙触感不是很好的手。

  “你的手···一点不像是小孩子的手。”潆潆本来想说粗糙的,但他直白了容易有点尴尬。

  “不是去你的院子。”林航没有回答潆潆的问题,也只是阐述这现在走的方向问题。

  “是,这是去百霜院的路,我们一起去那边吃,那里的哥哥应该也还没有吃饭呢。”可惜自己现在是个小孩子,不然潆潆肯定要一把抱起林航大步走,肚子饿,身子冷,从前没觉得披风这样好用,只是现在自己也要冻僵了。

  “我不冷了,披风还你。”林航看着潆潆硬撑的样子,多少有些无奈。

  “没关系,我也不冷,你穿的太少了,咱们快点走,马上就到了。”潆潆感叹于这样小的孩子就这么懂的察言观色,看着这身穿着,只怕有些难言之隐。

  “你经常去那个鬼院么。”

  “什么鬼院,那里很好不是鬼宅,你不要听府中的人瞎说。”在潆潆眼里,百霜院就是自己心中的乌托邦,哪里有自由生长的植物和空气,不能更好了。

  林航没有在说话,静静的跟在潆潆的身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那原本就黝黑的眼睛,颜色好像更加浓烈了,像是能将夜空中点点星辰全部吞灭一样,难不成,这是一个什么没表露的暗线么。

  “到了,知了开门。”潆潆实在是太冷了,以至于一见到百霜院的大门,就迫不及待的发声呼喊。

  “大姑娘···怎么穿的这样少,快进来,到房间里暖一暖。”知了看着潆潆只是穿着一件冬衣,身边也没有人跟着,只当是出了什么大事,全然没有看到身后还牵了一个小家伙,就直接去院内暖房加些炭火盆和暖手的汤婆子。

  百霜院也是不常用着些的,林潇自己也很少用炭火,一则是送来的银贪本身就不多,还是琳琅院偷偷送过来的,其余的黑炭味道大,弄不好还有浓烟,也就平日厨房用一用。

  所以只有大姑娘过来的时候才烧些银碳,今日没想到大姑娘过来,公子的暖房中还是冷的,只怕大姑娘又要心疼少爷了。

  “哥哥,这暖房怎么这样冷,干脆给这这房子改个名字叫冷房算了。”潆潆和林潇说了多次,冬天若是不好好养着身体,只怕明年开春这刚养好的身体有要生病了,总是不听。

  “这样的温度正好,太热了让人没精神,他···是谁?”林潇听到潆潆的声音,自然的收拾了一下房间,装作若无其实的样子拿了本书放在书案上,就是怕这小管家婆唠叨。

  知了从外室端着暖盆,一进来就看着暖房内有三个人,一下有点上头,方才开门时自己···

  “哥哥,这是二叔家的林航,方才我和紫檀走谜了,还好碰到了他将我们带出来,作为报答我请他吃晚饭。”潆潆没太看懂为什么空气一下子这么安静,甚至还有点莫名的尴尬了呢。

  林潇看着潆潆,想出这么久,是不是说谎还是看得出来的,那么···

  纵使是庶出也不至于这般被苛待,看着孩子的眼睛,纵然面上表现得在怯懦温顺,也藏不住眼睛自然流露的杀气和危险。

  这是天生的嗜血之气,像是代獾一样,表面的温顺都是迷惑敌人的假象。

  知了请了个安就将端来的暖盆替换了房间里的炭火盆,随着知了懂了,屋子里其他的人也跟着动了起来。

  潆潆把李航身上的斗篷脱了下去,又拉着他走进暖盆烤火,毕竟自己已经冻得要透了,如玉的小脸已经变成了高原红,然后好奇的抬头看着林潇。

  林潇除了初见的审视之外,现已如往常一般,拿着知了递进来的汤婆子,放进潆潆的手中,并未过多说话。

  同时林航也在林潇打量自己的同时打量着对方,在这个落魄的小院里,倒是有个气质不同的人,暂时林航还看不懂,但是在林航眼中,林潇是个极危险不好招惹的人。

  “紫檀去了好久怎么还没回来,知了,你去迎一迎她。”这房间没人说话实在是有些难受。

  “几日不见,竟将百霜院的路忘了,走谜了?倒是有用。脑子不好用,倒是肚子清醒。”这百霜院常来常往的地方,竟然也能给忘了,林潇真是不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