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稨稨 1825 2019.08.09 14:31

  晨起阳光透过闺窗,铺洒在窗边的雕花小塌上,潆潆蜷在床上想着将来的事。

  没记错的话林潇是在18岁中的状元入朝为官,后在一个宴会上认祖归宗更名萧沐,走上了他权臣的道路。故事走向已经摆在面前,潆潆肯定是要想个法子改变一下的。作为一个博览群“说”的宅女,绝对不能放任自己在异地他乡自生自灭,不能让自己读过的那些傻白甜宅斗、宫斗的小说荒废在自己的脑海里,知识么还是要活学活用的,最最主要的是梦里的死法绝对不能落在自己身上,实在是太可怕了。

  认真考虑了一番,林潇之所以折磨林清扬完全是原主自作自受,现在原主已经变成了她,那么这种羞辱折磨林潇的桥段就绝对不会发生。加上她这纵览全局人物主线的技能在身,应该还是可以更改剧情,避免对她不利的事发生,不说翻身做女主,保下自己这条小命没有问题就心满意足了。况且林潇的设定也算是个天纵奇才,作为一个反派最后在宋朝灭国的时候,能全身而退可见编剧大大对他的偏爱,放着这条大腿不抱,岂不是太浪费了。

  确定好了目标,潆潆也算是给自己所剩不多的日子小小的规划了一下,她现在首要任务就是改变自己的形象定位,好好争取在林潇心中留下一个好印象,一个不会见到就像打死她的印象。

  林潇在片中的设定是个性格冷漠,阴暗扭曲的变态男配,喜好就是折磨之前的罪过他的人,片中有一个经典片段,北宋崇宁二年,当朝太守高俅在宴会上寻人去刺杀林潇失败,刺客反被林潇擒住,林潇并未对刺客进行审讯,只命人将犯人扒光衣服,固定在铁板上,然后用滚烫的热水浇到犯人的身上,反复几次,直至浇透,然后,刽子手用铁刷一下下地去刷犯人身上的皮肉,直至皮肉刷尽,漏出白骨,犯人气绝身亡而止。手段残忍令人不敢直视,自此之后,林潇的心狠手辣的名声更是钉在了众人心中。

  具体为何林潇性格会如此乖张,影片确实没详细表明,林潇的登场除了初期受辱后,便是入仕执权了,但本着人之初,性本善的心态,只怕与林潇寄人篱下受人冷眼侮辱有一定关系。这段时间也是潆潆的转机。

  电影毕竟不如小说和电视剧可以展笔挥毫细致描绘,好多情节一笔带过,所以为保万无一失,潆潆还是觉得有必要熟悉一下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毕竟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么,别还没等到林潇折磨她,她就被人识破,当作妖怪抓起来打死了,看来保住这条小命还真是得谨言慎行,步步惊心呀。

  心里这样想着,便开口唤了紫檀,让她进来为她洗漱更衣。实在不是潆潆矫情乐意使唤人,这闺房内的陈设还不熟悉,生怕漏了马脚。

  紫檀过来低声问她:“姑娘今日要疏什么样的发式,搭配那种样式的衣服呢?”未等潆潆想好怎么回答,紫云便已经抢过话去,“姑娘今次病了多日,这些小事还需的姑娘想着不成。”紫云白了一眼紫檀,看她像块木头似的杵在哪,心中越发不爽,“日前老太太不是命人做了件梅花纹的绢纱金丝绣花长裙么,拿了那件过来。”

  紫檀还是呆呆的站在那,目光怯怯的望向潆潆。潆潆倒是不怪罪紫云越过她去擅自作主,还好紫云出口解围,不至于尴尬,随口吩咐紫檀去取。

  潆潆卧床多日,身体也调养的好了不少,虽达不到面色红润,但好歹气色不错,坐在铜镜前的绣墩上。紫云自然的拿起梳妆台上的象牙梳,说道:“姑娘病了多日,还有些孱弱之色,不如今日梳个垂鬟分肖髻,配上老太太赏的那件长裙,一定好看极了。”

  潆潆点点头,紫云见此麻利的梳着头发,昨日心头的担心也彻底放下了,姑娘还是和以前一样听话,看来昨日是她多心了。

  林清扬是林府的嫡小姐,虽说董氏不受林家待见,但林清扬自幼养在老太太的身旁,单看这梳妆台上首饰,可见老太太对林清扬是实实在在的宠溺,才纵了林清扬这飞扬跋扈的性子。紫云自然是要哄好这大小姐的,平日的好处暂且不说,之后的婚事可全凭这大小姐作主了。

  “姑娘,进打算簪个什么花。”原主喜欢首饰,董氏娘家是皇商,董式出嫁时董家正是兴盛之时,董氏有一笔丰厚的嫁妆,在首饰上从来都是紧着林清扬买的,且老太太心疼林清扬,也时不时琢磨些首饰给她,所以林清扬小小年纪,但各样首饰都是有的。

  潆潆挑了支金质掐丝蝴蝶簪子,另配以银质镶宝石的珠花,满头的青丝挽成垂鬟分肖发髻,斜插珠花点缀,纤长的黛眉,秋水眸转,仿若盈盈带泪,肌肤甚是雪白,有一丝病弱却不显容颜惨淡,额头点了一朵嫣然绽放的红梅,正好配上了衣服上的梅花纹。

  不得不说,紫云的眼光还是不错,林清扬本就生的极好,不过七岁,便可见之后颜色,铜镜中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青烟,长颦减翠,瘦绿消红,真真一个我见犹怜的的病美人,穿上紫云选的绢纱金丝绣花长裙,还真配得上林清扬这个名字。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