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中秋家宴(4)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稨稨 2623 2019.10.25 13:13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

  明月高高的挂在天上,如海子的诗一般,像是黑暗中舞蹈的心脏。月下的人们各自落座,仿佛大戏拉开帷幕一般,护国公携家人被迎进门,你推我让的客套来客套去,总算坐下了,不知是主事看了谁的手势,摆摆手,戏台子上的乐师们便摆弄起了手中洋洋得意的乐器,开场戏是《天香庆节》,就这样热热闹闹,洋洋洒洒的唱起来了。

  宴内入座的宾客,此时就像许久未见的亲人一般,想来林家与护国公一家关系确实不错。

  “老夫人到。”宴门口的小厮传道。

  只见方才闲聊的人们已经起身站好,为表尊敬,护国公也由仆人扶了起来,起身相迎。

  “中秋家宴,本是自家小聚,儿孙们回家探望先夫,今日蒙护国公不弃院窄庭薄,看重与先夫情谊,老身记下也替先夫谢过。”人家的面子给足了,杨氏自然要还礼的。

  稀稀落座,掌事的一声令下仆人们鱼贯而入,转眼间桌上的鲜果就换成了开胃的前菜,戏台上咿咿呀呀也拉开帷幕,整齐的打开了开关。

  “老国公一路奔波,京城的宅院安置的可还随心,住的惯么。”杨氏主动拉开话匣,宴上护国公为长辈,下面着些小辈们不敢擅自开口。

  “一切都还好,军旅之人,日常走马飞石,累了困了不毛之地睡起来也香甜的很啊,哈哈哈。”护国公看来是个极为爽快的人,年逾六十,说话依然掷地有声,力气十足。

  “国公为护家国,实在辛苦,今次总算回京生活,晚辈们也是喜不自矜,家父在世常提起老国公,最是羡慕国公这样驰骋沙场的人,还说若是下辈子为人,必向您样投笔从戎,瞭望疆场。”林大爷开口说到。

  话说这波马屁真是没什么水准,林家向来重文轻武,总觉得舞刀弄枪比他们低了一等,还老太爷来生,你怎不许让你儿子当兵呢,真是有趣。

  果然他这话说完,杨氏和护国公都不是很高兴,杨氏觉得林大爷不该扯上老太爷,显得老太爷比护国公低一等似的,护国公则是绝的这林皓璋为人不稳重踏实,有些许阿谀奉承之气,为人不喜。

  只回道:“正是,老夫年岁渐长,征战沙场只怕累计旁人,也想过过这安稳太平日子,享受天伦了。”

  众人称赞了一番,总算过了尬聊的阶段。

  潆潆实在不习惯这样推杯换盏,你来我往,假里假气的场面话,趁着众人正欢,领着紫云悄悄溜了出去,透口气。

  “姑娘,还是早些回去吧,若是被人发现,定是逃不过被责罚的。”紫云时不时回头观望,担心的说着。

  “这会儿人多,没人会注意,你在这畏畏缩缩的,贼头贼脑的才容易被人发现呢,低着点。”潆潆见紫云那样子,就像是第一次逃课的小学生,莫名的好笑。

  “奴婢才没有贼头贼脑,您是不怕了,万一事发责罚的是咱们这些奴婢。”紫云嘀咕抱怨着。

  “别说了,快跟上,透口气多好呀,闷死了。”潆潆到了竹林后方的池塘,今天晚上难得的清净真是太值得珍惜了,不禁张开双臂,拥抱月亮,看着眼前的景象说到:“这正是十亩之宅,五亩之园。有水一池,有竹千竿。良辰才不负眼前美景。”

  紫云看着潆潆,听的愣愣的,不知道这姑娘又说的什么话,奇奇怪怪的。

  “咻~”好像有什么掉到池塘中了。

  “谁,谁在哪?”紫云疑神疑鬼的问道。

  “姑娘别怕,我不是坏人,方才从席间出来,恰好经过此处,见此美景停步于此,方才见姑娘过来,怕惊到姑娘,这才···这才···“说话的人年纪不大,还透着点羞涩和可爱,倒是有点好奇说话之人的庐山真面目了。

  “你是护国公家的小世子么。”潆潆从紫云身后站出来,问道。

  “我是童洛,你是林家的姑娘么。”这小公子说着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潆潆也看到了这位传说中的童世子,十三四岁的年纪,生的唇红齿白,五官俊朗,像是网球王子从漫画中走出来了,真是好看,不禁让潆潆对比起林潇来,林潇有几分清秀,算不上大帅哥,倒是有点现代流量明星的感觉,搁在古代,有点女气,着实不是很吃香。

  “忘了自我接受,我叫林清扬,你怎么走到这来了,也是被无聊出来的么。”好看的人,总是让人有聊天搭讪的意向,林清扬还故意露出了一个自己对着镜子练了好久的笑容。

  果然很有效果,看着他的人脸更红了,眼睛左右转着,不知道到要把目光放在哪里。

  “只是觉得里面闷得慌,出来透透气,你方才念的什么诗。”童洛小朋友好奇的望着潆潆。

  “这是白居易《池上篇》,前几日学堂先生教的,方才看到眼前的景色,正好合上了这首诗,不自觉地吟了出来。”潆潆忍笑说到。

  “林家果然书香大家,姑娘小小年纪,竟也是出口成诗,真是厉害。”潆潆本是玩笑的说着,却见童洛一脸严肃的说到,仿佛眉眼之间还有些许小吃惊。

  “没什么厉害的,我平日里闷得很,只有诗书什么的可以打发时间,其实也就记住那么几个,正好今天卖弄被你听到了而已,哪像你可以纵马奔驰,多酷啊。”潆潆最想骑马,之前看穿越小说的时候,曾经幻想过自己是古代女侠,一身轻装,武艺高强,策马飞扬,行侠仗义,快意恩仇,真是想想都能笑出声来,哪像现在,就这样困在高门大院里,勾心斗角,步步惊心的。

  “是呀,我也觉得平日里纵马扬鞭,最是快活,不过酷是什么意思啊。”童洛自从回到京城,就被家里人严令禁止,要收敛性子,不能像在边关一样,要学习官场礼仪,又要有师傅传授策论,但自己实在不喜欢,不想今日倒是遇到个和自己脾气相投的小姑娘。

  “那改日你能出去了,我带你找个地方纵马如何,正好我近来知晓一个好去处,最是合适了。”聊的高兴,自是要约着出游。

  “好呀,不过我极少出门,京城里,女儿们管的严。”潆潆一颗红心,却没有两手准备,不禁有些失落。

  童洛看出了潆潆情绪的变化,自然知道原因,“要不等那日我母亲回来了,让她唤你去,这样咱们再出去完。”

  “好呀,那咱们就这样约下了。”潆潆一想到可以出去玩就开心的不行,一下子整个人都开心的不得了。

  “不早了,咱们还是回去吧,不然别发现可就不好了。”潆潆出言提醒道,毕竟身边的紫云在一旁脚都要跺碎了,也不怪紫云胆小,今日的林府上下都是提点过的,一但有什么错处绝不会轻饶,不然凭着早前的性子,肯定要在世子面前扭捏一番的。

  ”好吧,是不早了,回去吧。“男女有别,童洛不能和他们一同回去,只能原路返回,不过回去的脚步确实轻快了不少。

  潆潆再回席间,发现早前的话题貌似还在进行,真是有些压抑了,今晚家宴除了为照顾年长的杨氏和护国公外,其余人的桌子,皆以矮桌为主,更是难受,要不是碍于桌子高度不够合适,潆潆真想用手托着下巴,借以示意自己的无聊。

  童洛看着下面无聊的嘟着嘴,玩着自己绣包上的流苏的小丫头,突然觉得没有那么无赖了,只想着母亲能早点回来,接这个妹妹到家里玩。

  相比之下潆潆此刻的愿望,倒是简单的多,只希望这场宴会能早点结束,一则是无聊,另一则就是担心林潇,不知道那边怎么样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