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怀疑身份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稨稨 2253 2019.10.28 22:14

  寂静是深夜的主题,百霜院今日明显更换了别的主题,案上的油灯被偷溜进来的微风撞的轻轻摇动,还爆出了一个小花,只可惜完全没人想要欣赏它。

  “你个小娃娃,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你还要不要问你这哥哥的病情了,可不是老夫说错了,只是稍后再找你们这个不懂事的长辈们算账。”老头全无尴尬之色的,说着连潆潆都觉得尴尬的话。

  但既然人家给了台阶,潆潆子自然要接着的,“先生说的是,方才是晚辈出言不逊了,只是一时心急,我家兄长现在情况怎么样。”

  看林潇躺在床上,面色平和看来之前的症状已经被这老头用了药,而且情况不是很好,不然这老头也不会直接一顿邪火撒在自身上。

  “你这兄长小小年纪,胸中郁气堆积,以致风寒入体,原本这样的小病也不打紧,只是他日常大的营养跟不上,郁气又迟迟不能得到排解,总是这样积压在体内,小病成痨,若不是今日来的及时,小病也是会要了他的命的。”老头是个古板善良的人,所以看着这少年在这样堂皇富丽的庭院内,卑贱如杂草一般,挣扎求生,奈何时运不济,命运不公。

  “是我们不好,没能照顾的好,但是还请先生理解,这样的情况不是我愿意看到的,也不是我能控制得,今日先生愿意从别门进院诊治,晚辈实在感激,但还请先生言明如何能根治我兄长得病。”潆潆知道林潇一直不忿于林府,但只因影片之中得先入为主,总觉得他生下来就是无坚不摧,冷血无情地,却不知道他是经历了什么才变成现在这样的。

  “我已经写了药方,持续服用下去不日即可痊愈,但其体虚根浮,这本是小症,若之后郁气还是如此,只怕日后今日得情况还多着呢,说不好什么大病会要了他的命。老夫医得好病,却治不好心。”一番交谈,这老头完全忘记面前的是一个小娃娃,听着方才的对话,其中自有难以言说得身不由己,越发感叹这大院里得是是非非。

  “真是有劳先生了,日后只怕还有麻烦先生得时候,诊金什么得先生开口,并非以金钱辱没先生声誉,仅是感谢先生愿救我兄长,不问其中缘由,但请先生之后也一样不要声张,晚辈必然感激不尽。”潆潆怕给钱触怒了他得臭架子,才包装了一下自己的马屁,尽量不要漏骨。

  老头眼中带笑,戏谑的看着潆潆,“果然是大户小姐啊,不仅出手阔绰,出言也别有用心呀。”

  “先生玩笑了,潆潆并没有旁的意思。”自己包装的马屁,吹破了也得自己挺着,臭死也不能表现出来。

  “哼,老夫不和你这小娃娃计较。”说着提起药箱就要走。

  “先生,晚辈还不知您怎么称呼,敢问高姓。”潆潆唤主老头,说了半天还没问人家姓名呢,真是有点尴尬了,毕竟之后还要麻烦人家,当然要问清姓名。

  “不高兴,老夫很不高兴,具体的方子和注意事项已经和外面那个丫头说过了,走了。”说完就径直离开了,一点不拖泥带水。

  “没惹他呀,怎么人一阵鬼一阵的,真是奇怪的老头。”潆潆望着门口的方向自言自语道。

  床上人的还如刚才进来时看到的一样,安详的睡着,是见到林潇以来从没在他脸上出现过的那种宁静和祥和,潆潆坐在林潇身旁,将手搭在他的额头上,高烧还没有完全退却,脸颊被烧的红红的竟然还有点可爱,梦中一定很美好吧,可以和现实中见不到的人团聚。

  不知为什么,潆潆穿越过来,出了刚到这儿时,梦到过一两次现代的家人,之后就再也不曾梦到过,也没再享受过毫无芥蒂的感情,所以对于林潇,潆潆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因着他是自己的转折也好,都是孑然一人的孤寂同情也好,总是觉得自己不想让林潇经历原本那些设定好的折磨虐待。

  一时有些走神,静静的盯着林潇看着,紫檀进来送药时就看到,望着床上人入神的姑娘,“姑娘,姑娘,林萧少爷的药好了。”

  “哦,给我吧,你去看看知了,之后的药可都抓回来了。”潆潆本想看一眼就离开的,若是太晚不论回一边都容易起疑,可眼下林潇状态实在不好,总是想等着退了烧才好离开的。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原本只剩下呼吸声的寂静房间,响起了一声虚弱冷酷的问话。

  潆潆条件反射的被吓了一跳,“什么···什么目的。”说完才反应过来,林潇的意思,不禁有些生气。

  “你觉得我应该有些什么目的,或者你认为你现在还有些什么我还贪图的,难不成是你的美色吗?”气急反笑,潆潆也是奇了怪了,哪里来的自信,她是看了剧情的才会讨好他,可是对于未知剧情的人,怎么看也不会觉得潆潆对林潇好是因为什么目的吧。

  “你···”估计被潆潆一句话噎住了,一口气没倒过来,被自己呛到了。

  “生病还这么大火气,怎么发烧还能给你加温么。”潆潆嘴上不依不饶,手上却自然的放下手中的碗,去为林潇一下一下的顺背。

  “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林潇执着追问着,方才自己睡着时,依稀听到了林清扬和大夫的对话,身不由己么?她不是林家嫡长孙女,生来就受人宠爱,嚣张跋扈不把人放在眼里,为什么言语中确是无限落寞呢。

  “不是说了么,之前落水时脑子开了窍了,觉得之前自己太过分了,现在要好好弥补,避免之后被打进十八层地狱。”潆潆实在有些不耐烦,觉得这种话费心去编更不容易被相信,何况对面的人还是个人精,所以还是let it go。

  又一次,房间重归平静。

  潆潆说的话林潇自然不信,从林清扬近来的种种表现来看,完全是换了一个人,加上之前落水病危的缘故,这就不得不让林潇联想道鬼神灵异上的事了。

  诺大的院子,不会轻易换了一个人,更不会这样悄无声息毫无破绽,纵然日日服侍得人也无法分辨,若不是换了一个人,那边只能事被什么东西附了身。

  而且这人还不会伤害自己,自从出现以来,一直在想方设法得讨好维护自己,黑暗之中处久了,黄豆大小得光亮也是极为珍贵得,既然她不偏不倚的闯进来,以后在想离开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不管她所图到底为何,哪怕是别有用心的温暖,也是他孤身度过绝望寒冬的一丝希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