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林航处境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稨稨 2012 2019.11.28 10:38

  “还不是怕扰了你看书,想着和紫檀随便走走,这一下可真是一去不回头了,绕着绕着竟找不到回来的路,还好遇到林航。”说着话,嘴上抱怨着,又拉着林航做到软榻上,看着林航身上这脏兮兮的汤汤水水。

  “你这是怎么弄得,身边伺候的婆子们也不管么。”潆潆不得不怀疑二房是不是有虐童的可能。

  “是我自己不小心,碰撒了晚膳的汤食,这才弄了一身。”小表情一摆,还真是可怜的不得了。

  潆潆整个人母性都被激发出来了,“你的汤食放在哪二,怎么会碰撒到肩膀上呢。”

  林航没有说话,只是肩膀一耸一耸的,摆明了这件事另有隐情的样子。

  潆潆抬起他的脸,看着黑曜石般的眼睛里,含了好大一颗泪水,越发让潆潆想知道这其中的原委。

  “你先别哭,你可愿意和我说说到底是为什么,我和林潇哥哥也好想个法子帮你们。”这狗屁的宅子,到底还有多少光照不进的地方。

  林潇在一旁看的可以说是津津有味的,这小家伙的演技倒是还不错,知道怎么样子招人喜欢,什么样子惹人怜爱,什么姿态让人容易放下防备,这林府倒是有个聪明的,只可惜,还太小。

  “咕~咕~”本来煽情的场面被这个不合时宜的声音打破了,重点还不是一声,还是此起彼伏的那种,看来潆潆和林航都饿坏了。

  “紫檀马上就过来了,你晚些回去,身边的婆子会不会···”潆潆不知用什么词来委婉的能不然林航的处境更加尴尬。

  “不会,她们给我送完晚膳就会房间里休息了,不会为我守夜的。”这次回答倒是干脆利落,只是倒是让人更加心酸,咋如何跋扈的奴才,也不会这样明目张胆的欺主,除非是主人家摆明态度不在乎了的人,像是之前的林潇。

  可是林航再怎么庶出也是林家的子嗣啊,况且这林清芬的待遇也还是不错的,虽不比自己,但是好歹吃穿也是不愁的。

  本想刨根问到底,却被紫檀推门而入带来的饭香给勾住了,那边稍后再议,今夜有的是时间。

  “姑娘,少爷,先用膳吧。”紫檀和知了摆放好饭菜就退了出去,潆潆看着满桌的菜肴,旁边的林航也已经眼睛掉进了菜里,完全不能转移片刻。

  “先吃饭吧,填饱肚子是大事。”紫檀实在是太了解潆潆了,这一桌子麻辣鲜香,太适合饥肠辘辘的小馋虫了,辛苦她一个人提过来。

  爆炒茶树菇,冬笋豆腐羹,松鼠桂鱼,藕粉桂花糖糕,干连福海参,还有一道五彩牛柳,简直了,都是潆潆最爱。

  一顿饭只有林潇细嚼慢咽的品着自己嘴里的菜,再看那两人,狼吞虎咽食不知味一顿狂扫,简直是人形垃圾桶。

  这样的时间,让林潇觉得,夜,这样长~

  寒来暑往何时了。世故催人老。一人口插几张匙。何用波波劫劫、没休时。

  饥来吃饭困来睡。莫把身为累。谁能较短与量长。落叶西风一梦、熟黄粱。

  “唯有美食不可负啊。”潆潆摸着自己的肚皮,吃饭睡觉是自己最喜欢的两大“消遣”项目。

  “哥哥,你有没有小一点的衣服啊。”吃完饭才想起来,林航还一直穿着脏衣服呢。

  林潇的东西从来不喜欢别人碰,况且他的衣服本就不多,这样贸然开口真是有点让自己无措,是不是有点草率了。

  “知了,取一件我的衣服过来,给林航小少爷换上。”言语中平静,平静···

  全然没有半丝不耐烦,倒是不由得让潆潆细看了林航,他竟有这样的面子么?

  “来吧,吃饱喝足了,继续刚才的话题。”潆潆一把拉正了林航的身子,让他能够正面对着自己,不好逃避。

  “什么?”这死孩子还在这装听不懂。

  “你这衣服是怎么弄得,为什么身边没有人伺候。”八卦之魂燃燃勾起,绝对不能让他都比过去。

  林航看着潆潆眼中的坚定,知道今天非说不可了,倒是也没什么,说不定日后的生活改善全看眼前人了呢。

  “我身边的嬷嬷们都不是很喜欢我,她们平日里只是将饭菜送过来,并不多做停留,今日饭菜放的位置高了些,我取饭的时候没抓稳,结果整个碗砸下来,汤水就洒在我身上了,没什么的汤水一点不烫。”林航这个讲故事的人没怎么样,听故事的人受不了了,潆潆控制不住的哭了出来。

  可能是想象力太好了,潆潆总是联想到之前看的小白菜,灰姑娘,卖火柴的小女孩身上,这帮黑了心的老妖婆,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有意为难,不然好好的菜放的那样高做什么,谁家的少爷不是饭来张口衣服来伸手的。

  “她们这样你姨娘也不管么。”到底说尹氏也是为二房生了两个孩子,纵然身份低下,但是总还是要有几分体面的。

  “我不经常见我姨娘,除了逢年过节,我是不许去见姨娘的,而且就是姐姐,母亲也不喜我常见,姐姐也不喜欢我。”

  声音越说越小,头慢慢的低下去了,看不见眼中神色,但是林潇知道,他的眼中不是难过,而是嗜血的杀意。

  “是二伯母不许你见你姨娘的?”虽不了解二房的情况,但是上次中秋之时,初见秦氏,觉得是个温顺贤良之人,总是记恨尹氏,但稚子无辜。

  “不是母亲,是父亲不许我见我姨娘,父亲不喜欢我和姨娘呆在一起。”这句话语气和之前不同,有几分和潆潆相同的疑问,为何不许孩子见自己的母亲,清芬呢?也不许么。

  “那你和清芬是一直养在二伯母的身侧么。”二表哥林扬是个乐观的人,剧中也是个灿烂明媚的人,也是林府中结局最好的一个人。

  想来秦氏也是个明白人,不然也养不出这样性格的孩子,怎会苛待庶子到这样的地步,那不成也是二伯明里暗里许了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