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中秋家宴(1)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稨稨 2264 2019.09.30 14:01

  碧海年年,试问取、冰轮为谁圆缺?吹到一片秋香,清辉了如雪。愁中看、好天良夜,知道尽成悲咽。只影而今,那堪重对,旧时明月。

  林府难得这样张灯结彩的烟火气,潆潆一时间有些错乱,今日是中秋,合家团圆,这是多少个穿越的前辈们思家望月忧伤的夜晚呀,潆潆亦不能免俗,总算是要想念自己的家人的,在身边的时候不关心,现在···

  “姑娘,前几日夫人送过来的料子已经裁制了新衣,姑娘今日就穿这件吧。”紫云拿了衣服给潆潆过目。

  确实不错,这衣服是云锦织造的,造假相较于甄嬛传里的蜀锦还要难得珍贵,在看这做工,上身的襦衣极为精致,整个花色以海棠为主,宋朝以素雅为主,这襦衣也是较受欢迎的藕粉色,下身配的裙子是较深的粉红色,身上的装饰并不复杂,除披帛以外,只在腰间正中部位佩的飘带。为了让自己在家宴上能大放异彩,看来董氏真的是下了血本了,这一套装备真真是太土豪了。

  潆潆这次只猜到其一,董氏这身衣服是寻了城里最好的绣娘裁制的,一则想让潆潆艳压群芳,嫡长女的身份不让人小瞧,二则就是为潆潆之后考虑,这忠勇侯一家可是名门望族,家教森严,尤其男子除三十无所出不得纳妾这一条,董氏最是中意,所说是武将之家,但比起文人的阴损狡诈,武将的莽撞耿直可爱的多了,若是潆潆能够嫁入忠勇侯府,那也是美事一桩呀。

  “嗯,不能辜负了娘的一番心意,今日就梳一个百合髻吧,配前日祖母送过来的那个海棠簪花吧。”潆潆的长相在现代只能说是清秀,全然不如林清扬的精致明媚。

  “是。”紫云说着便开始动作,“姑娘今日家宴要谁在一旁伺候着。”这种大场合紫云自是不想错过,只是近来姑娘明显亲近紫檀那个木头更多一些,心里摸不准潆潆的心思,但总是要试一试的。

  “紫檀呢。怎么不见她的影子。”知道了紫云的心思,自然不能顺了她的心思,这样的场合潆潆可不想因为她出个什么差错,还是要稳妥一些。

  “一早便没看见着丫头的影子,不知道野到哪里了。”紫云赌气地说到,说着跪在潆潆面前,泫然欲泣的样子,真是···惹人厌烦。

  “敢问姑娘,可是进来紫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为何姑娘这般疏远紫云。紫云伺候姑娘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且不说紫云得娘还是姑娘的奶娘,若是紫云做了什么还请姑娘宽恕。”说着便叩起头来。

  潆潆不禁被气笑了,这是要摆出自己不念旧情,没有良心了呗。“呵呵~若不是你出言提醒,我到时要忘记了,你竟是个丫头,在主子面前不称奴婢反倒是以名字自称,不知道还以为你是那个小门小户庶出的小姐,我对谁好那不成还要你来说三道四‘、指指点点不成,你娘亲既是我的奶娘,也不过式受雇至此,难不成我是遗弃到你家被你母亲救活的么,想不到我房里竟出来个没规矩了。”潆潆不欺负人的说,好歹自己也是20几岁的人啊,还能让你个没上过学的小丫头欺负了,幼稚。

  紫云这下也是傻了眼,这下可以难收场了,以往姑娘总是不随了她的心思也会赏些什么,怎么今日竟··这般的不留情面,动怒至此。“姑娘,奴婢也是一时蒙了心,还请姑娘大人大量不要和奴婢一般见识。”紫云求请到。

  事已至此,潆潆决不能心软再给了她起幺蛾子的机会,前辈们穿越小说的经验告诉我们,斩草不除根,祸及到己身。所以还是一鼓作气吧,“今日既然话说到此,以后也不要近身伺候了,便去外室伺候吧,若在多说讨饶,我便回了祖母将你发买出去,退下吧。”盈盈不愿和她做过多纠缠,直接堵了她的话,哄了出去。

  紫檀不知房内发生了什么,照常进来伺候,只见紫云红着眼睛一脸怨恨的看着自己,紫檀一头雾水。

  “姑娘,怎么了么。”紫檀见潆潆也满面怒容,出言关心到。

  “没什么事,以后紫云便在室外伺候了,我近身的事便交给你了,让人看着些紫檀,不许她生出什么幺蛾子来。”潆潆还是担心会有祸根,看来得空要和董氏探讨一下生存之道。

  “是。”紫檀应下,不敢多说。

  今日林府众人要去迎老太太杨氏从祠堂归家,三房所有的人都要到,潆潆要见到林皓轩了,他这个还未曾谋面的父亲。紧张么?是的。

  “姑娘,要去给老爷,夫人问安了。”紫云催促着说到,毕竟潆潆很少见到林皓轩,而且依着林皓轩对董氏的态度,估计对于这个长女也不会有多看中。

  林皓轩极少歇在董氏院内,也极少回府常年在外游学公干,今因中秋家宴,自然要给董氏这个正妻点面子。春晖院修葺全然没有林府的书香之气,比较铺张干练,既然从商董氏自然不能让别人小瞧了去,既然咬文嚼字上比不过,那就直接拿钱砸死也好。

  “女儿林清扬,来给父亲,母亲请安。”未曾谋面的忐忑,所以潆潆自然要本本分分的熬过这几天,小心小心在小心。

  “姑娘,老爷,夫人请您进去。”紫玉出来通宝。

  进到内室,林皓轩和董氏已在准备早膳了,潆潆再次提裙像林皓轩请安,自己这个捡来的老爹,看上去还是很养眼点,有点斯文败类的感觉。

  “起来吧,坐下一同用个早饭吧。”林皓轩说着,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林皓轩只有潆潆一个孩子,有个外室一直养在宅子外面,并无所出,可能因着这个原因,潆潆觉得林皓轩不是那么可怕了。

  今日家宴,紫檀来的时侯已经嘱咐过了,这顿饭要潆潆伺候着,三老爷不长回府,所以回府这餐由潆潆伺候,一尽孝道。

  “秋来天寒,父亲用味清鸡汤暖暖身子吧,这鸡汤是母亲特命小厨房准备的,一早不食荤腥,特别提前过了一遍油水,让这汤既有鸡汤的鲜美,又少了油气腥味。”潆潆拿起在紫玉端着的托盘上面青花釉碗,盛了碗鸡汤放到林三爷面前。

  “嗯,近来倒是乖巧规矩了不少,为父平日在外忙碌,甚少过问你的生活,平日里好好听祖母对你的教导,听说已经入了学堂,那边好好识字读书,不要失了咱们林家的体面。”林三爷像模像样的说道。

  潆潆听这倒也有趣,多听祖母的教诲,全然不提母亲的事,转看董氏,面色从容,只怕也是习惯了的。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