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没头脑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稨稨 2204 2019.11.29 10:34

  “只有姐姐养在母亲身侧,我自记事之日起,便已经在现在的园子了。”林航也不知是何缘故让自己的亲生父亲厌恶自己到这般地步。虎毒尚且不食子,纵然是每日负责膳食的嬷嬷们也是不懂的。

  做好事是需要人教的,但是坏事不用,随心所欲只顾自己就可以。

  “对不起,这样好不好,以后嬷嬷们不给你吃饱,你就来百霜院或者琳琅院找紫檀或者知了,明天我去今天你带我出来的地方等你,然后带你去熟悉一下通往百霜院和琳琅院的路,但是悄悄的,不许人知道,包括你姐姐和姨娘。”。

  潆潆这种冲动型人格,总是不能好好控制自己情绪后延之后的冲动决定。

  并非因这这件事情是有多麻烦,而是这件事情本身的原因还没有弄清楚,林潇对于潆潆的冲动是不认同的,但是他知道在,这恰是潆潆身上难得的品质。

  这样不求回报,只是因为你过的不好,我便愿意施予援手,林潇不想毁掉潆潆的赤诚之心,尽管这不是生存的必要条件,但是这是林潇心中比黄金还要珍贵的东西。

  “为什么要帮我。”林航在感叹于潆潆竟然这么块近上钩了,最近林府的教育怎么跟不上了么,竟然这样简单的苦肉计也能中。

  董氏能以女子之身立足商业,想来也不是个没有心机的人,为何教出来的女儿竟然这般的···白痴。

  林潇在一旁看着林航的拙劣演技,也就能欺骗一下潆潆了,所有的事都是有风险的,那么就看怎么用这种风险了,找机会查清楚其中缘由,看看眼前的这道风险知不知道的被把握。

  又说了一些话,多半是林航在卖惨,潆潆在流泪,两人都陷入情绪不能自拔。,倒是一旁的林潇看的津津有味。

  潆潆在暖塌上圈着林航,两人周边是紫檀之前送过来的毛毯,百霜院的暖房总是没有琳琅院的暖和,所以每次来,几乎所有的银碳都用上了,窗户上随着室内温度的升高,产生的水汽也液化流了下来。

  “姑娘,很晚了,还是让奴婢将林航少爷送回去吧,不然被人发现了可就不好了,我们也要回去了。”紫檀像是一个合格的统筹,拿捏得当的提醒着什么时间该做什么样的事。

  “确实太晚了,你住的地方暖和么,要不要带床被子回去,方才的衣服呢···”像是出门在外的孩子回家,老母亲疯狂的搜集外出需要的东西,一股脑的塞到游子的背包里面。

  “不用不用,若是一下子房间里多出这么多东西,只怕明日一早,嬷嬷们会起疑的。”林航到现在倒是露出了一些真是的情绪,面上的尴尬和身体上的推脱都不是假的。

  “好吧,你自己小心,记得明天我们在那见,紫檀姐姐会在那个位置等你。”一再叮嘱,潆潆今天像是看来一部苦情电影,被电影里面的主人公感动的不行,只希望自己救世主一样,直接英勇救世。

  主人公走了,房间一下子安静下来,潆潆在暖塌上想着什么,林潇在书案之前看书,一动不动,此时的空气像是静止了一样。

  “哥哥,你觉得二伯为什么这样对林航。”潆潆还是百思不得其解。

  “不知。”明显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也不想停留在这个话题上。

  “哥哥,是不是今天我冒然将林航带过来你不开心了。”潆潆觉得今天的林潇不开心,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什么原因。

  林潇从书案后面走出来,走到暖塌前,做到潆潆身边,拉过放在一旁的毛毯将潆潆盖好,“你为什么对林航这样好。”

  “啊!”潆潆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这是什么问题,“哥哥不觉得林航可怜么,他这样小的年纪,不该被这样的对待,而且明显其中是有一些隐情的。”

  “那我呢。”你对林航是因为可怜,那我呢,也是么。

  后面的话林潇没有问出来,林潇知道眼前人不是从前人,但是却不敢坦荡的直接问出自己想问的话。

  是因为我也可怜么。

  “哥哥。”潆潆有些不知该如何去说,自己的身份林潇已经心知肚明,只是两人之间谁也没有说破而已。

  林潇有些回避似的没有去看潆潆的眼睛,他不敢看那双眼睛,怕其中有一丝丝的怜悯,这是自己不愿意见到的。

  林潇从不需要怜悯,黑暗和冰冷,哪怕是伤害都行,绝不可以是怜悯。

  潆潆觉得这个时候的林潇像是被世界遗弃的小狗,满身伤痕,呼喊求救,人类不等了解他的意图便已经伤害了他,让他自此也失去了对人的信任。

  “若我说想在冬天和哥哥一同取暖呢,这样的理由哥哥会不会觉得我可笑。”有些话不该再明面上说,便永远不要拿上来讲。

  “什么。”这样的回答倒是林潇没有想到的,毕竟从没想到潆潆会开门见山。

  “我和哥哥是一样的人,孤身一人,可是这样的冬天太冷。哥哥可能不怕,但是潆潆却挺不过去,只能靠近,依偎着哥哥,这样哥哥不会孤单,潆潆也不会冷。”这样的意思应该不会显着自己过分的物质把,自己总有种小三把大腿之前说的表里婊气的话。

  “哥哥,可以么。”潆潆实在不确定自己和林潇的之后的发展,这些话有一部分是真的,在潆潆心理,自己就是和林潇一样的人,孤立无援的面对世界。

  “我知道了。”林潇起身出去了,潆潆不敢叫住他,只能这样傻傻的呆着,片刻,下榻穿上衣服,唤了紫檀后回百霜院去了。

  不知道林潇能不能接受这样的理由,但是若是自己只怕也是很受伤吧,何况林潇这样敏感的人。

  潆潆走在回琳琅院的路上,一脚深一脚浅的,看的紫檀在后面心都要跳出来了,这样魂不守舍的,自己守在外面也未曾听到争吵,这是怎么了。

  “姑娘看路。”脚下一滑一下子向右偏去,失去重心,若不是紫檀一直盯着,只怕要摔倒雪里去了。

  “姑娘,方才和林萧少爷吵架了么,自打百霜院出来,就一直魂不守舍的。”紫檀有些担心的问道。

  潆潆知道自己的状态,自己努力着改变林潇对自己的态度,半年的时间终于有了转变,一夜回答解放前了,这样的结果不是自己要的,自己不就是想要活下去么,干嘛傻乎乎的说实话呢,脑子进水了么?

  有些懊恼了,为甚么面对林潇时自己总是这样没头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