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机器人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稨稨 2162 2019.11.30 19:20

    “没有,就是今天被林航的事有点不理解,你有没有听到过一些关于二房的事。”转移话题这个潆潆一直做的很好,除了在林潇面前。

  聪明人面前雕虫小技的表现最好还是不要耍的好,显得难堪。

  对,林潇是聪明人,之前自己在林潇面前的表现可能像是流量的演技吧,废柴到让人不敢眨眼。

  回到百霜院后,翻来覆去的不能入睡,折腾了半夜,才放过守夜的紫檀,安稳的睡去。

  林潇这边情况基本相似,只相对潆潆效果较好一些。

  林潇不知道自己要气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问出口的话,到底想听到什么样得回答,只是在听到潆潆的回答之后,一时之间不知道要如何面对。

  取暖?自己不也是一样么,把潆潆当作一盏明灯,帮自己驱散黑暗么,为什么又听不得这样的答案呢,难不成非要从潆潆口中听到什么互相利用的话么?

  林潇受不了自己的矫情,这是怎么了,无法平静的心像是海上的巨浪,望眼过去不起波澜,实际上巨浪狂风不止,翻涛覆浪。

  窗外风清明月,今天的夜,格外适合练字挥毫。

  林航被紫檀送回来,总觉得这一切不是很真实,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什么林清扬耍人的新法子,明日要不要去约好的地方等着呢?

  一轮明月,两番热闹,三种心情。

  昨夜辗转半晌才入睡,一早上又被紫檀摇醒,这丫头是疯了么,难道她就不困么,不是许了她今日休半日的么,这是要干什么?

  “紫檀,昨日没睡好,不是和你说了么,今早要晚起一会。”潆潆实在是有些不耐烦,还是睡觉最舒服,什么糟心的事请全都不用理会,还可以根据自己所想,编造一个完美的好梦。

  “姑娘,老夫人派了张嬷嬷过来,说是请姑娘到鹣鲽院去用早膳。现已在门口候着了。”紫檀一晚上没有好好睡觉,本想着上午一定好好回去补个觉,结果正好遇见老太太身旁的嬷嬷,想着上次的事,直接一头扎回来了。

  “张嬷嬷?祖母要我过去吃早膳?”总有一种人,只提一下名号就能吓退所有的瞌睡虫,瞬间精神百倍,神经紧绷。

  “快~快~给我梳妆,哎呦~”潆潆急着起身洗漱,一下子忘记了身上的被子,险些摔倒在地,献出一个狗吃屎。

  要了命了,怎么突然之间杨氏就找自己过去用早餐呢。潆潆心中腹议到,整个内室一下子忙活开了,紫檀吩咐着丫头们抬水洗漱,更衣梳妆,忙进忙出,几乎拿出了最快的速度。

  “嬷嬷,祖母为何这样早的突然召见。”潆潆实在不安心,实在是想不通,自从上次罚跪家祠之后,杨氏一直不曾见过自己,纵然去请安,也以身体不适为由推脱不见了。

  “姑娘何来此问,老夫人这些日子一直身子不适不宜见客,所以姑娘屡次前去请安,老夫人怕将自己的病气过给姑娘,现下身体大好,自然是想念姑娘,请姑娘过去一见。”

  这样冠冕堂皇的话,倒是很符合杨氏的作风,难怪是杨氏身边的亲近,潆潆不禁在心中埋怨自己,何必多此一举。

  “姑娘不必担心,老夫人只是想念姑娘了,还请了大方的林霂少爷和二房的林扬少爷,林霖少爷随着大老爷办事不在府内,所以今晨早膳缺席。”林嬷嬷估计看穿了潆潆的担心,出言解释道。

  都在?这是把嫡出的孩子都叫去了。

  受刑的不知自己,突然潆潆的心也宽慰了许多,倒是想看看这到底是什么鸿门宴。

  “大姑娘到了。”张嬷嬷示意门内丫头通传,张嬷嬷为潆潆撩起门帘,自己并未进到房内。

  潆潆俯身进去,看见林霂和林扬已经到了,杨氏端坐着,面上挂着的是老人该有的慈祥和蔼,只是却不该是杨氏脸上的。

  并非是潆潆小气记仇,只是总觉得杨氏没有那么简单,尤其是见识了那日的气急败坏。

  “你来了,今日又起晚了吧,你这两位哥哥等你用早膳可是饿了好一会儿了。”

  杨氏冲着潆潆招手,示意她做到自己身旁来,言语上的打趣倒是让气氛更加的轻松和睦。

  这样的气氛却让潆潆觉得更加的诡异,“是潆潆来晚了,昨日晚上玩的忘了时辰,今晨也跟着睡过了头,耽搁了祖母和哥哥用饭真是过意不去,一会儿就让潆潆给祖母和哥哥加饭,好好惩罚一番。”

  这话说的倒是原话,一下子就把自己贴到了杨氏带出的情景节奏里,既然要演戏,那就圆一下自己这个演员梦吧。

  “哈哈哈哈,你这张嘴呀。”潆潆一走近,杨氏就拉着潆潆的手,轻轻的点了一下潆潆的额头,这场景若是被定格成画,只怕只会让人联想到家庭和睦和儿孙绕膝的场景吧。

  “前些日子祖母身子不爽,孙子多次请安都未得见,祖母可是大好了,今早上祖母遣人唤我过来用早膳,孙子便知道,祖母肯定是病重太想我们了,所以才这样一大早就唤我们过来吧。”林杨这个性格真的是招人喜欢。

  当然不只是性格,主要长得真的是很帅,是标准的阳光型花样美男,这样的人配上一个开朗的性格,怎么会不得长辈喜欢,杨氏被他这番俏皮话逗得笑个不停,倒是真实了不少。

  “扬哥的嘴是抹了蜜了么,怎么今日说的话都是甜的。”好话谁不喜欢听。

  潆潆落座后,丫头们便端着菜饭鱼贯而入,席间林杨和潆潆自然是顺着杨氏聊天,扯一些自以为有趣的事,博人一笑,林霂一直是安静得,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偶尔会被林杨逗得呛到,大多时间都是听着的。

  “你们俩啊,要是有霂哥一半的安稳,我就放心了。”什么叫做照顾全场,看看人家杨氏,早干嘛去了,干巴巴的静坐了一餐饭的时间,才想起来。

  “我有什么好的,父亲总说我木讷,让我多和扬哥学学才好。”林霂给人的感觉和他的名字反差很大,完全没有甘林沐雨的感觉,反而有点沉闷无趣。

  说话的时候不至于唯唯诺诺,但是确实被脑袋中教条捆得太紧,一举一动都做的很不自然得自然,像是一个混进人类世界的机器人,理论知识充沛,奈何时间跟不上,纸上谈兵而已。

  但是林霂却像是一个成熟完善得机器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