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日常讨好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稨稨 2148 2019.09.23 16:09

  “夫人,大姑娘过来了。”紫玉跑到内阁转达夫人。

  董氏在整理商铺的账本,中秋准备给伙计们发些福利,正在核算账目,听到紫玉通报潆潆到访,倒是有些惊喜,潆潆不喜董氏经营商融,平日不到春晖院,今日怎么竟到了。

  “娘,中秋将至,女儿过来给母亲请安,初秋天凉,母亲出入可要多添件衣服了。”潆潆知道董氏平日出入商铺打理,一幅男儿做派,但是越发强悍的人,才越脆弱。

  董事闻言心下感动,潆潆病后确实长大了不少,自打杨氏教养潆潆后,母女关系愈发冷淡,平日年节也不会到内院特意拜访。

  “今日这是什么风,潆潆可以又有什么喜欢的首饰了。”董氏打趣道。

  “娘惯会取笑孩儿,只是觉得中秋将至,母亲命人给女儿裁制新衣,女儿想着不知母亲可曾添衣,所以才带了紫檀过来。”潆潆此话绝对出自真心,平日与董氏接触不多,但是上次的事,潆潆知道董氏对自己的关心绝对不是假的,潆潆现代的父母也是整日忙于工作,对她的虽没空陪伴,但是同样的关心不是假的,潆潆不能尽孝在父母之前,所以更加珍惜这段和董氏的母女之情。

  “潆潆来探望竟是空着手么。”

  “啊···我~”潆潆一下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有些尴尬了,空手拜见确实有点不礼貌,但是真的没有想着给董氏带些什么。

  “娘开玩笑的,潆潆能来看娘已经很开心了。”董氏摸着潆潆的头顶,眼里是化不开的宠爱。

  潆潆将路上遇到的氏事说与董氏听。

  “换了位置,小厮将书摆错了。”董氏不以为意,全然不放在心上。

  “不是摆错了,小厮说明明记得摆放正位,可第二日一早确换了位置,您说奇怪吧。”潆潆较真纠正董氏的话,董氏眼神稍稍有所犹疑,转瞬即逝。

  “估计是那小厮自己没记性放错了,不管他了,潆潆难得来一趟,可要留在清晖园用餐。中秋将至,记得去给老太太请安”董氏没将此事放在心上。

  “日前和清芬一起去过了,祖母近来在为祖父抄送经文,不喜我们过去打扰。”潆潆被岔开话题,也就没在执着询问。

  “怎么最近,你和二房那个丫头关系走的很近么。”董氏记得潆潆一向看不上庶出房里的孩子,最近紫玉回报也总说林清芬常往琳琅院去。

  “清芬还挺可爱的,软乎乎的可好玩了。”潆潆此话一点不假,自打林清芬经常到琳琅院吃些甜点,身材日渐圆润了。

  “好玩?潆潆,不可以戏弄人家···”不等董氏说完,就被潆潆接过去了。

  “娘,哪有事,只是最近看着清芬圆滚滚的,很可爱,才这样说的。”对着董氏撒娇还是比较自然,心理也是能接受的。

  另一边,林潇从灾星得名声坐实之后,日子过的倒是轻松自在,虽然饮食用度还有刻待,倒是成全了百霜院得清净,无人打扰,没了三天两头下人的骚扰,无意识看了眼门口的方向,中秋将至,林清扬忙起来挺好的。

  “主子,老夫人和大姑娘分别让人送了件长衫,天气凉了,布库房得奴才总是拖着咱们的,还好有老夫人和大姑娘想着。”知了自从上次杨管事的事后,对林潇知了有了丝丝敬畏。

  林潇抬眼看了下,心下了然,杨氏送来的是绸缎长衫,看着华丽贵重,实则单薄秋季穿着未免有些凉,林清扬送来的是锦缎长衫,上身带了褂子,看着不似那般华丽显眼,确保暖实用,虽说没有弄明白林清扬打的什么鬼主意,但是总算没有恶意。

  “收入内室吧,近来夜间天冷,既然布库的人未裁新衣,你也不用守夜了,这院子除了你我,不会有人再来。“林潇倒不是心疼知了,只是晚间出入确实不方便。

  潆潆从董氏的清晖院出来后,以溜食为借口,朝着百霜院方向散步,紫檀忍不住笑,每次姑娘都去百霜院碰一鼻子灰,然后就再找各种理由过去,林潇少爷每次见到大姑娘忍不住黑下脸来,场景很是好笑。

  ”哥哥,我来了,你在干吗呢?这几日嬷嬷们在教我礼仪所以没得空过来,想我了吧。“潆潆绽放笑脸,经过无数次打击已经脸皮越来越厚了,好在林潇已经习惯了。

  知了在院内打理庭院,上次潆潆提起打理院内的荒地,现在已经有了几分样子,潆潆仿佛已经看到明天春天的播种和秋天的收成一般。

  “知了你真是太能干了,百霜院被你打理得生机勃勃的,真好。”潆潆有种农产主梦想成真的感觉,自顾自地傻笑起来。

  林潇入住开始便住在东厢房,不愿麻烦便一直住着,西厢房潆潆让知了打理成了书房,虽然里面只有潆潆带的那几本书,和一写笔墨,百霜院的正房已经改成会客的厅堂,林潇听到这的时候,嘴角嘲讽的笑印到了潆潆的眼里,不仅让潆潆有些怨恨林潇的设定。

  整部影片林潇没有一个朋友,纵是后来认祖归宗也是相互利用,虽未表明,确透着背影也知道是孤寂一生。

  “哥哥,哥哥,我来了,你要出来么。”潆潆本着山不过来我过去的原则,觉得含蓄不适合她和林潇之前的关系,见林潇的房间悄然无声,便带着紫檀帮知了整理起院子来。

  林潇自潆潆第一句便听见了,只是从未见过这般厚颜之人,不知作何回答,只是在房中静坐默书,在脑中整理着昨日所读《孤愤》,门外是主仆三人叽叽喳喳嬉笑玩闹的声音,让林潇不经分了神。

  摇摇头,也是该换换脑子了,遍去瞧瞧在搞什么花样。

  推开门,午后的阳光去了正午的毒辣,柔和的落在脸上,暖洋洋的舒服极了,太阳晕开的光圈下,林清扬手里抓了把已经枯了的莠草,自得其乐的摆弄着,紫檀和知了围着她,比赛似的一起编弄着,身上沾了些许尘土,庭院大体被摆放了一遍,正房破落的窗牗被恢复原位,破了的窗纸明显被人清理过,漏洞的地方挂了一个很丑很丑的用草扎的娃娃。

  初秋时月,时和气清,本应百草衰败的季节,却隐隐给人一种郁茂之感,草木欣欣,可以导和**,畅人气血,让人神清气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