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什么意思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稨稨 2036 2019.09.17 09:46

  “我知道了。”

  潆潆听到林潇这样说道,重来一下,潆潆好像听到林潇这样说到,他知道了,他知道什么了?知道她不是林清扬,还是知道自己不会害他?为什么话都说不清楚,要不要问清楚?

  有种命运出现转机的感觉,潆潆陷入自己“问不问清楚”的纠结,全然不顾眼前还有两个奄奄一息的人的死活。

  “潆潆,你没事吧。”董氏风风火火的过来,紫檀来报时语无伦次,只说潆潆出事了,董氏心内着急,顾着林清扬的名声,又不敢显露惹人注意,现下见到潆潆,这才上下打量询问起来。

  董氏毕竟事处事之人,整体扫量了一下院里,基本情况已经心下有数,杨管事的癖好董氏曾听过一点,今日只怕是动了坏心思,林潇是否可怜董氏不想掺和进去,她自己的处境已经很难了,但是为何潆潆会出现在这里呢?董氏不禁看像潆潆,探究着望过去。

  “娘,今日潆潆和紫檀散步路过到这,便听见百霜院有声音,好奇进来看了一下,没想到这杨管事竟不要命的向我冲过来,还好哥哥冲过来将他打到,否则...潆潆真是吓死。”说着潆潆眼睛又红了起来,仿佛事情真是这样。

  董氏没有说话,整个事情董氏还不好判断,刚才潆潆那一声哥哥真是出乎董氏意料。

  林潇目光一直落在潆潆身上,他知道,林清扬在维护自己,但并未作声,林潇想看看她要找些什么样蹩脚的借口。

  “娘,怎么办呀。”董氏的沉默真的是让潆潆有些慌乱不知所措呀,不会是自己演技拙略被看透了吧。

  董氏这才回神,“潆潆别急,你先和紫檀回去,之后的事娘会处理。”

  “娘,今天的事真的不关...哥哥的事,你千万不要...”

  “娘知道了,听话,你先回去。”潆潆还想说什么,被董氏堵了回去,只好作罢,带着紫檀一步三回头的走回自己的院子,

  一来潆潆怕董氏降罪于林潇,二来林潇方才的那句话确实让潆潆心惊,若是这话到了董氏的耳朵里,加上刚才董氏的眼神,真是给自己短暂的生命加了一把催化剂呀。

  回到院子,董氏和林潇四目相对,眼神交汇处的审视像是利剑一样,像要穿透眼前的人一样。

  董氏从商也算是阅人无数,眼前这个少年,小小年纪周身透着阴翳危险的气息,方才发生的事不言而喻,可面前这个神色淡然,眼神中透漏着黑洞般深不可测的深邃,置身事外宛若自己不过是个看戏的人,董氏知道,这是个危险的人。

  董氏是商人,趋利避害是她的本能,董氏不想招惹他,但是若是两人都在同一条船上的话,未尝不能化成助力,董家倒了,自己和潆潆的靠山也就没了,眼前人倒可能成为一个好的选择。

  林潇在林府听过一些关于董氏的闲话,在这园子里是非黑白都在嘴里,摘摘捡捡的选择性听听,女人为商,可见其性格坚韧。经过今日之事,林潇知道,现在的他需要最基础的保障,像今日一般的羞辱,绝不能在重新上演一遍。林潇一生也不会忘记,杨管事压在他身上时的绝望。从长计议解决不了现在的困境,看着董氏的眼神,林潇稍稍清楚了些,羽翼未丰的他需要一层保障。

  “今日之事,还要感谢大公子于虎口救下潆潆,只是不知大公子可否解释一下,这杨管事在百霜院到底做了什么,怎么离开了百霜院便发了疯,难不成这院子真如下人们穿的那般,有着什么慑人心魂的妖法么。”董氏自然要顺着潆潆的话说下去,既然有心培养林潇坐自己的后盾,那自然还是要给个台阶的。

  林潇听着心下好笑,不纠结林清扬的身份,他现在怀疑林清扬真的随了董氏,这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只怕生来就会吧。

  “如夫人所见,杨管事平日不曾到访百霜院,今日只是于院门之外,吠吠妄言,既是妄言,林潇何必和犬吠计较呢。”林潇含笑回答,眉目间似带清风,从容不迫不经意间便拂过这些许疑问。

  “大公子不是在说笑,几句犬吠之言,怎得竟将这小童吓晕过去了。”董氏不依不饶想要将林潇问住,只可惜打错了算盘,林潇岂是这般容易被猎食之人。

  “方才杨管事院内妄言时,难免有言辞过激之处,知了虽不中用,却还是忠心护主,却被杨管事打晕,后被我移至院内,可有何不妥。”林潇像是棉花一样,你再重的拳打在棉花上,都没了力气,可能还闪了你的手。

  “公子巧言如簧,不知何以没降住杨管事。”

  林潇瞳孔微紧,稍有不快之色便又隐匿于深色之下,“怎么听夫人此话,竟是不悦林潇救下大姑娘一般,倒是林潇不解,望夫人赐教。”

  董氏知道没有看错人,看着昏睡的知了笑了笑,“公子救了潆潆,小妇谢过。”董氏和林潇都不觉得自己和林府有什么关系,自动讲两人面上的称呼略了。

  “后面的事不劳公子操心,只是还得公子成全潆潆名声,受些委屈,小妇自然铭记,之后此类事情也会于公子避而远之。”

  董氏这是向林潇递出了橄榄枝,这林府之内,林潇能够依仗的不多,哪怕保全自身,董氏今日的一番对话,既有心帮个手,林潇总要考虑其中原因,林清扬么?

  从商之人,自来处事圆滑周全,林潇不担心,林潇知道,今日之事一过,他这灾星的名声落实,却也变相的成了保护自己的屏障,很好,很好。

  转身走向屋内,可怜知了一直躺在地上不曾被人理睬,不知醒没醒来。

  果然,没过几日天便有了动作,园子里来了许多高僧、大师到宅子内驱邪做法,董氏说院子之内有邪祟作乱,饶的家宅不宁,林清扬屡次受惊恐有其中缘由。杨氏不喜董氏却也认定林潇不详,也就面子上驳了董氏几句,并未阻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