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男主死了?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稨稨 2214 2019.08.19 15:50

  见过杨氏,心中也总算是松了口气,这才打量起眼前的这个院子,杨氏住的院子叫鹣鲽院,据说是为了表达和老太爷鹣鲽情深,这个词还是老太太在早年偶然间听话本子的时候听人说起的,问了意思,便起了这样的名字,老太爷虽然觉得俗气,但到底顾念老太太的颜面,杨氏本就没读过什么书,若是在驳回这个名字,只恐受人嘲笑,故而也就依了杨氏。

  这院子打理的很是精巧,院内松竹虽多,确不见阴郁冷清之气,院墙下种的金银花已爬的满墙金黄,金银花三月开花,五出,微香,蒂带红色,花初开则色白,经一、二日则色黄。又因为一蒂二花,两条花蕊探在外,成双成对,形影不离,状如雄雌相伴,又似鸳鸯对舞,故有鸳鸯藤之称。园中调养金银花盆栽木苗,红金银花花蕾、叶、茎均为紫红色,集药用、观赏、绿化于一体甚是好看。看来这杨氏对老太爷的感情深厚,院内并未设有花园,而是改植药园,倒是少见。

  出了杨氏的院子,潆潆还是在想着如何接近林潇,贸然前去只怕会引人怀疑,且林潇也不是个傻的,在误会她别有用心就不好了。可是一直这样犹豫也不是事,果然凡事迈出第一步都很难。

  “姑娘,您怎么一直心不在焉的,可是还是身子不爽。”紫檀看着潆潆一直神色恍惚,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刚从祖母哪里出来,想着祖母说我是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还有些忧心。”潆潆试图像紫檀打听点什么。

  “姑娘若是但担心,以后离林萧少爷远些就好了,府中都在说林萧少爷是灾星,自他出生他本家就败落了,被老太爷带回来后老太爷便去世了,姑娘见过他几次,便也病的不轻,确实挺怕人的,但是自姑娘病了,老太太借故罚了他一次,听说也是病了,身旁无人伺候,还要受奴才婆子们的欺辱,也是怪可怜的...姑娘,姑娘莫怪,奴婢只是随口说说,姑娘恕罪。”

  潆潆哪里会怪她,高兴还来不及呢,这紫檀仿佛游戏设定做好的前情提要,真是太贴心了,“这倒也不怪你,我自生病后脑子一直混混沌沌的,若不是今日说起我都怕要不记得了,想来这林潇少爷被我来连累也是可怜,他现在在何处呀。”只有知道他现在的处境才能计划好如何接近呀。

  “姑娘好心并不责怪林潇少爷,我听厨房的秦妈说林潇少爷被移居到了百霜院。”紫檀压低声音悄悄的说到。潆潆在影片中不曾听过这个院子,“百霜院,我怎不曾听过。”潆潆心里想的便也说了出来。下意识看了一眼紫檀,见紫檀并不诧异暗中松了口气。

  “难怪姑娘不知,百霜院是处废院,在咱们宅子的后身,不是很显眼,听说原是给府中药师安置的,后来出了不好的事情,便被老太爷下令荒废了,那宅子......很怕人的。”紫檀说着。毕竟算是府中禁止谈论的话题,紫檀说起来也是小心翼翼的。

  “怕人.....,不好的事情......,为何我从未听人说起过,你是打哪听来的。”潆潆的八卦之魂被狠狠勾起,好奇心这东西,一旦出现还真是很难控制住。影片中对于林府只是简介大概,不想还有点没被发掘的小秘密。

  “我也是听宅子里的老人们说的,之前老太爷因故识得一个药师,怜其身世闵其才华,便将那处百霜院给了他,原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一处宅子而已,哪曾想这药师竟练邪术入魔,竟敢已孩子入药,后被去伺候的人发现,因为此事圣上还责怪了老太爷,老太爷也因此辞官回乡颐养天年,那百霜院也自此被封...”紫檀看看了周围,面带恐惧的说到,“附近伺候的人说,半夜还能听到孩子和女人的哭声,很是瘆人。”

  潆潆记得曾在书籍中看过胎盘入药的,且有记载名为紫河车。秦始皇曾命人沿渤海湾东行,巡视京都海疆,寻找长生不老之药。找遍天下长生不老的处方,竟是胎盘。秦始皇便将其推崇为长生不老药。自此之后,胎盘一直做为皇室养生之上品。清宫太医私传,慈禧太后在中年以后就长年服食足月头胎男婴胎盘,以养容颜。在美国女画家卡尔为慈禧所画的肖像中,慈禧虽时年过半百,却面容娇媚,风韵迷人,俨然一位中年贵妇,其养生美容之道中,胎盘的作用可见一斑。

  但直接以婴童入药,实在是变态,这故事听的潆潆背透凉风,宅院不过是普通宅院,但加上这个故事,却显得格外诡异。在这样的地方住下去,只怕心理健康的人也会吓得变态了。

  “姑娘可是害怕了,都是奴婢不好,说些闲话吓到姑娘了。”紫檀见潆潆面色不加,唯恐在下出点病来。

  “没什么事,这宅子在什么位置,平日里可会路过,你方才说林潇少爷生病,可有人前去医治。”这样的宅子已经够折磨人了,若在无人理会,任其自由自灭只怕林潇执权之日,非要灭了林家满门不可。此事竟还是因自己而起,哎!林清扬真是做得一手好死。

  怎么才能找理由去看看林潇呢,这真是个让人头疼的问题。

  “啊...姑娘,你没事吧,你这小厮怎么回事,什么事让你这样慌张,竟不仔细瞧着。”紫檀忙扶住潆潆。潆潆稳住身子看着面前的小厮,不过十一二岁,面容稚嫩,穿着粗布的宽衣,一个老式守旧的丸子头,面带惊恐,神色慌张,一口气还没喘匀就紧倒着下一口,好像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追着他一样。

  “大小姐赎罪,奴才不是故意的,是...”这小厮扑通跪下,方才跑的太猛,如今气没喘匀又急着道歉看着实在是慌张的一逼。

  ”你别着急,把气喘匀了,再说说是什么了不起的事,让你这样急匆匆的,可是除了什么事。“潆潆好奇这是发生了什么,按理说林家的下人都是经过择选的,不会这样不懂规矩的急急匆匆。

  ”是的,小姐,奴才本是百霜院附近花房的,今百霜院的张大娘病了,让奴才去给百霜院里的少爷送饭,奴才敲门没人应,进去一看,就...就看见林潇少爷躺在那,死了。奴才一时害怕才慌慌张张的跑出来禀告的。”

  震惊,怎么会,潆潆在心里着实吓了一跳,林潇可是大反派,还要权倾朝野呢,怎么这么快就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