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中秋家宴(3)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稨稨 1999 2019.10.07 21:51

  中秋月。月到中秋偏皎洁。

  月儿高高挂着,用自己皎洁光芒为地上的人们披上圣衣,中秋是月亮最圆的时候,也是月亮为人们渡去污秽披上圣衣得时候。

  红红的灯笼挂在房檐上,门口有大箱大箱的抬进来,像是过年一样,院内的戏台上,已经有班中小徒弟开始压场走板了,重头戏还没开始,精彩程度却已经可以想见了。

  “哥哥,今日中秋家宴,我来找哥哥一同出席。”潆潆在百霜院门口喊了好几遍林潇都不见他出来,今日放了知了回家,没人在身边伺候,今日要求府中所有人出席本次的家宴,本是害怕林潇的身份尴尬,这才过来迎他;另外今日接触了林家其他的孩子,觉得性格都还不错,想带着林潇过去见见,也免得林潇自己尴尬。

  “哥哥,你不应我可要自己进去了。”潆潆试探的推开门,原来门只是虚掩着,院内也没人。

  林潇一直住在偏房,房内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潆潆探头进去,书桌前没有人,塌上的被子是没有叠的,潆潆走过去看见林潇躺在哪里,林潇实在是太瘦了,竟然远看看不到人,

  潆潆探了下林潇的头,烫的厉害,估计是烧了一段时间了,屋子里还好有水,潆潆倒了杯扶着林潇喂下去,这样烧下去可不是事,要找大夫的。

  “姑娘,姑娘你在么。”紫檀好巧也寻过来了。

  “姑娘,总算找到您了,老爷已经派人催了好几次了,您要一同过去赴宴了,奴才实在是撑不过去了,这才出来寻您的。”估计是晚宴要开始了,今日杨氏再三叮嘱,决不能出现一丝差错,自己更是不能再这个时候出了岔子。

  只是······

  “紫檀,你今日不要随我出席了,去找知了过来,在寻个大夫来个少爷看病。”潆潆放心不下,但是不去估计明天躺在塌上的就不仅林潇一个了。

  “姑娘,我不和您去,你带谁呢,今日这样的家宴,总要有人伺候的。”紫檀的小心思也很明白,本职工作不干好,再大的理由也得被老太太赶出房做苦力去。

  “不是还有紫云么,今日先寻他应应急,总算她也还是知道规矩的。”果然好人一生平安的,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明智了,还好没有找董氏打发了她。

  “好吧,哪姑娘您快点回去吧,不然老爷真的要发火了。”紫檀知道说别的也没用,反正一碰到林潇少爷的事,什么都要推一推。

  “那你快去找知了,好好照顾少爷。”潆潆嘱咐道。这才一路小跑似的回了琳琅院

  “姑娘去哪儿了,一屋子的人看不住一个姑娘,你们都是干什么的。”还没进门,就已经听到自己那个便宜老爹在训下人,林家书香门第,竟然这样大呼小叫训起人来,只怕真是气坏了,潆潆深吸一口气,手指点了自己的额头和肩膀,像天主教祈祷一般希望能得到保佑。

  “爹,我回来了。”潆潆本来想稍作解释或者找个借口的,奈何脑子空白,再次坚定了潆潆好好学文化的心。

  “你去哪里了,家宴马上开始,潆潆,爹在嘱咐一下你,今天的晚宴不许出一点点的差错。可能怒气发出去了,所以自己这个老爹的语气倒是还算···还算和蔼,哪怕是咬牙切齿的和蔼,也是和蔼。

  “是的,女儿记住了。”潆潆再次保证了一遍。

  看着自己这个老爹看着自己,吸了口气便气冲冲的走了,潆潆吐了一口气,突然觉得林皓轩还有点可爱。

  “紫云,进来帮我再稍微整理一下。”潆潆发誓,自己在现代和朋友吵架都极少主动低头的,这次好吧不算是低头,算是···不管算什么,反正紫云最合适今天和自己一同出席。

  门外的紫云倒是有些许诧异,自那日之后,姑娘便疏远了她,这是?

  恭恭敬敬的进来,小心翼翼的为潆潆整理着,“紫云,一会儿你陪我一起去今晚的夜宴,你也稍稍整理一下,妆奁上新做的珠花,你挑一个戴着吧。”潆潆尽量做到若无其事的说出这番话。

  “姑娘,您···”紫云有些不敢置信,姑娘前一段时间果然是在和自己置气,现在气消了自然就好了,说着眼泪竟也流下了。

  “好了,快去收拾吧,刚才你也是听到了的,今晚不许出一点差错,不然我也保不住你。”

  “是,奴婢知道了,奴婢这就去。”紫云拿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收拾完毕,伺候着潆潆向内院家宴走去,这样的场合,潆潆真心有种上春晚的感觉,每时每日的排练,时时刻刻的准备,千叮万咛的嘱咐,终于过了今天就结束了,自己也好松了口气。

  潆潆和紫云感到内院的水榭处,只见女眷在亭中布置,男人们去了门口迎接护国公的到来,清芬不知什么时侯悄悄溜了过来,拉着潆潆说到,“童世子马上就要到了,你是不是有些激动呀。”

  “激动什么?”潆潆有点不解,虽然潆潆确实比较好奇这个童洛,但是总不至于用激动来形容吧。

  “嘴硬,谁不知道祖母有意和护国公府联姻,咱们家就你一个嫡女,不是你是谁呀,所以你未来的相公就要来了,你竟真的不激动。”清芬笑着看潆潆。

  潆潆这下真的蒙了,难怪那天杨氏特意叫自己过去,还一一介绍了一遍林家的堂哥们,原来是打着这个主意,难怪方才林皓轩竟联脾气都忍下了,不禁有些想笑。

  这下潆潆好奇心更重,而且真的有些激动。

  自己在现代不一定嫁的出去,但是现在这张脸怎么也得找个英俊潇洒的小鲜肉吧,潆潆不是很抵触这种政治联姻,因为总有种事不关己,置身事外的错觉,所以潆潆现在的人生格言是既然不想被生活强暴,那么就先躺好顺从,找到机会,一刀致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