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过渡期

潇潇沐色清扬自来 稨稨 1913 2019.11.24 15:04

  常来常往

  自打火锅这事以来,百霜院的伙食整体上有了质的飞跃,知了每日只去厨房领些青菜涮来吃,潆潆也会拿些体己来给林潇买些肉,毕竟正是发育期的男孩,营养还是要跟得上的,和林潇越是亲近,操心的就越多,总觉得自己有些老母亲心态了都,只怕过几年都要操心林潇的婚事了。

  入冬后天寒地冻,董氏和林皓轩的关系也随同天气一样,与日俱下,董事不知发了什么狠心,定要与林皓轩和离才肯罢休,潆潆虽然觉得这自然是好的,但是若真是离府自住,只怕之后的麻烦断不会少,这个年代和离后的女子,又加之董氏从商若是没了林府的名头庇护···

  这个样的年代就是这样,哪怕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只是一个名头也能劈出一个保护圈来。

  “紫玉姐姐,我来给母亲请安,母亲近来还好么。”挑着棉帘进门,身子没像往常那么快的钻进来,今日倒是小心翼翼的,护着些什么。

  “姑娘这是拿的什么,快进来,外面天冷,仔细冻着了。”紫玉帮着紫檀把厚重的棉帘撩的大了些,让这个护着宝贝的小仙童赶紧进来。

  “夫人在里面等着姑娘呢,快去吧。”紫玉用手掸了掸仙童身上的雪花,脱了外面裹着的兔绒披风,摸着小仙童的脸和手已经冻得冰凉,手里还捧着东西,自然的将准备好的暖炉放在仙童手里。

  潆潆没有接紫玉递过来的手炉,而是放轻脚步悄悄的像内阁走去了,背着手一副献宝的样子,如今比刚来时长高了不少,倒不至于手中的“宝物”越过自己去。

  “雪虐风号愈凛然,花中气节最高坚。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辗作尘,只有香如故。”把身子猫在门口,上半身探进来手中举着和紫檀在府中摘得桃花。

  “快进来,快把你手中得宝贝放一放,一路上抱着来的吧,这手都红了。”董氏拉着潆潆上了软榻,塌上备了软枕和毯子,矮桌上也放着糕点和酥油茶,一个翻身就滚上去了,暖呼呼的,巴适啊。

  “今日路过闻着梅花香,和紫檀找了好一会才找见种植梅花的地方,知道娘亲喜欢,特意摘了拿过来的。”潆潆将头朝着董氏肩头蹭了蹭,撒娇的说着,也不知那个倒霉手巧的工匠,害的自己和紫檀绕了好一会儿才找见,真是冷死了。

  “这院子的格局是老太爷亲自设计的,园艺公法是同园艺大师孙澍研究了数次得来的,你能找到也亏得你的小鼻子好用,能顺着味道找到。”捏着送上门来的小鼻子,点了点,看着桌案花瓶里换的桃花,瞧着像是美人梅,粉紫色的重瓣大花艳丽繁重,上面的雪花遇热融化,花瓣经受不住雪水的重量,微微倾斜水珠便顺着花瓣脉络滑了下来,倒是难得的妖艳。

  “挑的不错吧,我和紫檀废了好大力气才把枝头开的最好的给摘下来的。“

  “落成泥辗作尘,只有香如故。功课倒是不错,只是如今外面天寒地冻的,不许再到树枝上去采摘了,就让他们在枝头放着,母亲知道我的潆潆想着我就心满意足了,若是碰到了伤着了,可不是心疼是我了。”扫了扫心头的阴郁,自从闹着和离之后,董氏就一直有种林黛玉的忧郁气质,自怜自爱。

  潆潆不喜欢这样的董氏,总觉得初见时那个颇有些豪迈性情的女子才是董氏该有的样子。

  “今日潆潆想在娘这里用午膳。”若是董氏注定要和离,至少还有自己,总不至于像剧中那样孑然一身,一个人的坚强,只是因为只有一个人,不能不坚强,不该这样。

  “今日怎么不跑去百霜院饶你哥哥去,倒是要让春晖院今日不得安静了。”董氏和林潇结盟后,见识了林潇的运筹,越发觉得自己眼光不错,更是有意培养潆潆和林潇的感情,总是算为潆潆多个靠山,看目前林潇的打算,只怕日后仕途也不在话下,到时候潆潆的婚事总还算有个依仗,若是只看着林府这个金玉在外却虚有其表的空名声,只怕回委屈了自己的潆潆。

  “听说童洛世子曾来找过你,潆潆觉得护国公家的小世子怎么样。”

  潆潆嗅到了不一样的气味,这是要给自己找个娃娃亲么?

  “挺好的,上次世子也去了百霜院,没呆多久就走了,母亲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太极拳么,大学辅修的就是太极拳,不知道对方什么意思,自己预判危险的时候用这招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没什么,就是随口一问,前几日听闻童世子想到林府中拜学,真是在你父亲门下,这童世子家事显赫,心性也不似城中贵胄家的公子那般狂妄,倒是不错。”不简单的随后一说···

  “童世子竟然有意拜在爹门下,爹平常不收学生,这一收还是个受人瞩目的人。”潆潆在电影里可不记得这一茬,倒是有些兴致勃勃了。

  自从上次中秋的事,头一次在董氏口中平心静气的出现了林皓轩的事,哪怕就是蜻蜓点水,轻沾而过,但好歹平静的水面上出现了荡漾开的波纹,实在不容易。

  潆潆望着窗外的白雪,铺天盖地,触目一片雪白向皇上冰雪奇缘中的幻境,想来自己穿越过来也已经半年的,和林潇的关系已经向前走了一大步,董氏这边一时之间还不知道该如何改善,让之后的路做的顺当一点,潆潆很心疼董氏,董氏像是草原上的花,希望冰雪消融的时候,眼前的情况能过一起万物复苏,重建生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