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真神乐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四章 如芒在背

真神乐园 小名姐姐 2629 2018.10.12 23:22

  人群中的高翔惊呆了。

  他的女朋友小芷也惊呆了。

  小芷为了留住高翔,细心调查过他的室友,方长这个宅但是话多的人她自然也有印象,毕竟之前她室友小荀还说过方长死老扣之类的话。

  高翔听方长唱歌,他一不是粤语方言区的人,二又基本不听粤语歌,只是听着节奏,觉得方长唱得还不错,准备去打招呼的,结果……

  “女儿?”

  怎么感觉方长才搬出去两天,他们之间的距离就犹如隔了二十年?

  我这才谈女朋友呢你女儿都有了?

  这个女儿哪来的?

  他心中充满了求知欲,看向小芷,后者先是懵逼,再看到高翔的目光后,心思一转,也表现出一副求知欲。

  “好想知道这里面的事情啊!”

  听到自家女友都这样说了,高翔再也按捺不住心头求知欲。

  “走!反正是放假,跟上去看看。”

  两人跟了上去。

  方长穿过人群,来到花圃,站在陈晓昙面前,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怎么样?”

  陈晓昙跳将起来,叉腰道:“谁是你女儿?”

  方长伸手帮她正了正发箍:“你啊!”

  陈晓昙咧开嘴,露出两排好牙口:“小心我咬你!”

  方长目光在她虎牙是打了个转,忙挥手道:“别!伤丁!”

  陈晓昙显然没听懂方长这个高级段子,小眉毛一皱:“你说什么?”

  “你爸快下班了,再不走,我们干脆等陈深做饭给我们吃。”

  “算你狠!走!”

  两人出了广场,又去菜市场买了不少菜,全部交由方长拎着,陈晓昙则是在他身边,外放着歌,蹦蹦跳跳地跟着走。

  方长已经注意到了后面的两只跟屁虫,而陈晓昙,这小丫头心情显然很好,而且现世基本没什么危险,压根没担心会有人跟踪她。

  高翔和小芷跟了一路,心中震惊连连。

  “那小丫头不会是他女朋友吧?”

  “好鬼畜啊!这才多大?”

  “以前在寝室就经常听他自称有钉宫病,没想到啊……”

  “会不会是长得嫩?”

  “再长得嫩也没法啊!”高翔深吸一口气,“女儿都有啦!”

  “没想到啊!看上去浓眉大眼的,我还以为是个正经人。”

  “浓眉大眼?你确定?”高翔想起方长的模样,反驳道。

  小芷撇撇嘴:“我这是为了衬托气氛嘛!”

  “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好人!”高翔痛心疾首,“怪不得他住得好好的就要搬出去住,这……”

  然后方长猛地回头,相隔数十米嗓门依旧大:“我搬出去怎么了?”

  陈晓昙被吓了一跳,强忍住踩方长的冲动,把音乐一关:“怎么了?”

  高翔两人急忙找躲的地方。

  可是方长既然能转身呵斥,就杜绝了两人的躲藏,这俩跟踪不专业的正好在路灯底下,周围除了路灯杆子就再无他物。

  方长嘴一瘪:“我看你高翔长得浓眉大眼的,没想到也是个学人做贼的鼠辈!”

  高翔确实浓眉大眼,不是为了烘托气氛,更不是方长回敬他的话。

  没有办法,高翔两人灰溜溜地过来了。

  陈晓昙身上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是敌人吗?要不要解决?”

  方长给了她一个脑瓜崩:“现世哪有那么多敌人?”

  “嗷!”

  陈晓昙捂着脑袋,嘴巴气鼓鼓的。

  “哎!不对!”方长脑筋一转,再看着陈晓昙,心中满是惊疑。

  陈晓昙揉着头:“怎么了?”

  方长贱笑道:“嘿嘿嘿?刚才那么紧张干什么?还要帮我的忙,是不是……”

  陈晓昙十分不屑:“有敌人的话,会威胁到我老爸的,毕竟我们现在做的事,很有危险性。”

  方长眉毛一挑:“那你还这样没有警惕心?”

  陈晓昙冷笑:“我有一个天赋叫做血液倾听,有人想对我不利,只要靠近我一定距离,我都能听出来。”

  方长倒吸凉气:“你逼真牛!”

  陈晓昙洋洋得意:“厉害吧!”

  方长连连点头。

  高翔两人也过来了。

  高翔还是惊奇着:“方长,你真牛,女儿都有了。”

  方长压根没往歪的地方想,把陈晓昙拉过来:“来!见识见识,这是我刚认的女儿。”

  陈晓昙几乎要炸毛。

  高翔叹了口气:“没想到方长你是这样的人。我只是你室友,你的私生活我不会管,但你连我都骗,还以为我不知道吗?”

  陈晓昙一脸懵逼。

  方长明白他的意思,无非是认定了自己和陈晓昙有了个女儿,现在当着他的面不好承认,但之前的话也洗不掉,干脆就直接借着陈晓昙稚嫩的身形把话题圆过去喽。

  方长对高翔的想象力十分佩服。

  他正要解释,小芷却拉着高翔耳语。

  “说不定没有那回事,你看这个小女孩真的太小了,各种方面,生孩子的可能性太小。我觉得他是把这个小女孩当女儿养,然后父爱如山……”

  从某种意义上将,这两口子,很符合那句古话。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只是他们在玩家面前耳语,实在是太天真了。

  高翔的脸顿时变了,陈晓昙的脸色也在变化。

  终于,后者忍不住了。

  “谁生小孩?谁是女儿?什么父爱如山?”

  高翔两人尴尬不已。

  毕竟他俩说的的确不是好话。

  “好啦!这些都是在玩笑,这丫头是我朋友的女儿,和我很熟,我都是看着她长大的,也算半个女儿喽。”

  方长开始打圆场:“现在我住她家,这是出来买菜,顺便玩。你们吃饭没有,没的话去吃一顿呗?”

  陈晓昙的目光杀气在逐渐增加。

  方长无所谓,一般这样说别人都会拒绝。

  这是华夏的文化,相互推辞几句,方长再一句“不来就不来吧,祝你们今晚玩得开心”,两波人就可以拜拜了。

  果然,高翔纠结地道:“这好吗?”

  小芷因为之前的尴尬,想早点离开,但她看到了高翔眼底的求知欲,顿时急了。

  但还是要把高翔的面子做足:“这样不好的啦!”

  方长虽然和高翔同一个屋檐下,但对高翔的了解没有小芷多,根本看不出高翔眼底的求知欲。

  他客气地道:“就两双筷子,不麻烦。”

  高翔顺势点头:“那好吧!”

  陈晓昙目中杀气几乎凝成实质。

  方长顿时如芒在背,但自己揽的客,哭着也要招待。

  “那走吧。”

  两人便四人,陈晓昙也不跳了,只有方长偶尔尬聊几句。

  很快到家了。

  陈晓昙心里不爽,但该做的礼数还是做得到的,她拿出瓜果饮料,又打开电视,最后道。

  “wifi密码在电视柜上。”

  然后和方长闪进了厨房。

  在别人家里乱走很不礼貌,所以高翔只是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这里的一切。

  “说是朋友家,怎么没见他的朋友?”

  小芷在旁边指出陈深生活的痕迹:“鞋柜阳台还有很多地方,你仔细看,方长说的好像不是假话。”

  高翔有些蛋疼:“但是这货是外省人啊,也没听他说过这个城市还有什么认识的人。”

  “也许是人家没和你说。”

  小芷说着,瞟了眼厨房,方长很认真的在做饭,陈晓昙在给他打下手。

  两人的动作,不慌不忙。

  “而且你看,他们好默契。”

  高翔也看到了两人动作,就像兄妹一般,他和小芷都没这样的默契。

  实际是因为二者的神经反应超出常人,双方的指令都能很快完成,在做饭这种低强度的运动中,看起来就很有默契。

  如果是同级交战,就不会有这样的默契了。

  方长做饭的手很稳,但是心很抖。

  高翔这货怎么就不按常理出牌,怎么就来了?

  小芷不管,高翔可是认识陈深啊!虽然现在没什么事,但只要陈深回来,一切谎言不攻自破。

  “看来只有答应陈深的话了,我是个学生侦探警察顾问,破一个案子就有锦旗和500块的好市民。”

  不过陈晓昙的目光,依旧如芒在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