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移魂后的足球之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慷慨的新主席

移魂后的足球之旅 4wen 3396 2005.08.18 22:46

    “卡莱奥真是一个神奇的射手,而那不勒斯只是一支一个人的球队。”

  这是《都灵体育报》在赛后对这场比赛的评论。

  空阔的那不勒斯权力中心。

  掌握着俱乐部生杀大权的人们正聚在一起开会。不过领头的并不是纳尔迪,而是新任老板,电影大亨德劳伦蒂斯。

  “我要买都灵的埃曼纽尔.卡莱奥(Emaneule Calaio)。” 德劳伦蒂斯简洁明快地说,“向都灵队提出报价,我愿意花三百五十万欧元把卡莱奥买下来,钱不够的话我可以再加。”

  很明显,卡莱奥的那个帽子戏法打动了这个大亨。在他观看的第一场足球比赛里,卡莱奥做出了美伦美奂的表演,所以他觉得卡莱奥是一个神奇高效的射手,应该可以在他的足球剧本里扮演一个主要的角色。

  斯科格里奥想说:“不,我们已经有了马里亚诺。我们不需要加任何一个前锋。”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斯科格里奥点了点头。

  ※ ※ ※

  “马里亚诺的情况怎么样了?”

  “还是一样,已经五天了,还是下不了床,一个人躺在房间里。不过他的精神状态似乎有所好转。”

  一问一答的声音都显得有些感触。

  窗口的阳光很闹,从医院的窗口看下去,可以看见那不勒斯的大街上挤满了人,不远处的圣尼伦佐教堂隐隐约约传来祝祷的钟声,如果不是鼻端处传来的若有似无的消毒水的味道,刘文简直会认为自己身处在天堂和地狱的夹缝之中。

  刘文被刺目的阳光刺得眯了一下眼睛,他放松了肩膀,拉紧了领子,五色的阳光从他耀眼的金发上掠过,在他眼前漾出一团七色的华彩,他索性闭上了眼睛。

  ……贾尼尼给他传球,他用头球停球,加速摆脱了埃莫森——那个巴西人一直是他喜欢的球星,能够在球场上战胜他,金发少年的心情激动极了。

  ……接下去是萨穆埃尔,哈哈,这个阿根廷人虽然厉害,但是他也绝不是盖的,他用强壮的身体和加速度急停晃倒了阿根廷人,阿根廷人意外而恼怒的神情让他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然后是基伏,这位看起来清秀的罗马尼亚人有着极其强悍的力量,反应也相当敏捷。于是他就做了个漂亮的假动作——而且是一连三个,这是他学习加林查的成果。于是,皮球就顺着他完美的灵思而自由运转着,躲过了罗马尼亚人的阻截,在这一瞬间,就连他自己都肯定自己就是‘罗纳尔迪耶里’。他听见了那不勒斯球迷的欢呼声,他们在高唱着自己的名字。

  “FORZA MARIANO!”

  ……

  太阳逐渐西移,七色的华彩随之转变成白炽的光球,少年的回忆被太阳的热度打断了。

  刘文从床上爬起来,下了地,他想要把窗帘拉起来。

  他一瘸一拐地走过去,关好窗户,拉下雪白的窗帘,将阳光完全隔绝,试图重新回到黑暗中的床头,可是他却不争气的摔倒在地上。

  黑暗——黑暗笼罩了一切,刘文试图用肘部支撑起身体的重量,苍凉的火焰像要从两眼中喷射而出似的,只是他失败了。

  门打开了一条缝,一道光亮从门缝中透进来,照亮了整个房间。

  “马里亚诺,马里亚诺你在哪?”是珊娜的声音,如同耳边惊雷般的清脆声音使刘文身体整个弹起来,他再次试图站起来,可是脚踝******居然开始疼了。他忍住令人麻痹的疼痛,用全身力量站起来。

  珊娜吃惊地看着眼前的少年,他正以让人惊讶的毅力缓缓的站起来。

  “马里亚诺,你怎么能乱动?”

  珊娜的话让刘文的努力全部白费了,他沉重的身体再一次坐倒在地上。

  珊娜跑过去,想要把他搀扶起来,却被他一掌挥开了。

  “走开,我自己可以的!”

  刘文费了好大的劲才压抑住自己颤动的身体和鼓动不已的心跳,年轻的进球机器手忙脚乱地爬起来,试图摆脱眼前的困境。

  “马里亚诺——你……”

  珊娜凝视着眼前的少年,蔚蓝的眼睛里满是担忧、复杂的神情。

  “我起的来,珊娜。”刘文长吸两口气,平复起伏的胸膛,说道。

  于是,大象真的爬起来了,他的脚踝似乎一下子充满了力量,他平稳地站了起来,像一只真正的袋鼠,一跳一跳的地跳回床前。

  作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刘文并不希望珊娜看见他狼狈的样子。他从小就没有母亲,在成长的过程中也没有任何一位女孩离他这么近——这是爱情?这很好。可是他根本不信这一套。更何况,应该没有任何一位丘比特会糊涂到在相差五岁的男人女人身上乱射箭。

  ……

  两人在黑暗的房间里呆坐了很久,气氛有点尴尬。

  “你……”两人同时开口了,对看了一眼,又同时笑了。

  “你的——你的脚踝怎么样了?”珊娜问,说实话,她实在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其实,从开始到现在,在她看来,刘文在场上一直像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英俊、健壮,几乎无所不能,即使是受了伤也比野蛮人布鲁托强。可是问题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成为大力水手的奥里弗,即便她对刘文很有好感。

  在珊娜看来,凭她的家庭、出身、背景、条件,绝对应该找一个长发、帅气、多金,浪漫的男子,会在人群中手捧鲜花、单膝跪地,对她高唱《我的太阳》,而绝不是这样一个高大、壮硕、不解风情、嘴巴又笨的小毛孩子。上帝可以作证:她,妮可.珊娜.德劳伦蒂斯可不是正太控。

  所以直到22岁,珊娜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

  她一再确信自己自己不会喜欢马里亚诺,于是她就很放心地当了他的经济人,几乎和他形影不离,在受伤后天天跑来看他……

  虽然当事人有了明确的觉悟,但是当感情真正来临的时候,却并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的。

  “你的——你的脚踝怎么样了?”珊娜又一次问,“要不要找医生过来检查一下?”

  “嗯……没事。” 刘文有些心不在焉,他觉得自己的脸烫得厉害。

  于是,双方又一齐陷入了沉默。

  面对自己的感情,这位以一人之力击破星辰,摧毁着每一条防线的天才射手竟然也束手无策。

  “马里亚诺。”珊娜想了想说,“我明天可能来不了了。”

  “嗯……”刘文很快地点了点头。

  刘文突然觉得非常失落,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

  时光终究还是如飞鸟般掠过了。

  第二天、第三天,珊娜都没有来,而弗洛雷斯、迪奥尼吉每天都要训练,保持体能,准备周四、周日的一周双赛,德劳伦蒂斯没有来,这位新主席甚至一次都没来过。

  刘文一个人躺在床上发呆,就这样被封闭在独自一人的空间里,他感觉自己真的很孤独。

  他打开了电视机,锁定在那不勒斯体育台。

  电视里,正在播放体育新闻,现在出现在电视里的,是一位穿西装打领带的男人,刘文认识,他就是那不勒斯体育台的王牌记者马特奥.杰奎拉。

  “现在为您带来最新消息。” 杰奎拉说,眉眼间有一股掩饰不住的欣喜,“根据本台最新消息,咱们的新主席德劳伦蒂斯在上任伊始,就给那不勒斯带来了一位新球星——上轮上演帽子戏法的埃曼纽尔.卡莱奥(Emaneule Calaio)将以四百五十万欧元的身价从都灵(Torino)转会到那不勒斯,转会时间将定在2004年1月1日。从上一轮的表现来看,可以预见,那不勒斯寻找到了一杆足以媲美马里亚诺的的洋枪。据悉,卡莱奥将在那不勒斯身披十一号球衣,还将拿到每周22000欧元的巨额薪水,每年还有10%的增幅,看来,咱们那不勒斯有了一个慷慨的新主席……”

  “22000一周,恰好是我的四倍呢。”少年颇有些自怨自艾地想着,“应该恭喜那不勒斯找到替代者呢,还是该担忧我的地位不保?”

  事实上,连那不勒斯最大的傻瓜都可以明白德劳伦蒂斯的意思。

  风把窗帘吹得高高飞了起来,空阔的病房里微微有些泛寒。

  什么事情发生了变化,他知道,那是在他的心里。那个无忧无虑无猜无忌的小少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知道,他找不回自己了。就像他看不到他父亲一样,即使他长到二十岁,五十岁,一百岁,也还是一样。哪怕他拿到所有冠军,甚至当上了欧洲足球先生,他父亲也还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要是珊娜在这里就好了。”他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句,他的声音几乎模糊得连他自己都听不清。

  在十一月的寒风中,日历牌又翻过了一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