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移魂后的足球之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穿甲弹?

移魂后的足球之旅 4wen 2211 2005.08.14 13:51

    “天!他是怎么做到的?”卡佩罗冷酷如岩石般的大脸上也难免露出一丝惊异的神色,这让他严肃的黑手党分子的形象瞬间崩坏。

  卡佩罗有理由惊异,在他一手缔造的米兰王朝里,恐怕都没有人能做出这样的动作。萨维切维奇?古力特(Gullet)?——他们的技术或许可以,但是没人可以把技术和身体结合得这么完美。

  即使是足球门外汉也可以看出来,刘文刚才那次急停突破再加上连续的三次假动作。真是怪物一般的技术和身体!

  当刘文以第三次迅捷的假动作快速摆脱了基伏(Chivu)之后,现场的球迷发出了整齐的惊呼声,似乎被一系列华美的假动作第二次卷进了时空黑洞,这样的动作连他们曾经的英雄,马拉佐拉(Marazola)(注:即是佐拉)也做不出来吧。

  连见多识广的比斯卡迪也忍不住目瞪口呆。

  “巨人版的小鸟加林查(Garrincha,巴西足球巨星)?”

  在五十年前,加林查就凭借着一系列同样的动作在巴西国内联赛里把对手戏耍得晕头转向——不过,眼前的这个可怕的大个子凭什么也能做出这样的动作?

  比斯卡迪已经来不及思考了,因为刘文已经把球带到禁区前沿,准备起脚射门。

  希望上帝保佑佐蒂(Zotti)!

  ※※※

  “顶级中锋需要强烈的自信!”

  在这个时候,刘文似乎根本不属于熙熙攘攘的圣保罗球场——奥林匹斯山上的阿波罗神庙似乎更适合他。在疾若讯风的奔跑中,他的满头金发高高扬起,圣保罗的朔风在他脸上拉出了一些生硬的线条,严肃的神情再度浮现,这让他看起来好象Lygdami(古罗马暴君)供奉的年轻太阳神。

  刘文抬起头,瞄了瞄佐蒂的站位,这位罗马队年轻的替补门将在圣保罗的朔风下似乎微微有点瑟缩。他调整了一下射门角度,起脚射门了。

  不过,饱受羞辱的基伏不会让刘文这么容易起脚。即便是面对年轻、敏捷、体能、力量都胜过他的刘文,基伏也决不会认输。

  他迅速降低了重心,极不协调地倒地,斜地里以破空的速度向刘文的双脚铲去。圣保罗球场的观众们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得目瞪口呆。

  “这……这是蓄意的伤人动作么?”

  基伏的本意是想迫刘文收脚,可是年轻的射手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临近。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离脚飞出的皮球上,这个秀丽的黑白精灵如他所愿,在他右脚的猛烈抽击下,像一枚出膛的炮弹,笔直的向球门右下角冲来。

  “进去吧!!”

  “马里亚诺的右脚上好象藏着一门加农炮,这让他的射门看起来威力十足——如果是在禁藏火器的国家,马里亚诺可能早就因为私藏武器的罪名把牢底坐穿……”

  这是那不勒斯体育报在赛前给他的评价。

  ……

  佐蒂一下子慌了:他的站位过于靠中。面对着这脚大力射门,他慌忙变换重心,侧扑过去,用指尖触碰到了皮球——皮球变向了,狠狠地撞在立柱上,紧接着弹在他的身上缓缓滚入了门线。

  不过当事人却没有办法庆祝这粒入球了。

  就在皮球离脚的一瞬间,基伏的一记足以媲美穿甲弹的铲球狠狠地扫在年轻射手支撑脚的脚踝上,单脚支地的刘文像一个巨大的布袋,狠狠地扑倒在地上。

  被铲正脚踝的刘文觉得一阵难以言喻的刺痛从脚踝开始向上蔓延,伴随着一股尖锐的战栗感,迅速地穿越了神经网。

  这一切都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那不勒斯的球员们甚至都来不及庆祝进球。伴随着刘文的呻吟声,鲜血不可遏止地从左脚脚踝上渗透出来,染红了天蓝色的球袜。

  目睹了这一切的圣保罗球场静默了大约五秒钟,才被科里纳尖锐的哨声惊醒了。球迷们的怒骂声和纷至沓来的球鞋踩地声此起彼落。

  “干!你是故意的!”弗洛雷斯怒不可遏,一把揪住了基伏,但随即被随后赶来的卡雷拉死死地抱住了:“安东尼奥,不要冲动!”

  科里纳的红牌及时制止了这场风暴的蔓延,这位四十岁的主裁判在场上显示出了毫不留情的铁腕作风,他向基伏出示了一张红牌,并向弗洛雷斯出示了一张黄牌。这样,罗马将在客场以十人应战!

  愤怒和悲伤如同一阵可怕的旋风飞快地席卷了圣保罗球场,球迷们开始拼命向罗马的替补席上丢东西,杂物很快就在卡佩罗的面前堆积如山。

  开始有球迷企图冲入球场,殴打罗马的球员。不过,那不勒斯的警卫人员迅速地处理了球场上的险情。

  ……

  看台上的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戴起了一副墨镜,刚才那个场景让他第三次穿越了时空——那是在1995年。不过,那时的主角却是自己——他被一个拙劣的后卫铲断了腿。

  “新巴斯滕果然是一个恶毒的诅咒啊。”他对自己说,脸上的表情复杂又奇怪。他在刘文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

  老迈的队医阿里斯泰德.马特拉带领着担架队一路小跑,他低下身子,小心地掀开刘文的球袜,左脚的脚踝上,赫然被钉鞋的鞋底印上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阿里斯泰德.马上用绷带压住了脚踝上的伤口,白色的绷带立刻被染成了鲜红色。

  金发的年轻射手的脚踝处已经痛得彻底麻痹了,他感觉这个部位已经不再属于自己。根据阿里斯德多年的经验判定,刘文已经没有办法在场上坚持下去了。

  ……

  2003年11月6日,在亚平宁半岛上不倦地奔跑了两个月的大象,被媒体们称之为坦克的‘异国’少年,终于第一次栽倒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