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大神你马甲该被拆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抢人

大神你马甲该被拆了 夏夜暮凉 2029 2020.07.15 14:36

  微风里,夏颖只听见苏小满温柔地有些缥缈的声音。

  “跟我说说你的故事吧,”夏颖忽然觉得她现在应该点根烟,配杯小酒。她母亲心里有事的时候就会这样。

  小时候,妈妈一去见了那个男人,回家就会这样。

  夏颖整理好思绪,微眯了眯眼,淡淡地说:“没想到,第一次说这种事,还是跟你……”

  她慢慢等诉说了自己小时候爸爸发迹了,结果被林婉儿母亲看上,强迫母亲离婚。母亲身体不好,因为这是更是得了严重的抑郁症。家里没有收入,自己最惨的时候,在街上垃圾堆和菜市场捡吃的,有人给了点吃的,结果被一个老男人猥亵。要不是她奋力用烟灰缸砸了那个男人的头,乘机跑出来……

  “好了,这就是我的故事。不需要你的同情,因为走到今天,全凭我自己。”她用纤细的手指捋了捋黑色的秀发,脸上带着淡淡微笑。

  “所以,我要的,我都会牢牢抓住。”她把毛巾往旁边一扔,双手握着栏杆,仰望星空。“别怪我抢了你的位置。”她心里小声说。

  “好吧,了解了。但是。下不为例。”苏小满抱着臂,脸上也露出淡淡微笑。她眼前闪过一个傲娇少年抱臂晃悠悠走向她的身影。

  “我们走吧。”两人下楼回了宿舍,没想到宿舍门被从里面锁上了。

  “看来我们只能在天台呆一宿了。”苏小满阻止了夏颖想要拍门的动作,拉她又上了天台。

  苏小满掏出口袋地手机,淡定发帖:“记录我在天台的一夜。”随着,拍了一张有星空有栏杆的照片。照片中只露出一个比了耶的手。

  下面立刻有人评论,“哟,酒帝,胃口真重。野战啊。”

  苏小满回了一个傲娇的表情,哼哼。

  穿着丝绸黑睡衣,拿着手机随意翻看的傅清明,看到了这一条,面无表情地划过去。想了想,又翻了回来。不知为何,他心里有些憋闷。

  想了想,他把手机往旁边一扔,拉上黑丝绸缎面的被子,把头蒙上。

  他辗转,不知为何到了半夜仍没有睡着。他抿了抿嘴唇,爬起身拿出手机,动了动手指。删了那篇帖子。

  苏小满早上在天台醒来,太阳的和煦光辉落在两人脸上,楼下的鸟叫声吵醒了她们。

  苏小满伸了个懒腰,挠了挠蚊子咬的蚊子包,拍拍旁边的夏颖。

  她走到栏杆边,看着楼下的熙熙攘攘,已经开始有自行车流在不紧不慢地移动。

  她赞叹了一句,真是美好的一天呐。

  但是,对两个公交上的人来说,这一天一点都不美好。

  “你怎么啦?一脸欲求不满的虚脱相。”程墨捅了捅旁边一脸哈欠的傅清明。

  “没什么。”傅清明恹恹地说。

  “好了,我们今天商务英语课要求自由分组,我们将模拟一个公司的建立,按这个进行准备,最后期末总结的时候上来做presentation,这次分组将持续整个学期,听明白了吗?”

  两人买了个包子,低头悄悄从教室后门走进去,就听见穿着西服小套装的女老师,眉眼精致,款款而谈。

  “清明,我能跟你一组吗?”女老师假装没有看见偷偷蹲着进来的两人,让大家自由组队。

  林婉儿穿着一件米黄色的露肩上衣,下面垂着同色系的棉布裙子。一头柔顺的长发只在肩膀部分用橙色绣花丝巾束着,她转过身,看了一眼,皓腕上露出古朴银镯。裙子下露出一截皓白小腿,足踝上是一条细细金链子,下面露出橙色小牛皮靴。

  她今天是特意早起画了个淡妆,对自己今天的妆容特别满意。她挑起晕了橘色眼影和上钩眼线的眉眼,拿起背包,走到教室最后傅清明的身边,想要坐下。

  傅清明看她过来,踢了一脚身边还蹲着的程墨。程墨嗷了一声,愤怒地盯着他。他只淡然地抬了抬眼睛,伸手示意程墨让他进去,丝毫不理睬林婉儿。

  程墨转过头,看见了林婉儿,立马一脸温暖的样子看着她。满脸写着都是找我吧找我吧,快找我吧。

  林婉儿有些羞恼,抿了抿橘色的唇,锲而不舍得说,“程墨,那我能跟你们一组吗?”

  这时候,前面一个脸上长痘的男生摸着脑袋有些害羞得走过来,挠挠头说,“婉儿,你来我们组吗?就差你一个人了。”

  说着,瞪了傅清明和程墨一眼,作势对着他们课桌踹了一脚,嚷到:“怎么跟美女说话呢。还有没有礼貌。”

  又一脸涎着地凑到林婉儿面前,“他们是我室友,等我回去教育他们。你要来我们一组吗?”

  程墨一脸吃了屎的表情,舔舔后槽牙,站起来直接给了那个那个男生一个回手掏,男生被他从后面勒住了脖子,诶诶诶地讨饶。

  “林婉儿是我们一组的,听见了没有?”他呲着牙说,手里的力道又加重了些。

  “滚回你们组去。”说着,对着他膝盖顶了顶。

  “我不!”赵秋砚难得的硬气了一回,再不是寝室里那个唯唯诺诺的小男人。

  “好,我们听婉儿自己的意思。”程墨放开他,坐下来,翘起二郎腿抱着手臂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旁边的傅清明一脸面无表情,整理着刚刚拿下来的耳机线。

  他有点强迫症,非得理顺才能安心。

  “我要跟清明一组。”林婉儿看着傅清明手里的动作,捋了捋垂到前面的碎发。

  “听到了没有?滚!”程墨摆摆手,示意赵秋砚离开。

  赵秋砚一脸不甘,下意识又挠了挠脑袋,上牙咬了咬下嘴唇,直到嘴唇发白。瞪了程墨一眼,才不甘心地离去。

  程墨拍了拍后面的桌子,示意林婉儿坐下。他嘿嘿一笑,收起大爷的气场,立马变身小奶狗。对着傅清明邀功道:“怎么样?傅少。我替你消灭了个敌人,反正我也看他们不顺眼,有点小钱就洋洋得意,还抢我们的人……”

  傅清明眼皮也不抬,冷冷说,“不是我们的人。我们只需要两个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