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大神你马甲该被拆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同行

大神你马甲该被拆了 夏夜暮凉 2087 2020.06.03 13:00

  “是啊,九点多了,”苏小满点开手机看了看。

  眨巴着眼睛,看着浅色稻草编的灯罩散发出的光芒映在手机黑黑的屏幕上,苏小满有些楞楞的。

  “你们去西出口吧,有些顺风车说不定能便宜点,”终于,那对小情侣女子抬起埋在樱粉色饮料里的略显娇羞的脸,纤细的手指捋了捋拂在额前的细碎的发,露出一双有些温柔的眼。男子似乎是有些不耐,伸手拉了拉女子的手指,暗示她不要管别人的闲事。两人于是又埋首于饮料,开始你侬我侬了。

  苏小满眨巴了下眼睛,手机无意识地划开解锁又按住按钮锁上,她有手机后就养成了这个思索的习惯。

  “我说,同学,”程墨惬意地伸着双腿搭在同样橙色的长条塑料座椅上。同样眨巴写双眼,傅清明依旧面无表情,他知道,程墨一用这慢悠悠却舍我其谁的语调,就是有什么高见要发表了。

  果然,程墨经典戏谑的小爷调子响起。

  “我说,你是否要屈尊和我们挤一辆车呀,”程墨用手摸了摸鼻子,翘起脚看着这个小要命的。

  第一次见面,就泼了他的座位一碗面。现在他身上,鼻腔里,还回荡着那该死的老坛酸菜味。

  他,程墨,自从老爸有了若姨,他们爷俩好久都不碰那玩意了好吗。虽然,有段时间,他天天吃,吃地都想吐了。

  墨小爷的字典里,若姨与仙女两个字是可以划上长长的等于号的。

  在若姨来之前,他只能看见爸爸孤独沧桑的背影,伏案在家里的暗黑老旧的木制书桌上,肘下压着的稿纸能隐隐透出一个小时候的他用钢铁奥特曼磕出来的小坑。他小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爸爸的背影,暗黄的煤油灯下,奋笔疾书地写着,时而又停住,在家里踱来踱去。一根接着一根烟抽着,家里始终是烟雾缭绕,混合着下一把就能熟的方便面味道。

  那味道,真是该死的熟悉呀,也该死的恶心。

  程墨嫌弃地拍了拍身上的味道,摇了摇头,视线注视在眼前小女孩的身上。看着她定定注视着自己的目光,好奇却又有些目光涣散,似乎是在思考。

  和眼前这厮第一次看见自己的眼神,真是该死地相似啊。

  后来有机会,程墨后来问傅清明,他第一次遇见他时在想什么。果然,和苏小满的回答是该死地相似,那个答案就是,

  你,好,蠢,啊!

  自然,现在的墨小爷是不会知道这个答案的,他的天才财经嗅觉的脑子现在正快速地建立着三人同车100公里路他需要垫付部分多少资金的模型。

  虽然不知道姑苏第一广告公司傅氏集团艺术总监的公子为什么会对那些负债啊资产啊并购啊感兴趣,但是现在貌似这个脑袋正考虑的问题才是最正常的。

  “我说,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程墨有些不耐烦地摸了摸鼻子,嚷到。

  苏小满收回正在思考发个直播贴标题诸如“深夜,我与那两个陌生男子不得不说的同处之事”还是讨论贴“好激动,第一次要黑夜碰瓷打车,谁还告诉我需要注意些什么”,究竟哪一个回复评论高呢?

  哪一种帖子能超过自己写的那个论坛坛友的同人小说贴呢?貌似她又看到有人把那篇帖子“舒城的雪”顶起来了,明晃晃地在首页耀武扬威。

  里面,“清明天下”大人的回复,至今是他回复她帖子字数最多的,答曰:

  “文采尚可,情节贴切,望继续努力,已加精。”

  苏小满怔忡地眨巴了眨眼睛,身边人行走动。他们来坐的时候已经快晚餐时间末尾,人已经渐少了。只是他们坐地却是拐角厕所旁边。虽然闻不到臭味,KFC的卫生消毒一向做地很好,刚刚黑色制度打着红色小蝴蝶结手拿拖把和橙色塑料桶的阿姨走进去,已经做过了今天的最后一次清洁,准备下班了。但是还是可以听见小孩玩水依稀打闹的声音。还有人群熙熙攘攘推推搡搡走动进出的声音。

  苏小满手指慢慢拂过塑料的饮料杯子,两根手指一手指一边握住杯子,托住的手掌感受着杯底的冰块沁沁凉凉的感觉,心里拂起一丝波澜。

  毕竟是第一次和男孩子夜里同行呢。

  家乡还不是很发达的地方,但是夜里广场上总是会有人跑步,阿姨们舞动着广场舞仿佛是要冲撞出青春还有的热血能量,还有人高歌,唱着“鸿雁~”

  那调子回荡在苏小满家有些昏暗的楼道里。苏小满是个传统意义上的乖女孩,或者说是胆小,没见识的女孩。

  但是在云舒论坛里人,却不这么认为。比如“小蜜蜜”。

  阿酒,你是个疯狂的人,骨子里认定了无所畏惧敢挑战一切地疯狂。

  小蜜蜜这么说。

  那我便再疯狂一次吧。

  “好呀,一起哟,夜晚行路,你们可别被什么东西吓到哟,我可保护不了你们,”

  苏小满站起来用赠送的带着玫瑰花底印透着馨香的餐巾纸使劲揉搓手指,接着擦了擦自己的嘴唇周围。理了理白底紫花的连衣裙,裙上似乎粘了点油渍,她疼惜地跺了跺脚,皱起了清晰的远山眉。看了看自己的包裹,一个紫色书包,一个黑色电脑包,一个红色的拉杆箱,贴着喜欢的同色勿忘我紫色三色堇花,这是闺蜜宋喜儿送别大餐时给她的,说这能证明她们之间跨越山河的绵绵深沉思念,今天她穿的也是闺蜜同款连衣裙,她俩同一天出发,只不过一个向南,一个向北。

  哎,怎么就被弄脏了呢?她皱起淡黄的小脸,发愁地叹了口气。

  就是因为这个倒霉蛋!

  苏小满横了旁边的程墨一眼,拉过箱子负气般地走出餐馆。后面响起一阵噼里啪啦收拾东西的声音,随即响起的大嗓门吸引了店里为数不多的人群的目光。

  “我说,要不我们先找个酒店住下来吧,明天再走?”程墨忙不迭地收起拉杆箱何书包电脑。他看着那丫头的背影,咬牙切齿地道。

  “不行。刚路上收到通知,有临时召集人开会,明天早上。”傅清明面无表情,站起身,拍拍身上的黑色T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