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大神你马甲该被拆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真相

大神你马甲该被拆了 夏夜暮凉 2065 2020.06.10 09:42

  夜凉如水。黑色的迷雾蔓延,显得整个大学城如一只黝黑等待猎物的怪兽。

  苏小满踢踢踏踏,没个正形的往前走着。抱着自己蜜色的胳膊,思索着明天早上是吃楼下的紫菜包饭还是更远一点的瘦肉粥。

  耳边,突然响起一串细碎的脚步声。显然,是有人在快速追过来。快走到跟前,苏小满看见一个人影被路灯拉地很长。挽起的秀发,长长的裙子——那是一个有点熟悉的窈窕身影。

  “小满,”女孩的声音清脆好听,还带着熟悉的低沉感。

  苏小满回头,索性返过身子走路,咧开嘴冲那个影子笑起来,努力撇下刚刚突然泛起的些微心里的凉意与酸意。

  “我看见是你,所以追上来。”女孩放慢脚步,也不拉苏小满的胳膊,就如周围其他叽叽喳喳的女孩一样。

  但是,她似乎微微一笑,并肩和苏小满一起走着。

  “今天很棒呀!”苏小满侧头,对着旁边清冷的女子懒散一笑,既不刻意讨好也不显得疏离。其实,她对这个军训时期就夜不归宿的女孩很有好奇感。虽然她一直是乖乖女,但并不妨碍她心中叛逆的因子叫嚣。

  “一般般。”夏颖似乎不以为然地抬了抬眉,但是却有着难以言说的温柔意味在里面。

  “你和傅清明……”苏小满眨眨眼睛,心中好奇的想法到底冲了出口,她感觉这个同乡是有点信赖自己的,不然也不会冲上来找她,只为和自己同路。

  她应该是想说些什么。

  “我和他选了同一首歌,所以学生会把我们放在一起了,”夏颖快速地解释道。“其实我跟他没什么。”她顿了顿,目光似乎比这夜色更加黝深。

  “哦,是这样啊,那你和傅清明还真是……有缘哈”,苏小满打了个哈哈,也不再跟她纠缠这个话题。

  她们愉快地聊起明天的开学,并且愉快地约定好,要去一起吃街角那家红色门头上掉下一个白色粥字早餐店里的青菜瘦肉粥。

  说着,女孩的友谊就是如此简单,喜欢同样的衣服,同样的鞋子,或许是同一种化妆护肤品,但是,应该绝不包括喜欢——同一个男孩。

  “小颖,你想喝奶茶吗?我看到那边悸动烧仙草还开着,你要一杯吗?”苏小满略带惊喜地指着前方一家还开着门的店。奶茶店寻常的小小的店铺,白色的橱柜,上面闪烁着几个白炽灯装点艺术字,清新的风格,里面小姐姐的微笑也很也清新。门口,还放着两张绿色的高脚凳。

  “不用了!”夏颖一口回绝。白皙的脸上暗暗垂下双眸。

  苏小满抿了抿下嘴唇,眼睛眨了眨,不明白这突然而来的窒息感从何而起。她是个敏感的人,但是对着尚且不知道背景的人的心理,目前也无法揣测。

  “那我去啦,”她只好颠颠地跑过去,问服务员要了一杯带奶盖的芒果果汁。她把吸管插入杯中,夸张地眯起眼睛,好像要把自己的快乐让全世界知道。

  夏颖看着她似乎藏不住的喜悦表情,似乎有点羡慕。心想,她永远不会知道自己不是不想喝,而是不能喝。一杯奶茶的钱,够她自己两天的餐费了,就连刚才和她约定的青菜瘦肉粥其实已经是超出往常的奢侈了。

  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有这种不用担心明天下一餐饭钱从哪来的简单快乐呢?

  手指蜷起,慢慢紧握。先前的一幕幕回想。她来找苏小满只是想借用这个似乎头脑有点简单的小老乡,去帮她解释一些事。

  那些事,从别人口里说出来,特别是这个无害的旁人嘴里说出来,总归会让人信服些。

  比如自己是不小心选了这首曲子,不小心和傅清明撞到,不小心在一起排练了两个小时,还不小心互相留了微信,说自己以后有时间可以一起出来玩玩之类的。

  其实,呵呵……

  估计那些话只有旁边自己的那个单纯小老乡才会相信吧。

  她分明感受到了自己那个小老乡心中的不平以及,酸楚。

  她想,比她更不舒服的大有人在吧。比如,那个人。

  林婉儿此时确实是在寝室里摔了东西,爬上床抱着腿生闷气。想到夏颖和傅清明如此亲密地上台演出,她眼睛里几乎是要喷出火来了。

  “婉儿,也许他们只是碰巧在一起演出,没有什么的。”室友肖婷捡起她扔下来的枕头,拿到床上,半靠在床边的楼梯边上,一手拍着她的小腿安慰到。

  “凭什么?凭什么?那个女人有什么资格和傅清明站在一起?”林婉儿有些歇斯底里。

  要是看到这一幕,夏颖心里一定是畅快的。从小,她们可以称之为姐妹俩的两人就在争,争父亲,争奶奶,争零用钱乃至财产……可惜,自己的母亲明明是原配,硬生生因为长期缠绵病榻把自己的结发老公推到了别的女人的怀里。

  夏颖至今都记得十岁那年,一个红旗袍烫卷发的女人妖娆地摆着腰来到自己五十平的二居室家里,带着一个穿公主裙的女孩,翘着二郎腿坐在家里唯一有些贵重的皮沙发上,伸出雪白在她看来却如爪子一样的手,上面指甲涂着如血的丹蔻。手指根部,一枚硕大的钻戒在白天有些昏暗的老房子里,反射着昏黄的灯光,她的话语如同她的眉眼一般冰冷。

  “我和林兵是真心相爱的,看,我们还有一个这么优秀美丽的女儿,”说着,她指了指旁边看似十分乖巧的女孩。

  “婉儿,叫伯母。”

  “伯母……”女孩乖巧应到。黑长直的秀发垂着,一看就是受过良好的养护。

  “我和林兵的女儿,云城实验小学,芭蕾舞五级,钢琴六级。我想,请你们离婚。我能帮阿兵把生意做地更大,我们生的女儿也更优秀。

  所以,请你们离婚。”

  说着顿了顿,抬头看了看对面已经生了青苔的斑驳墙壁上挂着的钟。钟面也有一层灰,但是依稀能看见时针指向了中午十二点。

  是每周日爸爸回家的时间。彼时,还是林颖的她想到。

  果然,门口响起了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

举报

作者感言

夏夜暮凉

夏夜暮凉

加油!!今天雷阵雨,头上装修很吵,自己陪自己说说话,走了这么久才到这里,不可以放弃。

2020-06-10 09:4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