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大神你马甲该被拆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被扒马甲了

大神你马甲该被拆了 夏夜暮凉 2055 2020.06.06 13:00

  学姐也想找一个人呢,苏小满无意识地用汤匙敲着黄色玻璃碗,这个碗也是呈心状,不过在搁汤匙的地方做了个小缺口,像是暗恋时不断涌入的心绪。

  窗外哗啦啦,行人的脚步逐渐加快,雨点打在透明玻璃墙上,溅起朵朵水花。

  一丝丝的雨点,若终不相逢的命运,不到终点,都无法相见。

  忽然,嘴里的榴莲班戟夜变得有些苦涩。涌上来的却是一个个追着那个人发帖记录的每个深夜。

  当初只是欣赏他的才华,才会一页页翻看他的直播贴和文章,从各省人民的特点到哲学的基本理论,这得是有多少学识积累才能写出来的呀。

  最后,便是那篇网络之征对一些NC粉的檄文。

  不愧是,明帝,啊。

  “那个,阿酒,我得先走了,”小蜜蜜不好意思挠挠头,略有些歉意的说。她俩都没带伞,“本来还想再陪你多坐会,没爆发,老师突然发信息来,让我去交论文。明天我就得启程去法国了,我们网上见。”

  小蜜蜜收拾起自己的流苏拉链包,理了理坐得有些褶皱的裙子,“对了,论坛上最近出了一个欢乐的脑缺人士,他还想向大小姐求爱呢,刚在QQ群里说的,他叫嚣着要到贴吧里去说。”

  大小姐是个爱好红楼的女子,诗词是一绝,最近在论坛里开了一个联诗的楼,在论坛里很是兴盛。苏小满也用小号去联了几句,什么煞有介事的以“碧落”开头,她联的是“碧树烟霞满院花,落尽相思终难话,”而出了一个题“黄泉”给大小姐,她写的是“黄土拢成故人面,泉诉情肠难相见。”

  是个知人心思的细腻女子。

  也有自己的故事吧。

  “听说冥挺喜欢她,”小蜜蜜一脸八卦的脸突然伸过来,苏小满被吓了一跳。说完这句,小蜜蜜就一脸嘚瑟地跑远了。

  刚她还担心那个脑缺人士会往大小姐身上泼什么脏水呢。现在看看,呵呵,有好戏看了。

  奶茶店离寝室不远,但是这雨……要回去,确实也挺难的。

  苏小满跺着脚,双手交叠抱在胸前,慢吞吞走出奶茶店。空气似乎有些清冷。她望着天边卷来的乌黑云朵,心里暗叹,这是什么鬼天气。估计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了。行人到处卷蹿,也有躲到这边来避雨地,渐渐人在屋檐下聚集起来。

  “同学,我带你走吧。”一个低沉有些清冷的声音响起。苏小满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只感觉头顶似乎雨水和湿气瞬间减少了许多。

  她转头,看见了一个穿着普通白T恤的男孩。眉眼温柔,但是藏着一丝骄矜之气。他似乎很少这么带有试探的说话,应该是习惯命令人的。只是彼时的苏小满还未发现这一点。她也还未发现的是,这个男孩看着她,似乎不是对一个陌生人的态度。

  她正沉浸在被搭讪的窘境里。跟一个男孩还是这么好看的男生同伞呢,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她不用你的伞,”一只雪白的手握着一把姑苏特制的绘风景竹骨伞,不容分说地递在她手里。

  “喂,你还没说,我去哪里还你伞呢,”苏小满急道,看着少年长身立在雨中,似缓行,却极快地在转角处消失。

  是那个傲娇的一见面就甩她一脸钱的家伙。

  “三期四幢306,傅清明,记清楚了,”那家伙的声音飘来,“这很有所谓。”

  果然网上已经讨论得热火朝天了。

  一篇帖子,@红楼落下三春梦,大小姐,我爱你!!!我知道你是谁,但你只属于我!硕大黑漆漆的标题,后面跟着飘飘的小红旗,赫然已经是热帖了。

  苏小满点开一看,里面竟然有关于那个女子的全部资料。

  ID:红楼落下三春梦,清尘女子,大小姐爱猫咪,清樱落去心天下

  姓名:阮晚吟

  地址:姑苏,现在云溪外国语学院

  照片:

  一张硕大的写真照片,女孩皮肤白皙,乌黑柔顺的秀发,明亮弯弯的笑眼,精致的燕翎般的眉毛,显得眉目宛然。一看就很高级的定制时装,不是常见的连衣裙,米黄色的阔腿裤,白色衬衫上开着大朵大朵的小雏菊,褐色的牛皮小皮鞋,连打起的蝴蝶结鞋带都带着精致的妥帖。但她弯腰蹲着,一只脚舒适地伸着,衣服也不怕被弄脏,抱了只猫在手上。

  背景是远处一片开阔的林地,近景是一片盛开的雏菊。手边还有一本翻开的羊皮书。

  真是个美好的女子。

  苏小满也瞬间被这张照片吸引,她也喜欢美女,不对,是喜欢看美女。可惜,自己不是。

  不过,这不是重点,似乎每个人看着那一排大小姐的ID,总觉得隐藏着什么的熟悉。

  帖子下面还有更劲爆的语句,“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把你的秘密知天下!”

  阮晚吟是在自己家开往飞机场的迈巴赫上看见这条帖子的。刚刚才跟余阿姨吃了个饭,余阿姨客气地叮嘱她,清明也到了云溪了,他家在同一个大学城,要互相关照呀,之类的。

  阮晚吟乖巧地点头,默默地喝了一口雏菊茶,小心得夹了一口松鼠鳜鱼,口感酥脆,浓郁又甜又有点酸的菠萝味传来,嗯,是傅清明喜欢的味道。

  小时候跟他一起吃饭,经常是余阿姨,自己母亲,偶尔还有傅总和自己父亲。他们俩碰到一起总是讨论这一季的新品还用什么宣传广告语,请什么明星,投放在哪个渠道等等。

  似乎他们总有讨论不完的公事,而母亲和余阿姨总是眉眼温柔地听着,也不打断,只是偶尔沉寂下来时两人自动起来布菜,夹给傅清明和自己。

  也只有在这时,才能看见母亲的好脸色吧。

  算起来,距离那件事已经五年了吧。

  黄土陇中,故人再难相见。

  阮晚吟看着那篇帖子,燕翎般的眉毛揪起,修长常用来弹钢琴的手,狠狠揪住紫色的丝绸缎荷叶摆连衣裙。

  这特么谁啊?

  阮晚吟看着那一片暴露的ID,有一种脱光衣服被所有人看的感受。

  随即一想,还好,没人知道,那个号也是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