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大神你马甲该被拆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舔不舔?

大神你马甲该被拆了 夏夜暮凉 2055 2020.07.07 19:59

  女孩双眼一挑,傲慢地说:“你就帮她舔了吧。”

  周围的人都兴奋地看着她们,却没有人上前阻止。

  苏小满心想,豁出去也要跟他们拼到底。她抬手一掀,桌子倒下,酒瓶也哗啦啦作响,东倒西歪,溅在了周围人身上。

  一阵惊叫,周围一阵鸡飞狗跳。

  “你这个表子,找死啊!”纹身男抡起袖子,歪头朝旁边呸了一声,作势就要冲上来。

  “你今天要是不给老子舔干净,我就……”纹身男抄起一个酒瓶,哗啦一声敲碎了,拿着一截玻璃碴子气势汹汹得走来。

  旁边的夏颖假装害怕地拉了拉苏小满的袖子,似乎是弱弱地说了一句,“小满,算了吧,我们打不过他们的。”

  苏小满眉头一皱,抿紧嘴唇,眼光变得无比深邃。她直挺挺地站着,背挺地笔直,像一棵笔直的松柏。

  “你特么舔不舔?”纹身男一手拿着碎了一边的酒瓶,断裂口在光的照射下,闪着骇人的光芒。

  “我要是不呢,”苏小满昂起头,她的脾气上来了,什么实力悬殊地位诧异,算是个屁!天上地下,势不可挡!

  纹身男看了那个正中黑衬衫的矜贵男人一眼,抬手玻璃碎片就扎来。苏小满闭眼,心一横,手指紧握着自己的小牛皮包。反正拼着一道疤也要跟这些人杠到底!

  夏颖似乎是被吓到了,一声惊叫跑了出去。

  没想到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只见一到娇小的身影挡在苏小满面前,一头黑黑的羊毛卷,粉色的连体裤,苏小满甚至能看见她耳后粉红的眼镜框。

  是芭拉拉!

  苏小满想把芭姐拉开,没想到娇小的女孩此时力气极大,挡在苏小满面前动也不动。一对灵活的大眼在镜框后发出摄人的光芒。

  苏小满再抬眼去看纹身男,只见他有些楞楞地举着酒瓶,断裂的酒瓶口悬在空中,

  看着十分骇人。他拧了拧眉,这次却不再看黑衣男,只是盯着芭姐,眼中露出发怵的神色。似乎为了重振自己和主子的气场,他挥了挥酒瓶,指着芭姐就威胁到:

  “你让开!”

  可是芭姐却似乎一点也不害怕,粉色的小嘴张口就扔出一句话。

  “要是我说不呢?”芭姐一昂脖子,白嫩的脖颈在炫目的灯光下露出优美的线条,苏小满甚至能感觉到她白色肌肤下青色血管里鲜血的汩汩流动。

  纹身男似乎有些忌惮,再次抬眼望了望那边的黑衣男,似乎是在等待他的进一步指示。只是那个男人只是在淡定地翘着二郎腿,靠着朱红色法兰绒沙发坐着,一手抚了抚身上有些酒渍的衬衫,另一手拿起刚叫的鸡尾酒,矜贵无比地小口抿着。望也不望这边。

  纹身男挠挠脑袋,他怎么有些读不懂主子的信号了呢?自己是上还是不上?

  咬了咬下嘴唇,他松了松脖颈和肩膀,骨头关节发出磕巴磕巴的声音。芭姐却一点也不怕,说:

  “王老虎,你要是今天敢动,明天你和你那帮兄弟就去蹲局子吧,”芭姐插着腰,像一只粉色卷毛小斗鸡。目光像,姿势像,关键是气势也像。

  “别以为你老子是个派出所的什么所长,就想威胁老子,”纹身男显然认识这个尊贵的小斗鸡,毕竟被抓了那么多次,想不认识都难。

  芭姐令尊刚好管着这一片的治安,她可以说是这一片的老油条了。加上父亲教地拳脚功夫,几个混混,她还不放在眼里。

  这时,黑衣男尊贵无比地放下酒杯,啪得一声,高深莫测的目光就投过来。此时,酒吧的音乐都停了,大家目光都射向这边。

  纹身男似乎收到了什么信号,他也觉得自己被一个这么小的女孩吓到了有些丢面子,他继续松了松筋骨,磕巴磕巴地响着,纹了一只老虎地胳膊肌肉虬结着,古铜色的光芒有些骇人。

  “既然你敬酒不吃,那就只能吃罚酒了。老子才不怕你!”纹身男似乎信心暴涨,“蹲个班房吗,反正……”他侧头再望了一眼黑衣男。

  “你们斗得过月初公司吗?一群傻缺。”

  反正,替主子出头,自己好处肯定多多的。

  苏小满被护在后面,有些羞愧。她是听过月初公司的,她玩的论坛还是月初公司旗下的。只是没想到,提倡人人平等众人皆帝理念的论坛背后,居然是一家这么黑的公司。

  “月初公司,很牛逼么?”芭姐这句话却是问苏小满。苏小满扶额,特别想找个裂缝——把自己,不,还是把她塞进去。

  “哈哈,月初公司啊,云城广汉传媒界老大,也只有姑苏的傅氏能媲美一二了。”苏小满不得已,小声解释道。

  “小警察,你还是退后吧,”纹身男还是有点怵芭拉拉,挥一挥酒瓶子,示意她退后。

  苏小满心一横,向前一步,挡在芭姐身前。她惹的事,自己解决。

  只见她一条蜜色的胳膊伸出,迎向纹身男,双手握住酒瓶断口,挡住它下降的压力。

  他横任他横,我比他更横。

  她甚至能感觉到玻璃碴子刺到肌肤的刺痛感。

  “我刚刚录音了。”她咬紧下嘴唇,“月初公司不是一向对网民倡导人人平等吗?这样仗势欺人,我看你们回不回遭到坛友联合抵制,股票会不会大跌,被股民弃如敝履。”

  黑衣男这才抬眸,似乎有点兴趣的望了这里一眼。还知道人人平等,是个老坛友资深粉。

  “要是你今天连这个门都出不去呢?”他淡然一笑,手里拿着酒杯晃了一下,看着酒液在灯光下发出夺目的色泽,优雅地说了一句,“还有,你个你的警察女儿朋友以后都别想在这儿混呢?”

  “你!”芭姐愤怒地喊了一声,苏小满拉了拉她,示意她镇定。

  “那你究竟想怎样?”苏小满一对灵动如泉的眼睛此时幽深如潭。也不顾手上的伤口,直直的对视着他。

  “你说呢?”黑衣男优雅地伸出脚。上面一片水渍。

  “舔!舔!舔!”旁边男男女女似乎打了鸡血,一个劲儿得起哄。月初公司少主的马屁,谁不赶紧着拍?

举报

作者感言

夏夜暮凉

夏夜暮凉

这本书,我会写完的。

2020-07-07 19: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