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白夜行者何平饭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他们也是小偷

白夜行者何平饭店 鬼哭老朽 3083 2019.11.08 22:55

  哔哔——

  张伟被楼下的车喇叭声吵醒,他睁开惺忪睡眼,眯着眼起床,往楼下看去。

  一辆白色宝马驶离,另一辆银白色面包车开进了院子。

  “潜哥?”

  眼尖的张伟揉了揉眼睛,看清楚了坐在宝马车里的李潜,不由得面色一变。

  甚至不顾上换衣服,张伟光着脚就跑下楼了。

  楼下,银白色面包车上的两名男子已经下车了,正与吴美凤商量着什么。

  “母夜……院长妈妈!”张伟喊道,“潜哥去哪儿了?”

  吴美凤瞪了张伟一眼,随口答道:“他祖坟冒青烟,刚刚被人领养走了。”

  “什么?!”张伟不敢相信。

  “别惊讶,你祖坟今天也冒青烟了,”吴美凤笑道,“这二位是慈善机构的,准备从咱们院里接走大龄孤儿,你回去收拾收拾,也跟着走吧。”

  张伟完全没在意吴美凤接下来说的话,他依旧沉浸在李潜离开的震惊当中。

  “潜哥不可能走的……他不会丢下我,我们俩约定好了的……”

  吴美凤拍了一下张伟的脑袋,冷笑道:

  “对方夫妻俩都是老师,有文化又有钱,换谁不乐意跟着走啊?”

  张伟后退了两步,肩膀微微颤抖。

  “可是他……还没有收拾东西……”

  “他哪有什么东西可收拾,人家有钱呐,家里什么没有?这李潜啊,以后出门都坐宝马了,真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啰!”

  宝马车,过去张伟和李潜只能蹲在马路旁边看看的汽车,如今李潜却坐在里头……

  吴美凤又催促道:“少在这里碍事了,赶紧去收拾东西,准备跟两位叔叔走吧,以后要是混出名堂了,可别忘记你院长妈妈!”

  那位纹着花臂的光头,走上前来,掐了掐张伟的手臂,不由得冷笑道:

  “还挺结实,看样子你们院里的伙食不错。”

  “那可不是!这要谢啊,还是得谢谢你们这些爱心人士!”

  吴美凤自豪地扬起下巴。

  戴墨镜的刀疤胖子对张伟说道:“小子,想赚大钱吗?”

  张伟一愣,回过神来:“想。”

  “跟着我们走,以后吃香的喝辣的。”胖子道。

  “张伟,你遇到这两位可真是三生修来的福气!还是那句话,以后大富大贵了,可别忘了院长妈妈!”

  吴美凤说完,又领着两位黑衣人往里走,边走还边说道:

  “除了这个叫张伟的,大龄的孩子还有另外两个,一个叫马文斌,一个叫孙慧,我领你们去看哈……”

  张伟一个人站在院子里,身边的草地上丢着扫把,还有没扫完的落叶。

  “李潜……你怎么能丢下我……”他忍不住握紧拳头,咬紧牙关:“不就是钱吗?我一个人赚给你看!”

  ……

  李潜曾经是有父母的,但在他五岁那年,父母突然人间蒸发,李潜便沦为了孤儿。

  孤儿想要活下去,只能在街上乞讨,但走运的是,李潜遇到了一个老乞丐,老乞丐收养了他。

  在李潜十一岁那一年,天还没亮,老乞丐就出门乞讨。

  为了安全起见,老乞丐将房门从外面反锁,把李潜锁在里头。

  结果,老乞丐一去不回,没有人知道李潜被关在这里,一直到十二天以后,一名叫做贺泰平的片警发现了李潜。

  贺泰平救了李潜的命,并一直与李潜保持着联系,关心他的情况。

  李潜的手机,就是贺泰平送给他的十六岁生日礼物。

  因为知道李潜可怜,所以贺泰平也一直在寻找着李潜的亲生父母。

  今天,终于有结果了。

  梁正德很快便将车子开到了浦下派出所,李潜说了声谢谢,便迫不及待地下车,冲进所里。

  因为李潜常会来所里蹭饭,所以所里的许多警察都认识李潜,没人拦着他,李潜一路畅通无阻、轻车熟路地找到了贺泰平的办公室。

  经过五年的奋斗,贺泰平也从一个小小的片警,升职为浦下派出所的副所长,拥有自己的办公室。

  此时,面容坚毅、身材壮硕的贺泰平,正坐在办公桌前,低头看文件。

  他的眉头紧皱,似乎在为什么事情而发愁。

  李潜的脚步,在办公室门口顿住了,他深吸了一口气,敲门喊道:“贺叔。”

  门没关,贺泰平一眼便瞧见了李潜。

  贺泰平的表情复杂,说道:“李潜……你先进来吧。”

  李潜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若是找到自己的父母,贺泰平不应该为自己感到开心才对吗,为什么此时却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李潜刚刚坐下,梁正德与丁沛茹也跟了过来,夫妻俩站在门外,不知该不该进来。

  “你们是……”贺泰平起身问道。

  丁沛茹说道:“你好,我们本是要领养李潜的,不过刚刚接到消息……”

  “你们也先进来吧,坐。”贺泰平打断道。

  李潜手心发热冒汗,他的手指头不自觉地抠着桌面,忍不住问道:“贺叔,你说找到我父母了……”

  “是的,找到了,不过……”

  贺泰平叹了口气,将刚才正在看的文件,整理了一下,递给李潜。

  李潜颤抖着双手,拿起文件,低头阅读。

  “上周临市的芝城基因库搬迁,工作人员发现了一份十一年前的基因档案,可能是因为当时的工作人员疏忽,所以没有提交,后来工作人员将基因档案上传到基因库里,基因库自动比对,立马就有了结果……我也是今天一早,才收到这份文件的。”

  李潜翻阅着文件,只见文件的头一页,是一对夫妻的档案文件。

  因为过去科技水平不高,所以这些档案也十分简陋。

  李仇,男,1980年生于建州省芝城市,毕业于建州工程学院物理系。

  何婧柔,女,1981年生于建州省榕城市,建州师范大学应用心理硕士。

  自己的父母,居然都是文化人,高材生!

  看到这里,李潜心里激动万分。

  但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将李潜打入地狱。

  2009年1月15日凌晨,李仇何婧柔夫妇驾驶着一辆黑色桑塔纳,在芝城水南桥上失控,车辆冲出大桥,坠入江中,打捞队随即前往打捞,最终打捞起夫妻二人的尸体,二人确认死亡。

  经调查发现,落水的车中载有大量名贵茶叶,茶叶中还藏着一件稀世珍宝,系同城富商姚光富所丢失,后有证据表明,偷走宝贝之人正是李仇夫妇。

  因为李仇夫妇已死,物归原主以后,姚光富决定不再追查此事,并且私人出资,将李仇夫妻二人合葬在芝城公墓内。

  “我的父母……已经死了,而且……他们是小偷?”

  李潜感觉手里的文件沉甸甸的,沉到他几乎要拿不动了。

  贺泰平长叹一声,拍了拍李潜的肩膀:

  “李潜,你是个懂事的孩子,贺叔也不想瞒着你,如今得知了你父母的真实情况,又恰好有家庭愿意收养你,你就答应他们吧,至少让他们支持你上了大学?未来的路怎么走,等到你成年以后,再自己做主也不迟。”

  “贺叔。”

  李潜双手抱着脑袋,用颤抖的声音说道:“让我静一静,行吗?”

  贺泰平还想接着说下去,但被丁沛茹拦住了,他迟疑了一下,最终点点头,带着夫妻两人走出了办公室,顺便关上了门。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李潜的呼吸声显得十分沉重。

  他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一个小偷,但却没想到,自己的父母就是小偷!

  可为什么,父母明明都是文化人,却要去做那种下三滥的事情?

  这不合逻辑!

  “这里头一定有问题……”

  李潜不甘心地继续翻看着文件,他希望再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忽然,不算太厚的文件里,掉出了一张照片。

  李潜捡起照片,定睛一看,便忍不住瞳孔一缩。

  照片里,父亲李仇牵着母亲何靖柔的手,两人脸上带着笑容,身后还搭着一个年纪比他们稍微大一点的男子。

  三人的身后,是一座老旧的摩天轮。

  “怎么是他……”

  这张照片,他昨晚才刚刚看过,就在他偷回来的诺基亚手机里!

  照片里的那第三个男人,难道就是何平饭店的老板?!

  “李潜,你感觉好一点了吗?要不这样,贺叔中午请你吃火锅,海底捞怎么样?”

  贺泰平敲了敲门,很是关心李潜如今的状态。

  李潜将照片塞进口袋里,目光看向了一旁开着的窗户。

  他迫切地想要去何平饭店一问究竟,但若是此时和贺泰平他们说的话,不知何时才能离开了。

  于是,李潜直接起身,翻窗跳了出去。

  窗户后头是一座不算太高的围墙,李潜灵巧得如同一只猴子,轻松翻过,头也不回地跑了。

  贺泰平在外头足足敲了两分钟的门,实在是憋不住了,便推门而入。

  然而办公室里早就人去楼空。

  “臭小子,连派出所的窗都敢翻?”贺泰平气得鼻孔冒烟。

  “他恐怕是怕贺警官你逼他接受我们的领养吧,毕竟刚刚得知父母的死讯……”丁沛茹表示十分理解。

  梁正德低头思考着什么,指了指桌子上散落的文件,问道:

  “贺警官,我可以了解一下李潜的父母吗?”

  贺泰平摆了摆手:“你看看吧,这对你们将来相处也有好处,我去给李潜那臭小子打个电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