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白夜行者何平饭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首饰盒的秘密

白夜行者何平饭店 鬼哭老朽 2128 2019.11.27 20:58

  按照事前规划好的路线,李潜第一个回到了饭店。

  周兴庆和厨子的速度稍微慢一点,如今还在回来的路上,而秦律己和钱香玉,则是马不停蹄地将车开去某个隐蔽的汽车修理厂维修,所以也比李潜慢。

  从后巷的小门进入饭店,李潜直接席地而坐,背靠墙壁,喘着粗气。

  今晚的行动堪称惊险,也多亏了李潜的听力过人,多亏了厨子的谨慎小心,多亏了秦律己开车追尾拖延时间……

  否则,一旦被鬣狗发现,只怕李潜他们三人都没法安全地走出鬣狗的别墅。

  “你没事吧?”

  阎羽的耳边冷不防地响起声音,饭店后厨外的走廊也亮起了灯,李潜忍不住用手挡着眼睛,从指缝里观察走廊的尽头。

  只见秦雪儿穿着一身紧身运动服,双手叉腰,没好气地望着李潜。

  “大小姐?”李潜疑惑道,“你不是去上舞蹈课了吗?”

  “拜托,现在都已经是凌晨了,我大半夜还跳舞,不怕心肌梗塞啊?”

  秦雪儿走上前,拉起李潜,还给他倒了杯水。

  李潜木讷地接过水杯,疑惑地说道:“我没搞错吧,大小姐竟然给我倒水?”

  “爱喝喝,不喝拉倒!”秦雪儿白了李潜一眼。

  李潜嘿嘿一笑,将水一饮而尽。

  秦雪儿自言自语道:“其实我也猜到我爸让你加入行动了,更知道你们就在今晚行动,我担心你们的安危,所以和小二哥一直在饭店等你们回来。”

  说话间,小二也出现在走廊尽头,对李潜挥了挥手。

  “任务还顺利吗?”秦雪儿问。

  “虽然中途出现了一点小状况,不过好在任务还是顺利完成了。”

  李潜笑了笑,将罗母的首饰盒从背包里拿出来。

  小二兴奋地接过首饰盒,用手语比划道:没错,就是这个!

  “恭喜你了,完成了第一个任务。”秦雪儿酸溜溜地说道。

  “客气,帅的人运气一般都不会太差。”

  “少臭美了。”

  李潜回来以后大约十分钟左右,厨子、秦律己与钱香玉也陆续回来了。

  “老周呢?他怎么还没回来?”秦律己一进饭店,就皱着眉头问道。

  厨子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清楚,钱香玉专门给周兴庆打了个电话,才得知他的情况:

  “老周说他已经完成了任务,直接拐道儿回家了。”

  “这个混球!”厨子忍不住破口大骂,“今天我们差点被他给害死!”

  事情的经过,李潜已经与秦雪儿和小二说明了。

  秦雪儿皱着眉头说道:“爸,老周也太不靠谱了,你还打算招他进饭店吗?”

  “不了,”秦律己直接摇头说道,“他没资格了,以后,也不会有与他合作的机会了。”

  干他们这一行的,每一次任务都会出现无数次变故。

  如果是意外,一切都可以原谅,大不了大家一起承担。

  可如果是人祸,是麻木大意,秦律己绝不姑息!

  周兴庆这一次的狂妄自大、贪得无厌,已经让他彻底上了秦律己的黑名单。

  “倒是小潜这次立了大功,来,抽支烟。”厨子把身上最好的烟整盒丢给李潜。

  李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取出一支烟正要抽,却被秦雪儿给抢走了:“你才十六岁,抽什么烟?”

  厨子:“对,小潜不该抽烟,不过大小姐,你能不能把剩下的烟还给我?”

  “不行,没收,你看看你牙都抽黄了!”

  “……”

  厨子郁闷地找钱香玉借了支女士香烟,可抽着总觉得没味儿。

  “小潜这一次表现确实不错,值得夸奖。”

  秦律己准备让钱香玉把今天的行动复盘一下。

  可这时,小二忽然接到电话,原来是因为今晚是中秋,罗母想到自己的首饰盒还没赎回来,所以情绪低落,大半夜的开始寻死觅活了。

  上了年纪的老人就是这样,尤其是罗母这种身患重病的老人,一辈子在意的东西就剩下那么几样了,随便丢了哪一样,对精神都是巨大的打击。

  好在,李潜他们也已经带回首饰盒了,于是大家连夜前往医院住院大楼,准备将首饰盒还给罗母。

  当大家来到病房外的时候,罗父正站在病房门口抽烟,走廊处还能隐约听到罗母的啜泣声。

  “儿子,这事儿都怪爸!”

  罗父一见到小二,便掐灭了烟,扇了自己两个耳光:“爸以后再也不去赌了!我要是再赌,我就不得好死!”

  钱香玉连忙劝道:“罗叔叔千万别这么说,我们已经把阿姨的首饰盒赎回来了。”

  “真的?”

  秦律己对小二使了个眼色,说道:

  “赶紧把首饰盒给阿姨送去吧,别让阿姨再难过了。”

  小二点点头,连忙捧着首饰盒走进病房。

  秦雪儿跟在李潜身边,小声问道:

  “李潜,你打开盒子看过没有?里面到底有什么宝贝,为什么罗婆婆这么珍惜啊?”

  “别人的东西,我怎么能随便偷看,”李潜摇头道,“小二哥上次不是说了吗,可能是罗婆婆家人留给她的首饰吧。”

  “可是我还是好奇。”秦雪儿嘟了嘟嘴。

  “你想去偷看啊?”李潜问。

  “怎、怎么可能?我就随口一问……”

  “那我自己偷看了。”

  “你……混蛋,我也要看!”

  两人悄悄地趴在门外,透过门缝往里看。

  罗母这几天住院,似乎又消瘦了几分,但此时看到小二手里端着首饰盒,她浑浊的眼睛里,居然隐约闪着光芒。

  “小二,你、你把首饰盒赎回来了?”罗母惊讶地问道。

  小二将首饰盒放在病床前,比划道:是老板他们去赎回来的,您快看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小二,秦老板是好人。”

  罗母红着眼圈,轻轻拧开那金属扣环,打开了首饰盒。

  首饰盒里,放着一些首饰,几张老照片,还有……一个老式录音机。

  罗父走近一看,不由得面色一变:“好像少了几件首饰。”

  “没少!”

  罗母露出慈爱的笑容,之前的疲惫也一扫而空。

  她缓缓从首饰盒里,拿出了那个老式录音机,将录音机放在耳边,然后便闭上了眼睛。

  一阵噪音过后,录音机里,传出了略显稚嫩的歌声: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

  晚风吹来一阵阵快乐的歌声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