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白夜行者何平饭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夜潜孤儿院

白夜行者何平饭店 鬼哭老朽 2598 2019.11.10 22:55

  “爸爸,哥哥他是不是不喜欢我呀……”

  明亮的客厅,小安然坐在沙发上,委屈巴巴地缠着毛线球。

  梁正德正在给酒柜旁的热带鱼喂鱼食,透白的玻璃上映出梁正德的脸,他似乎有几分心事。

  “傻丫头,哥哥刚刚来到咱们家,还很不适应。”

  安然嘟着嘴说道:“哥哥吃过晚饭以后,就回房间去了,也不陪人家看小猪佩奇。”

  梁正德转过身,将安然抱起来放在大腿上,笑着说道:

  “哥哥今天经历了很多事情,可能心里有些不舒服,这样吧,你给哥哥准备一个礼物,就当做是见面礼,怎么样?”

  “见面礼是什么?”安然挠了挠脑袋,不明白梁正德的意思。

  梁正德道:“就像你一直收藏着的蜘蛛侠玩偶一样,那是爸爸妈妈送给你的第一件礼物,非常具有纪念意义哦。”

  “我知道了!”

  安然从梁正德的腿上跳了下来,小脸因为兴奋而有些红扑扑的,她径直朝二楼跑去:“我这就去准备!”

  “小心台阶,别磕着了!”梁正德提醒道。

  “嗯嗯!”

  看着安然跑上楼,梁正德也缓了口气,随后低头面对着遍地的毛线团,身为教授的他,也不禁感到了一丝压力。

  ……

  梁正德夫妇给李潜单独安排了一间房,房间在三楼,隔壁是安然的卧室,还有一间杂物间。

  房间虽然不大,但床和衣柜还有书桌书架应有尽有,只不过如今都空荡荡的,因为李潜实在没有什么私人物品。

  李潜推开窗户,向下望去,小区里的路灯昏暗,有正在跳广场舞的大妈,有夜跑的年轻人,也有遛狗的情侣。

  但李潜只在乎,这扇窗户没有防盗网。

  这是他第一次住在没有铁栏杆的房间里,居然有些不自在。

  “不过这倒是也方便今晚的行动了。”

  李潜探出头去,注意到窗户边就有一根排水管,固定得还算牢固。

  他回到房间里,又忍不住拨打了一次张伟的电话,但张伟的电话一直都处在关机状态。

  “张大头啊张大头,你究竟跑哪儿去了。”李潜直叹气。

  张伟有个绰号,便是张大头。在张伟在进入孤儿院的第二年,半夜想要逃走,结果在钻二楼的栏杆的时候,因为脑袋太大被卡住了,不仅逃跑计划失败,还惊动了消防队。

  要不是因为他的大头,只怕这货得从二楼摔下去,虽然说死不了,但多半也要摔断腿。

  从那以后,张大头的绰号就传开了,只不过李潜很少这么称呼他罢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李潜一直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隔壁房间偶尔会传来安然的动静,但并不算大。

  凌晨两点,万籁俱寂,小区的路灯似乎更加昏暗了,李潜便睁开了眼。

  李潜对梁正德夫妇最喜欢的一点,便是他们说话和关心都恰到好处,不需要刻意的了解,也没有过多的关心。

  吃过晚饭以后,丁沛茹主动让李潜回屋休息,之后除了送了一盘水果以外,就再没有来打扰了。

  他稍微收拾了一下东西,便推开窗户,伸手抓住窗外的排水管道,轻盈得像只猴子,不过用了短短二十秒的时间,便已经稳稳地落在地面上。

  今晚,他必须回到孤儿院去,溜进院长办公室,查到张伟的下落。

  ……

  半个小时以后,孤儿院外,李潜把共享单车停在角落。

  嗯,李潜所有的钱之前都留在宿舍里,所以现在他身上是身无分文的,只能拼命蹬单车回来。

  孤儿院的墙,李潜早已经翻了不知多少次了,此时也没有任何紧张感。

  可正当他准备爬歪脖子树的时候,却猛地打了个寒颤。

  昏暗发黄的路灯下,围墙上的影子,居然有两个……

  有人跟着自己?!

  李潜猛地回过头去,却见一名女孩悄无声息地跟在自己身后。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吓得后背发凉,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这女孩不就是秦老板的女儿秦雪儿吗?

  “大小姐,你大半夜在这儿做什么,把我吓瘫了你能对我负责吗?”李潜背靠着歪脖子树说道。

  秦雪儿白了李潜一眼,道:“他们让我来盯着你。”

  “盯着我做什么,怕我去报警?”

  “怕你跑路,”秦朵儿问道,“我爸让你去找手机,你大半夜溜到孤儿院来做什么?”

  李潜如实答道:“手机在我兄弟那儿,但我兄弟昨天早上被带走了,我得想办法找到他,才能找回手机。”

  秦雪儿沉默了一下,皱着眉头说道:“之前你是怎么偷到我口袋里的钱的?”

  这话题转移得也太快了吧?

  李潜笑道:“手法、手速、转移注意力,偷东西无非需要满足这三点,况且大小姐你的屁股那么翘,那天又穿着紧身裤,当时你口袋里的钱,有一半都暴露在外头,随便哪个扒手都能偷到。”

  “下流!”秦雪儿红了脸,瞪了李潜一眼,又说道:“你教我吧。”

  “教你什么?偷东西啊?”李潜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秦雪儿,“大小姐,你别开玩笑了,小小年纪不学点好的,学这玩意儿干什么?”

  秦雪儿没有解释太多,直接说道:

  “你想偷孤儿院的档案,今晚我帮你,若是成功了,你就教我本事。”

  “没你我也一样能偷到。”李潜耸了耸肩。

  秦雪儿却狡黠一笑:“但你要是拒绝我的话,我就喊人。”

  李潜:“……”

  “如何?”

  李潜眼珠子一转,低声说道:

  “院里环境复杂,带着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不方便,这样吧,要是你能三步之内翻了这面墙,我就答应你。”

  秦雪儿闻言,自信一笑:“简单。”

  简单?

  李潜倒是一副看好戏的心态,这面墙他不知翻了多少次,轻车熟路后才能三步翻过。

  这秦雪儿娇生惯养,哪能办得到?

  然而下一秒,李潜就惊讶得合不拢嘴。

  只见秦雪儿先是带了几米的助跑,然后飞身一脚踩在歪脖子树的树干上,紧跟着身体挺直,以标准跳高运动员的姿态,翻过了围墙!

  她只用了一步而已!

  “你再不过来,太阳都要升起来了。”秦雪儿得意的声音从围墙后传来。

  “你是属猴儿的吗?”

  李潜摸了摸鼻子,有点尴尬。

  这何平饭店藏龙卧虎,李潜猜到了,但他没猜到连秦雪儿这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女生,都如此身手不凡。

  就在李潜准备翻墙的时候,院内忽然响起了犬吠声。

  “糟了,是大黄!”

  大黄是孤儿院里养的土狗,因为认识李潜和张伟,所以过去夜里从不乱叫。

  但这次翻墙过去的是秦雪儿,大黄便警惕地叫唤起来。

  李潜连忙翻过围墙,才刚刚落地,便感受到一股芳香扑面而来。

  “你怕狗啊?”李潜抱着秦雪儿,笑着说道。

  秦雪儿紧紧地抱着李潜,不敢回头,声音颤抖地说道:“快点把它赶走!”

  李潜对大黄吹了声口哨,大黄便安静了下来,重新回到狗窝里睡大觉去了。

  秦雪儿这才松了口气,但因为后怕,胸口还是一阵起伏。

  李潜趁机摸了摸秦雪儿的脑袋,还故意吸了吸鼻子:“你用的什么洗发水?”

  “霸王防脱。”

  秦雪儿推开李潜,此时他们已经进入院里,不敢闹出太大动静,所以她也只能被李潜白吃豆腐了。

  “你怎么不告诉我这院里有狗?”秦雪儿生气地问。

  李潜绕过秦雪儿,头也不回地说道:

  “当小偷第一要义,不能怕狗,想学偷东西,你还不合格。”

  身为一名小偷,溜门撬锁、翻墙过院是常事儿,富人家养狗的有不少,要是连狗都怕,还是别想着当小偷了。

  “你别小瞧人!”

  秦雪儿咬了咬牙,后怕地看了大黄一眼,连忙跟上李潜的脚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