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白夜行者何平饭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 两个孤儿

白夜行者何平饭店 鬼哭老朽 3077 2019.11.06 10:29

  “呼呼……呼呼……”

  李潜二人从最黑暗的巷子,一口气狂奔了两个街区,才终于停下来。

  漆黑的巷子里,两人如同过街老鼠,狼狈地用破旧的衣袖擦去额头上的汗水。

  然后,相视一笑,庆祝他们又一次脱险。

  “潜哥,你偷了个保险箱,里头的东西肯定值不少钱!”张伟笑道。

  李潜踢了张伟一脚,道:“要不是我动作麻利,今晚咱俩都得栽跟头!”

  “鬼知道那饭店老板怎么会提前回来……”张伟不甘地嘀咕了一声,“要是他没提前回来,今晚咱们可就大丰收了!”

  “当小偷,最忌讳的就是贪,当你开始贪心的时候,一只脚已经迈入监狱了。”

  “知道了,潜哥。”张伟笑了笑,常听李潜说教的他,显然没有把话放在心上。

  李潜拍了拍张伟的肩膀,道:

  “做完这一次,咱俩也算凑够了路费了,换个城市,半工半读,以后别干这个了。”

  “你的意思是……打工?”

  “打工怎么了?”

  “打工……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张伟小声嘀咕,“打工哪有偷东西来钱快。”

  闻言,李潜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阿伟,咱们之所以偷东西,只是为了凑齐路费和学费罢了,我们是孤儿,这个世界天生对我们不公平,在不公的世界里,用非常手段拿回一些我们该得的东西,这也就够了,想要在这个社会上立足,不可能一辈子当过街老鼠。”

  “我当然知道了……”

  张伟望向巷子外,城市的灯红酒绿,女郎的浓妆艳抹,有钱人的肆意放纵,将躲在巷子里的二人映得像生活在下水道里的蟑螂。

  这个该死的时代,有钱的才他妈是人。

  李潜叹了口气,说道:

  “别想太多了,回家吧,打开这个保险箱,看看里头究竟有什么。”

  张伟点点头。

  背起背包,李潜带着张伟,走入更黑暗的巷子。

  ……

  ……

  不久以后,两人来到“家”门外。

  “闽后区孤儿院”。

  李潜和张伟,都是孤儿,李潜16岁,张伟15岁,目前都被收养在榕城市闽后区的孤儿院。

  此时孤儿院那扇黑色的大铁门紧锁,看门的土狗大黄睡得正香。

  “阿伟,你先回房间去,我去看看信箱。”李潜说道。

  “欧克,我先回去研究研究这保险箱!”

  张伟走到一旁,顺着一棵歪脖子树,如同一只猴子似的,三步便跳上树杈,然后翻过围墙。

  已经是凌晨一点,孤儿院里自然是不允许大家外出的,但为了偷东西,李潜和张伟只能半夜翻墙出门。

  李潜紧随张伟之后,也翻过围墙,张伟此时已经顺着排水管道,爬回二楼的房间去了,李潜则是弯着腰走到大厅处。

  大厅的一面墙上,用鲜红的漆写着“有爱有家”四个大字,对面则是一排信箱。

  打开手电筒,李潜往自己的信箱里瞥了一眼,空无一物。

  “李潜!”

  声音如惊雷,吓得李潜几乎要跳起来,在他转身的一瞬间,火辣辣的痛感出现在脸上。

  在他的面前,是一位重度肥胖的大妈,廉价的睡衣被撑得几乎要爆炸,她的眉头有深深的皱纹,眼睛能瞪得浑圆,一看便经常发怒,是个狠心的泼妇。

  她叫吴美凤,是孤儿院的院长,也是大家最害怕的人。

  吴美凤嗜赌,并且十分易怒,教育院里孩子们的手段非打即骂,而且十分狠心,去年冬天的时候,张伟被吴美凤一巴掌扇掉了两颗牙。

  可就算是这样的女人,还要逼着大家亲切地喊她为“院长妈妈”。

  李潜注意到吴美凤情绪不对,便猜到她一定又打了整晚的麻将,并且输了不少钱。

  每当这个时候,谁要是触了她的霉头,便成为了她发泄的对象……

  “谁叫你大半夜溜出来的?”吴美凤又踢了李潜一脚。

  李潜咬牙没喊出声,低声答道:“我想看看……有没有寄给我的信。”

  “你有个屁的信!”吴美凤揪住李潜的耳朵,声音尖锐地说道。

  “……我在网上发了自己的照片,留了地址,要是我爸妈看到,一定会来找我的。”李潜低着头说道。

  吴美凤气得笑出了声:“你以为你的父母真的还记得你吗,他们不要你了,你是孤儿,没爸没妈的孤儿!”

  “我爸妈不是不要我了!”李潜猛的抬起头,握紧双拳,用尽力气吼道,“我记得,他们很爱我,只是迫不得已……”

  “得了吧,五岁以前的事情,还还能记得!若是迫不得已,他们会把你丢给那个老乞丐六年不闻不问?我看他们多半是死了,都死了!”

  “他们没有死!!!”

  李潜愤怒地抓住了吴美凤的衣领,高高地扬起拳头。

  已经十六岁的他,也已经有一米七的身高了,比吴美凤还高几公分。

  但在短暂的失智以后,李潜的拳头还是没有落下来。

  可这也让吴美凤意识到,李潜不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小男孩了。

  她一把推开李潜,冷声说道:“还有一个星期,要是再没有人领养你,你就滚去社会上自生自灭吧。”

  似乎又觉得话说的不够狠,吴美凤又补充道:

  “不过你是个手脚不干净的小偷,当过六年的乞丐,年纪又大,身子骨又弱,还有那个什么‘幽闭恐惧症’的矫情病,怎么可能有人领养你?”

  “用不着你管。”

  李潜冷哼一声,跑上二楼。

  ……

  现实中的孤儿院,没有那么多的欢声笑语,在这个隐形的牢笼中,关着的大多是被父母抛弃的残疾儿童。

  这里没有孩子温暖的笑脸,没有家庭的温馨,更没有“同情”可言。

  大多数孩子甚至连走到院子里的机会都没有。

  整个孤儿院几十号人,却只有吴美凤和她的三个亲戚照顾,没让孤儿院充斥着屎尿味,李潜都有些感激吴美凤了。

  吴美凤厌恶这些孩子,但这些孩子却也是她的摇钱树,来自社会爱心人士的捐款,让吴美凤在市区里买了三套房子。

  李潜回到二楼,回到宿舍里。

  这个宿舍一共住着六个孩子,除了李潜和张伟以外,剩下的四个孩子都不到十岁。

  一个瞎子,一个瘸子,还有两个是脑瘫。

  “潜哥,你遇到母夜叉了?”

  李潜一推开门,张伟便关心地问道。

  母夜叉是孩子们给吴美凤起的绰号,因为吴美凤夜里拿着手电筒查寝的模样,像极了故事里的母夜叉。

  “问题不大,你打开保险箱了吗?”李潜揉了揉左脸,不想提太多。

  “我……技术不过关,还得潜哥你亲自出马。”张伟讪笑着说道。

  “我看看。”

  二人来到窗前,借着外头马路上路灯的光亮,打量着今晚的战利品。

  “是最普通的机械式密码保险箱。”李潜一眼便将之认出来了。

  机械式密码保险箱,便是在电影类最常见的密码箱,依靠着旋转密码箱箱门上的密码盘来解锁。

  这种保险箱的内部,有三个轮片盘,开锁时需要将三个轮片盘的缺口对到一起,然后才能退入锁栓开锁。

  密码盘上也有三个转盘,每一个转盘上都有一圈120度的刻度。

  “阿伟,听好了,这三个转盘,需要按照顺时针、逆时针、顺时针的顺序旋转,哪怕多旋转了一个刻度,都需要顺着方向重新旋转一圈。”

  张伟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看着李潜操作。

  只见李潜将耳朵贴到保险箱上,然后轻轻转动密码盘的最上层转盘。

  刻度不断变化,保险箱中的发出“咔咔咔”的清脆声音。

  “潜哥……”

  “嘘。”

  李潜聚精会神地转动着密码盘。

  咔哒——

  “你听到了吗?”李潜停下动作,对张伟问道。

  张伟傻眼了:“听到什么?”

  “轮片盘对上的声音。”

  “……潜哥,和你比起来,我觉得我就是个聋子。”张伟无力地说道。

  李潜耸了耸肩,他的听力异于常人,但获得这样的能力,他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继续,第二个密码盘。

  张伟此时也帮不上什么,只能屏住呼吸,尽量不影响李潜。

  据张伟所知,哪怕是专业开锁公司的大神,能做到“听声开锁”的,也都寥寥无几。

  所幸,他们今天偷到的保险箱和饭店办公室的门锁一样老旧,否则就算是李潜想要开锁,也需要大费一番功夫。

  张伟开小差的功夫,李潜已经确认了第二个密码盘刻度,开始解第三个密码盘了。

  对李潜的佩服,从张伟来到孤儿院的第一天就开始了,那时候张伟也是个小刺头,不服吴美凤的管教,被罚两天不准吃饭。

  实际上,那时的张伟已经饿了三天三夜了。

  李潜出于同情,夜里去食堂偷了两个白馒头,给张伟填饱肚子,结果被吴美凤发现,不仅挨了一顿打,第二天两人还在烈日下跪了三个小时。

  对张伟而言,李潜不仅是朋友、兄弟,更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开了。”

  忽然,李潜开口道。

  张伟回过神来,定睛看去,放在破旧的书桌上的保险箱,已经被李潜成功破解了。

  “快看看这里头有什么!”张伟舔了舔嘴唇,兴奋地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