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白夜行者何平饭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肥龙哥

白夜行者何平饭店 鬼哭老朽 2336 2019.11.25 18:50

  “倘若这次帮助小二拿回首饰盒,周兴庆不开口要钱的话,或许我会让他加入饭店。”

  秦律己长叹了一口气。

  缺点可以调教,但人品如何改?

  虽然秦律己和大家也都是利益关系,但这次厨子和钱香玉出手,都没要一分钱,李潜也是一个纯新人,只字不提半点好处。

  这几万块钱对秦律己而言算不上什么,但如果饭店和成员之间,只谈钱的话,那么未来的关系也不会牢靠。

  “说起来,你让小潜加入饭店,是不是有点冲动了?”钱香玉问。

  “说冲动也好,说理智也罢,小潜的能力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而且他的性子和他老爸简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要是我不答应的话,他能把咱们饭店偷光,你信不信?”

  “信,老板说的我怎么能不信呢?”

  钱香玉递给秦律己一杯冷咖啡,还顺手摸了摸秦律己的胸口:

  “老板,咱们可是好久没有单独相处了……”

  “你这属于职场性骚扰你知道吗?”秦律己严肃道。

  钱香玉缩回手,不屑地说道:“切,你不想找老婆,雪儿还想有个妈呢。”

  “……嗯?你看,那小子是不是有点像小潜的那个朋友?”

  “想转移话题啊?”

  “不是,那小子真是张伟!”

  钱香玉顺着秦律己的视线望去,只见一个留着寸头的小子走进了赌坊,并没有来得及看清楚正脸。

  “你是不是看错了?”

  “应该不会。”秦律己摇摇头。

  张伟的下落关乎着手机的下落,秦律己怎么可能真的放任不管,这些天来钱香玉收集到不少张伟的照片,秦律己早就把这小子的长相记在心里了。

  “看来张伟果然是被鼹鼠帮给带走了,难不成现在被派到鬣狗身边当小弟?”钱香玉分析道。

  “继续盯着吧,今晚可能会有意外收获。”

  秦律己喝了一口咖啡,放倒了座椅靠背,准备来一场持久战。

  谁知赌坊里突然传来一阵骚动,随后赌坊就好像被捅了的马蜂窝似的,无数名赌徒灰头土脸地跑出来,怀里还抱着零碎的现金。

  “什么情况?”秦律己顿时坐直了身子。

  不一会儿,赌坊的入口处,鬣狗满脸是血地往外跑,可还没跑到马路上,后方一道身影一跃而起,手里握着一个啤酒瓶,狠狠地砸在鬣狗的脑袋上!

  砰——

  啤酒瓶破碎,玻璃渣子掉了一地,但更多的玻璃渣子,却是留在了鬣狗的脑袋上。

  这回,钱香玉看清楚那孩子的脸了。

  的确是张伟。

  张伟穿着一件洗得发黄的白色背心,脸上和肩膀上有几道伤口,他拿着破酒瓶子的手有些颤抖,但眼神却是如猎豹般凶狠。

  但当他看清楚鬣狗脑袋上的伤以后,张伟眼里的凶狠很快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不知所措。

  张伟的身后,一名胖子取下了墨镜,露出了他脸上渗人的刀疤。

  胖子拍了拍张伟的肩膀,似乎说了几句赞赏章他的话,随后一脚踢在鬣狗的脸上。

  向来以残忍出名的鬣狗,在这刀疤胖子面前,竟然吓得几乎要尿裤子,根本不敢还手。

  “肥龙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您就看在咱们这么多年情分上,手下留点情吧!”

  鬣狗被胖子踩着脑袋,居然是带着哭腔求饶。

  “知道错了?你错哪儿了?”被称作肥龙哥的胖子问道。

  “我……我错在跨区开赌坊,不该把手伸到仓麓区去……”

  “哦,那看样子是罪加一等咯,阿伟,断他一根手指头。”

  张伟咬了咬牙,有些犹豫。

  肥龙哥见了,也不催促,直接夺过张伟手里的破酒瓶子,直直插向鬣狗的右手。

  锋利的破酒瓶子,虽然没有弄断鬣狗的手指头,但也是刺得他满手鲜血淋漓。

  “下次再犹豫,断的就是你的手。”肥龙哥对张伟说道。

  张伟后退两步,显得有些惧怕,但仅仅两秒过后,他居然重新走向前,捡起地上的碎玻璃,狠狠地在鬣狗的手背上划了一道!

  “我……”

  张伟丢掉带血的玻璃碎片,想说点什么。

  肥龙哥却拍了拍张伟的脸,把他手上的血迹擦在张伟的白色背心上,笑着说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肥龙哥!!”鬣狗惨叫起来,“我到底错在哪儿了?我对老大忠心耿耿,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啊!”

  肥龙哥抬起了脚,把鬣狗提了起来,让他靠在墙边,还贴心地为他整理了一下衣领。

  “上周金牛山隧道的事情,你知道吗?”

  “你、你是说彪哥被劫货的事情?”

  “对,我手下的人查到,劫我们的人留下的报废车,是从你手上买的。”

  “这、这事我真的不清楚,肥龙哥你是知道的,卖黑车只是我的发家副业,早就丢给小弟去做了,况且区区一辆报废车,怎么可能是我亲自谈的生意……”

  鬣狗当真委屈无比,也不明白为什么肥龙哥会因为这件事情,对自己发这么大的火。

  肥龙安静地听鬣狗说完,也不在意:

  “车子的事情,只是其中一件事,今天我找你的真正原因,是想问问你,前几天你们赌坊,收了个首饰盒对吧?”

  “我……我也记不清楚了……”鬣狗每天收的宝贝多了去了,根本不会在意什么首饰盒。

  肥龙笑着说道:“输钱的是一个大胡子老头儿,他拿了首饰盒在你这里抵了两万块钱,后来再拿钱过来赎首饰盒,你就翻脸不给了,还把那老头儿给揍了一顿,这事儿记得吗?”

  “我不……记得记得,我记起来了!”

  鬣狗本想摇头说不记得,但看到张伟又低头要捡玻璃碎片,顿时一激灵,不管是不是他,也先承认再说了。

  “你知道那老头儿是谁吗?”肥龙冷声说道,“老大最近的新宠,杨妍妃杨贵妃……”

  “那老头儿叫杨妍妃??”鬣狗震惊道。

  “叫你妈个头啊!”肥龙给了鬣狗一巴掌,“那老头儿是杨贵妃的爹,你吃掉的那首饰盒,是她爹给她准备的嫁妆,你他妈有收集癖,癖到老大那儿去了?”

  鬣狗这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也想起那么个老头儿了,他连忙说道:

  “肥龙哥,我的确是不知道那老头……老先生是杨贵妃的爹啊,我要是知道的话,就算我再有十条命,也不敢对他不好啊!首饰盒是吧,肯定在我的万宝阁里,肥龙哥你在这里稍等,我这就给你回去取!”

  肥龙把鬣狗拎了起来,淡淡地说道:“阿伟,你跟着鬣狗去拿首饰盒,我在这里等你。”

  “是,肥龙哥。”张伟捡了一块玻璃碎片,捏在手里,当做武器。

  肥龙见状,笑嘻嘻地拿走了张伟手里的玻璃碎片,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柄纯黑色的蝴蝶甩刀。

  这蝴蝶甩刀类似于折叠匕首,但只要运用纯熟,从掏出来到甩出刀刃,只需要一刹那的时间。

  “这个,比玻璃碎片好用。”肥龙将蝴蝶甩刀塞到了张伟的手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