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白夜行者何平饭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一种味道

白夜行者何平饭店 鬼哭老朽 2227 2019.11.21 19:52

  若是别人提醒厨子,门外站着“你娘”,厨子大抵会直接开骂:你娘才站在门口呢。

  但小二不一样,他几乎本能地站了起来,毫不犹豫地迎了出去。

  “阿姨怎么来了?”

  钱香玉也跟着迎了出去,与小二一起将小二的母亲搀扶进店。

  罗母年纪不算大,但面容十分憔悴,哪怕坐在椅子上,却还是捂着胸口不停地喘气。

  孝顺的小二连忙给母亲顺气。

  李潜注意到罗母手上插着的软针头,眼神里流露出疑惑的神色,秦雪儿小声地解释道:

  “小二哥的母亲得了尿毒症,经常要去做透析,她的身体情况很糟糕,全靠小二哥在我们店里赚的钱维持生命。”

  其实关于小二的事情,秦雪儿在放学的路上,也与李潜介绍过一点。

  小二的父亲嗜赌,三天两头往赌场里跑,而且经常夜不归宿。

  在小二三岁那年,有一天夜里,他突然发高烧,而当时的罗父还在赌坊里赌钱呢,罗母一人背着小二走了十几里的山路,勉强保住小二一条命,却没能保住他的声音。

  长大后的小二,深知这些年母亲的不容易,所以对母亲格外的孝顺。

  他开始只是一名普通的开锁匠,但为了挣钱给母亲治病,所以才加入了何平饭店。

  患上尿毒症的患者,体态会显得臃肿,胸闷气短都是家常便饭,每天做几个小时的透析,才是最折磨人的。

  “婆婆,来,您喝杯水。”秦雪儿给罗母递过去一杯水。

  罗母摆了摆手,叹气道:“医生说……我不能喝太多水……”

  小二用手语比划:妈,您怎么突然来了?

  罗母看了一眼儿子,眼圈顿时红了起来,整个人近乎崩溃地捶打着自己的胸口:

  “你爹又去赌了,他把这个月你给他的生活费全输光了,还偷偷把妈的首饰盒拿去赌了,现在输得血本无归,你说这可怎么办呐!”

  秦律己等人脸色都不太好看,看样子这些年来小二的这个爹没少给大家带来麻烦。

  小二问:我爹人呢?

  “小二……”

  饭店外,不知何时出现一名落魄的大爷,大爷的头发乱七八糟,穿得也十分邋遢,一张口便是满嘴的黄牙,也不知抽了多少年的烟。

  此时大爷满脸愁容,甚至不敢正眼看大家。

  “你还来干什么,你是真想把我气死啊!”罗母急得端起桌上的醋瓶子,就砸在罗父身上。

  罗父也任凭罗母撒火,等到罗母骂了一通开始喘气的时候,他才低声说道:

  “小二,是爹对不起你们娘俩,爹只是想多赢一点钱回来,给你妈治病,让你不要再做那些苦活累活,想让我们一家人过上好日子而已……”

  李潜看在眼里,心中直叹气。

  罗父的思想,就是所有赌徒的思想,赢了就大富大贵,输了大不了从头来过。

  可是人生就一次,又能有多少个从头来过的机会?

  幸运的人永远是少数。

  以前孤儿院院长吴美凤也喜欢赌,不过她好歹赌得有分寸,因为比起发财,她更喜欢守财。

  小二已经习惯父亲赌输了,好在罗父也不是那种有暴力倾向的人,不会将输钱的怨气发泄在小二母子俩身上。

  他一边安慰着罗母,一边对罗父叹气:以后不要再赌了,钱我都会赚回来的。

  然而罗母却激动地说道:“你爹输再多钱妈都无所谓,但他输掉了我的首饰盒,那盒子里……可是有妈这辈子最宝贵的东西啊!”

  说着说着,罗母潸然泪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令人心疼不已。

  钱香玉拉过小二,小声问道:“阿姨的首饰盒里有什么宝贝啊?”

  小二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有可能是外婆留给她的首饰吧。

  “那的确是无价之宝,叔叔这次真的有些过分了,”钱香玉叹了口气,说道,“问问叔叔他把首饰盒输到哪儿去了,我们拿点钱赎回来吧。”

  其实小二也是这么想的。

  大家一番询问之下,罗父才答道:“闽侯区有个黑赌坊。”

  “是不是后山村的那个?”厨子忽然问。

  “是。”

  厨子面色一变:“这可不好搞啊……”

  大家盯着厨子,疑惑他为何这么说。

  厨子点了根烟,小声说道:“其实我也偶尔会去那个黑赌坊玩几把,所以才知道那地儿,那家黑赌坊,是鼹鼠帮手下一个叫做鬣狗的家伙开的,这家伙……有病。”

  钱香玉:“艾滋?”

  “不是,是心理疾病,”厨子说道,“鬣狗有收集癖,就喜欢收集别人的东西,而且别人越珍贵的东西,他就越喜欢,严重到专门弄了个藏宝库,把所有赢来的东西都藏在里头,还起名叫什么‘万宝阁’,你们说他是不是有病?”

  钱香玉说道:“再有病的人,也不至于和钱过不去吧,大不了多少钱我们翻倍给,他还能不答应?”

  “还真就未必!”厨子冷笑道,“鬣狗有病,贱到骨子里的东西,你越是想要赎回去,他就越是不肯给。”

  “……真他妈有病。”钱香玉忍不住爆粗口。

  罗母拉着小二的手,虚弱地说道:“小二,那盒子里,是妈这辈子最珍贵的东西,要是弄丢了,妈也就……”

  “婆婆,您别说这种话,我们一定会把您的盒子赎回来的。”秦雪儿连忙说道。

  秦律己也放话了:“阿姨,您就放心吧,这件事情交给我们处理就好了。”

  “太谢谢你们了,小二能遇到你们这些朋友,真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罗母不停地道谢。

  秦律己对钱香玉说道:

  “香玉,一会儿你联系一下周兴庆,让他去找鬣狗谈,多少钱我们给他就是了。”

  “好。”

  周兴庆,其实就是昨天晚上,与秦律己他们一起在隧道里劫车的那个陌生男子。

  他还不是何平饭店的人,但秦律己算是比较信任他,所以当人手不足的时候,经常会喊他一起帮忙,佣金自然也不会少。

  罗母又在店里数落了一阵罗父的不是,之后便被小二送回家去了。

  一顿午饭就这么结束,李潜在这件事上也插不上什么嘴,转眼便到了下午上课的时间,他与秦雪儿结伴去了学校。

  下午的课倒是平安无事,周乾也难得消停了一次。

  等到傍晚放学的时候,李潜居然又跟在秦雪儿的身后,往何平饭店跑。

  “你怎么又跟过来了?”秦雪儿也不知为何,有时见着李潜就来气。

  李潜吸了吸鼻子,说道:“我闻到了一种味道,这种味道指引着我去饭店。”

  “厨子哥做的炖猪蹄?”

  “不,是机会的味道,一个让我加入何平饭店的机会的味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