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白夜行者何平饭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失败的父亲

白夜行者何平饭店 鬼哭老朽 2633 2019.11.14 19:27

  “李潜,你太厉害了!!”

  在关上逃生门的一瞬间,秦雪儿就松了口气,与李潜一起靠在墙角。

  李潜苦笑一声,指着那巨大的保险箱说道:“这就是你说的智脑?你差点把老子害死!”

  秦雪儿不好意思地说道:“怪我的信息不准确,不过智脑也有可能是一组服务器?”

  李潜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把对向车道的逃生门打开一道缝儿。”

  秦雪儿知道李潜有有闭恐惧症,所以赶紧将逃生门打开。

  听到那由远及近的行车声,李潜心里这才舒服了一些。

  逃生门里头,不是水泵房,而是配电室,此时配电室里亮着应急灯。

  “我们暂时甩掉那帮人了,”李潜说道,“按照现在的路况,他们到下一个高速出入口调头回来,至少需要十四分钟的时间。”

  秦雪儿点点头:“以你的开锁技术,应该足够打开这个保险箱了吧?”

  说话间,李潜已经开始打量眼前的保险箱。

  这个保险箱为电子密码保险箱,需要插入主钥匙以后,再输入正确密码才能够开启。

  如若忘记了密码,就需要主钥匙和应急钥匙同时插入,然后按下复位键重置密码。

  李潜没有钥匙,也不知密码,只能采取一些特殊手段了……

  配电室里有应急工具箱,李潜很快便找到,从电源盒上方找到了小孔,用螺丝刀用力一顶,便推出了应急电源盒。

  “你在做什么?”秦雪儿好奇地问道。

  “你不是懂开锁吗?”李潜不紧不慢地问道。

  “这种电子密码式保险箱不常用,所以我才没学。”

  “那你看着。”

  李潜指着电源盒说道:“拆开电源盒里以后,会有红蓝两条导线,当两条导线被强电击穿以后,密码锁会自动失效。”

  “我们去哪里弄强电?”

  “我们现在不就处在配电室吗?”

  李潜挑出了红蓝导线,将之扯出来以后剪断,又刮去塑胶绝缘层,然后将里头的铜线,搭在了配电室的发电箱接口上。

  “怎么没反应?”秦雪儿疑惑道。

  李潜这才想起来:“刚才有人切断了配电室的电源,现在应该还没有恢复。”

  秦雪儿当即说道:“我去找电闸开关!”

  “等等!”

  李潜一把拉住秦雪儿,脸色有几分难看。

  “怎么了?”

  “劫车的那帮家伙,在这间配电室里切断了电源,那负责切断电源的那个家伙……现在在哪?”

  此言一出,两人顿时感觉后脊发凉。

  配电室里的应急灯忽然开始闪烁,更是增添了一分诡异的气息。

  咣当!

  逃生门忽然被撞开,一名蒙着面的男子走了进来。

  李潜额头上流下了一丝冷汗。

  劫车的这帮人,显然是训练有素的大盗,他们能够切断电源,利用卡车堵路,说明他们的手段也十分了得。

  在面对这样的对手时,李潜丝毫不怀疑对方会对自己下杀手。

  于是,在蒙面人走进逃生门的一瞬间,李潜便举起了工具箱,朝蒙面人抡了过去!

  砰!

  蒙面人想躲,但工具箱里散落出来的工具,却让让他无处可躲,只能举起手防御后退。

  李潜见自己占得上风,干脆要冲上去打头。

  “李潜不要!”秦雪儿突然间着急起来,伸手拉住李潜。

  “为什么?!”李潜挣扎了一下。

  秦雪儿咬了咬牙,最终说道:

  “他……他是小二!”

  “小二?”

  李潜愣了愣,此时配电室的灯光已经恢复正常,被李潜打倒的蒙面人也坐了起来,连忙扯掉了面罩,李潜看清楚对方的容貌,正是何平饭店的小二罗芯!

  “小二哥?”李潜连忙放下工具箱,上前搀扶起小二,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二想用手语表达,却发现自己的右手疼得厉害,仔细一看,自己右手的中指在刚才遭到重击,已经骨折!

  “小二哥,对不起!”秦雪儿见状,当下心疼不已,甚至要掉眼泪了。

  李潜还没搞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逃生门外便有一辆面包车停了下来,秦律己、厨子黄粱,还有一个李潜没有见过的男子,一起跳了下来。

  “秦雪儿!”秦律己脸色铁青。

  “怎么你小子也在这里?!”厨子惊讶地望着李潜。

  李潜此时才明白,秦雪儿口中那所谓的盯上智脑的“坏人”,其实就是何平饭店的秦律己他们!

  “你为什么要骗我?”李潜冷声问道。

  秦雪儿知道自己玩大了,心中的愧疚一时难以控制,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

  小二勉强比划了一下:我没事,大家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秦律己对厨子使了个眼色,厨子便上前扶着小二上车。

  “回去再收拾你们!先回饭店!”

  秦律己语气严厉,显然十分生气,李潜一声不吭,与那陌生男子一起将保险箱抬上车。

  隧道中,面包车快速驶离,而另一头,彪哥这才悠悠醒过来。

  “坏了,货被劫了!”

  ……

  厨子将面包车开到闽江边,把保险箱与所有人转移到了另一辆车上以后,直接将银白色面包车推进闽江里头。

  之后再一番周转,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半,才回到何平饭店的后巷。

  一路上大家都没有说话,秦律己的脸简直臭到了极点。

  后巷里,会计钱香玉翘首以盼,见到大家归来,这才松了口气:

  “任务成功了?”

  “成功了,但是小二受伤了。”秦律己沉着脸说道。

  钱香玉看到小二扭曲的食指,不由得面色一变:“这是怎么回事?”

  “问他们吧。”

  秦律己拉开车门,钱香玉便看到眼眶红彤彤的秦雪儿,还有坐在一旁不吭声的李潜。

  “大家先进来吧,”钱香玉说道,“厨子,你带小二去医院。”

  “哦。”

  厨子撇了撇嘴,开着车带走了小二。

  另一个陌生男子没有进门,而是说道:“老板,我先走了,钱回头打到我账户上。”

  “嗯。”

  男子走后,李潜和秦雪儿被带进饭店,依旧是熟悉的座位,只不过这回换做秦雪儿坐在那儿了。

  “对不起……”秦雪儿低着头说道。

  秦律己板着脸说道:“我说过无数遍了,不准你参与这些事情,你非不听,现在对我说对不起有用吗?说几句对不起,小二的手指头就能复原?你知道手指受伤对小二意味着什么吗?”

  “今晚出事的人是小二,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万一你影响到了我们的计划,引发更严重的事故怎么办,你想过这些可能吗?还有,你为什么要把小潜扯进来,还嫌自己制造的麻烦不够多吗?!”

  秦律己也是爱之深责之切,今晚发生了很多事,让他难以平复心情。

  钱香玉心疼秦雪儿,便安慰道:“雪儿别哭,你爸也是担心你的安全。”

  “香玉,这一次你不准唱红脸,如果不让雪儿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么危险,说不定我这个当爹的以后都会被他害死!”秦律己喝道。

  突然,秦雪儿站了起来,眼泪控制不住地流淌出来:

  “你让我加入你们,不就没这么多问题了,如果所有计划真的能万无一失的话,妈又怎么会死!”

  “你!”

  啪——

  秦律己一时没能控制住自己,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秦雪儿已经捂着脸,半边脸迅速红肿起来。

  “老秦!”钱香玉忍不住护着秦雪儿,“教育雪儿也没让你动手啊!要是把雪儿打伤了,最后心疼的人还不是你自己!”

  秦律己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看着秦雪儿委屈的模样,他这个当爹的心里愧疚不已。

  “雪儿……”

  秦律己正要说什么,秦雪儿却从钱香玉的怀里挣脱出来,跑出了饭店。

  “让她去吧。”钱香玉拉着要追出去的秦律己,安慰道:“她会原谅你的。”

  “我……我是一个失败的父亲。”

  秦律己好似被抽掉了所有力气,颓废地坐在椅子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