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白夜行者何平饭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难忘的夜

白夜行者何平饭店 鬼哭老朽 2025 2019.11.26 19:10

  “前面就是我的别墅了。”

  鬣狗的车子,已经开到了别墅门口。

  但还没等鬣狗停好车,一声巨响传来,车上的两人猛地往前挺了一下,鬣狗的脑袋甚至还砸在了方向盘上!

  “什么声音?!”

  地下室里的李潜耳朵动了动,警惕地问道。

  周兴庆正捏着一块暖玉在眼前,利用灯光来观察它的品质,他随口说道:

  “旁边马路上有个井盖被偷了,估计门口出车祸了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李潜却皱着眉头说道:“别墅四周的路很宽,路灯也很亮,除非酒驾,否则不可能会出车祸,我上去看看。”

  厨子拦着李潜说道:“我去吧,你年纪轻,眼神好,留在这里找找首饰盒。”

  李潜也不坚持,目送厨子上楼。

  他低下头来,没想到正巧在角落发现了罗母的首饰盒!

  红木盒子上雕刻着一个梅花图案,应该没错了。

  李潜抱起盒子,正要说话,周兴庆居然也抱着一个盒子说道:“是不是这个盒子?”

  周兴庆的盒子虽然也是红木制作的,但却勾了金边,也没有梅花图案,所以真正的罗母首饰盒,应该是李潜手里的这个。

  “不好了!”

  厨子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鬣狗回来了!”

  “鬣狗回来了?!”李潜和周兴庆心中一惊。

  厨子瞪了周兴庆一眼:“让你在上面待着是有原因的,老板肯定一直在联系我们,但地下室里没信号!这次还好李仇的听力过人,否则我们都要栽在这里!”

  周兴庆闻言,咬了咬牙,心中显然十分不甘。

  李潜直接说道:“我找到首饰盒了。”

  “那就别多逗留了,直接撤。”厨子当机立断。

  二人一前一后,离开了一片狼藉的万宝阁,周兴庆纠结了一下,居然是抱着怀里的首饰盒跟了出去。

  ……

  “操!被追尾了?!”

  鬣狗凶狠的脾气,在这个时候才体现出来,他不爽地扭了一下脖子,走下车劈头盖脸地大骂:

  “哪个王八孙子?没长眼睛啊,老子家门口这么宽的路,你非往老子车屁股上撞?!”

  车上的秦律己探出头来,不好意思地对鬣狗说道:

  “老、老板啊,我和老婆亲热呢,一不小心就……”

  “就什么就,你知道老子这是什么车吗?保时捷911,你看看你开的什么车……操,桑塔纳?”

  鬣狗自己都蒙了,桑塔纳追尾保时捷,只怕是把对方的车卖了都止不了自己的损。

  “大哥,你这车很贵吧……”秦律己面露愁苦之色。

  鬣狗之前挨打,心里憋着一口气,如今连个开桑塔纳的煞笔都敢撞自己,他心里已经做好让对方进医院的准备了。

  但他心里又隐约觉得哪里怪怪的。

  对了,以往自己回来,院子里的三只杜高犬肯定会叫个不停,怎么今天这么安静?

  突然,鬣狗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拿出一看,顿时面色大变。

  万宝阁门口的巡警监控信号被切断了?!

  有人潜入他的万宝阁!

  鬣狗回头的一瞬间,正巧看到三道黑影从围墙上跳出来,他顿时吼道:“站住!!”

  李潜暗道不好,赶紧朝着小巷子跑去,鬣狗急忙要追,秦律己却拉着他说道:“大哥,这车我一定赔给您,您手机号多少,我记一下……”

  “记你妈个头,滚开,没看到老子家里进贼了吗?!”

  鬣狗一把推开秦律己,朝小巷子追去。

  秦律己望着鬣狗的背影,微微一笑,他走到保时捷旁,低头一看——副驾驶居然空空如也。

  张伟趁两人吵架的时候,竟已经提前一步追了出去。

  秦律己不再做任何停留,直接回到车上,一脚油门溜之大吉了。

  ……

  “小潜,能听到我们说话吗?”

  李潜的耳机里,终于是传出了钱香玉的声音。

  “可以。”李潜虽然在狂奔,但呼吸却十分平稳。

  刚才三人跳出围墙以后,便兵分三路,从不同的方向按照不同的路线逃跑,每一条路线都是秦律己亲自规划的,很容易甩掉追兵。

  钱香玉说道:“我们看到张伟了,他刚才就在鬣狗的车上。”

  “什么?!”李潜面色一变,呼吸也变得紊乱起来,速度骤降。

  “你先不要激动,具体的情况我们还没有查清楚,不过张伟和鬣狗正在追着你,你千万要小心!”

  李潜闻言,不由得回过头去。

  漆黑的巷子尽头,一名穿着白色背心,身上带着血迹的少年,站在黑暗之中。

  而李潜则是站在路灯下,白炽灯将李潜的黑色衣服照得甚至有些反光。

  “阿伟。”

  李潜咽了咽口水,低声喊道。

  “潜哥,为什么你……”张伟同样不敢相信。

  两人的眼神,同样的复杂。

  想解释的太多,但时间并不允许,因为张伟的身后,已经传来了鬣狗的脚步声。

  李潜咬了咬牙,毅然转过身,按照事前计划好的路线,很快消失在张伟的视野里。

  而张伟一直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目光追随着李潜,直到他消失。

  “人呢?!”

  鬣狗气喘吁吁地追上来,问道。

  张伟摇了摇头:“跟丢了。”

  “妈的,我家那么厚的防盗门,这帮人是怎么撬开的?!他们是属穿山甲的吗?!”

  鬣狗心疼不已:“也不知道丢了什么宝贝……我的宝贝啊……关键是老子还他妈不能报警抓人!”

  鬣狗的宝贝全都是脏物,要是报警了,他自己先得进去蹲个几十年。

  “赶紧回去查一查吧。”张伟说道。

  鬣狗靠着墙,喘了好一阵子,才跟张伟一起走回别墅。

  回到大门口,也只剩下被撞得烂屁股的保时捷,桑塔纳早就不见了踪影。

  “老子今天是倒了什么血霉!”

  鬣狗气得扯下脖子上大金链子,狠狠地丢在地上踩了几脚。

  先是莫名其妙挨了揍,回家家还被贼给偷了,现在跑车被追尾不说,对方还直接逃逸了……

  走进别墅的院子里,三只已经断了气的杜高犬,再一次给了鬣狗惊喜。

  今晚的回忆,只怕要成为鬣狗这辈子的阴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