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白夜行者何平饭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我加入

白夜行者何平饭店 鬼哭老朽 2058 2019.11.22 17:51

  当李潜与秦雪儿回到何平饭店的时候,果然听到钱香玉在骂街。

  “鬣狗有病,他绝对有病,老娘认识不少精神病医生,改天全领过去排队给他做开颅手术!”

  厨子抖着腿冷笑道:“我说了吧,鬣狗不可能还的,说不定他现在已经把首饰盒放在万宝阁里的保险柜里的保险柜里的保险柜里了。”

  “我回来了!”秦雪儿踏进饭店,大声提醒道。

  秦律己心里正烦着呢:“说话就不能小声点吗,你再这么下去,以后除了李潜谁敢要你。”

  李潜:“秦叔……”

  “嗯?小潜也来了?”秦律己愣了愣。

  秦雪儿瞪了秦律己一眼。

  秦律己干笑两声,当做没说过刚才的话。

  李潜也当做没听到,他放下书包,问道:“鬣狗不肯还首饰盒?”

  “说他我就来气!”钱香玉怒道,“我让周兴庆出三倍的价格,那鬣狗愣是不肯还!”

  “嗯,这么说来,只能偷了。”李潜点头道。

  钱香玉和厨子被李潜这么一点,顿时想通了:“对啊,咱可以偷啊,反正鬣狗的东西来路都不干净,咱也算是替天行道!”

  秦律己捏了捏李潜的肩膀,说道:“你小子搁这儿等着呢?”

  “嘿嘿,秦叔,我就是建议建议。”李潜笑道。

  秦雪儿明白了,原来李潜说的“味道”和“机会”,是指这个意思。

  她心里暗暗后悔,要是自己能比李潜早一点想到这件事,指不定也有自己出力的机会。

  秦律己拍了李潜的脑袋一下,说道:“偷可以,但你就别想参加了。”

  “凭什么啊!”李潜说道,“好歹这个想法还是我提出来的呢!”

  “你能力还不够!”

  “那秦叔你说,我要怎么样才能够格?”

  “很简单,只要你能从我们店里偷走一样东西……”

  秦律己边说边想,准备给李潜出一道难题。

  啪嗒。

  一块金色的怀表,被李潜扔在饭桌上。

  秦律己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这块怀表,正是他中午交给钱香玉的那块。

  钱香玉也愣住了,她连忙摸了摸口袋,不由得说道:“小潜,行啊你,你什么时候偷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

  秦律己一阵头疼。

  李潜这小子,偷盗技术确实了得,这才几天,又是偷了饭店,又是偷了秦雪儿,现在连钱香玉都偷。

  关键这小子还有几分心机,他中午就偷了怀表,说明这小子中午听到大家要去找鬣狗赎回首饰盒的时候,就谋划着这会儿的戏码了,所以才提前偷走了怀表。

  “老板,我看这小子行。”厨子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

  秦律己让钱香玉把怀表收回来,而且要严加看管。

  “行什么行,我是他叔,我说他不行他就不行!”

  秦雪儿噘着嘴说道:“老爸,你这人哪儿都好,就是太专治了,不信你问香玉姐。”

  钱香玉在一旁直点头。

  “有你这样说你爹的吗?啊?你作业做完了吗?香玉,一会儿去给雪儿买三套《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我看你们就是作业太少,成天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为什么是三套啊?”

  “一套给雪儿,一套给小潜,还有一套备用。”

  李潜:“……这又有我什么事儿啊?秦叔,我可没说你专治。”

  “我这当叔的替你父母支持一下你的学业,这没问题吧?”

  厨子插嘴道:“没毛病!”

  “怎么哪儿都有你?”秦雪儿没好气地说道。

  厨子咧嘴大笑,他自己没文化,所以最喜欢逗秦雪儿和李潜这种有文化的学生。

  这时,小二垂头丧气地走回饭店,他已经得知鬣狗不肯还首饰盒的事情了,刚才一直在安慰罗母。

  “小二哥,婆婆她怎么样了?”秦雪儿关心道。

  小二比划道:我送她去住院了,医生说她老人家身体本来就不好,要是没办法调整情绪,会加重病情。

  “这么严重……”钱香玉不忍心地说道,“老板,那首饰盒,咱们一定得弄回来!”

  秦律己瞥了李潜一眼,低头思考了一阵,这才说道:

  “香玉,你和厨子一起好好调查一下鬣狗,还有他那个所谓的万宝阁,务必要将鬣狗的情况、习惯、作息、利益来往,还有整个万宝阁的构造、电路、通风管道调查得一清二楚!”

  “老板,你这是决定行动了?”厨子问。

  “总不能让老人家难过吧。”秦律己答道。

  ……

  李潜在饭店里待了没多久,丁沛茹便打电话过来询问李潜的情况,李潜只能提前回家。

  秦律己自然是没有答应李潜参加行动的请求,按照秦律己的意思,这次行动没准厨子一个人就能够搞定了,还用不着李潜。

  当然李潜也知道这只是借口和安慰,不过他也不会放弃,今天至少他展示了自己的能力。

  回去的路上,李潜一个人漫步在街边。

  他时不时拿出父母和秦律己的合影,看着父母的长相,猜想着父母的性格、脾气,甚至是他们说话的声音。

  记忆里的影子,已经越来越模糊了。

  哔——

  一阵车喇叭声响起,李潜转头看去,只见秦律己开着车,慢吞吞地行驶在李潜身边。

  “你爸,他是一个不服输的人。”

  秦律己望着李潜手里的照片,夕阳的余晖照耀在车里。

  他忍不住感慨道:“他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倔强要命,死不认输。有时候我想,要是十一年前,我也固执一点,没有让你父母接下那个任务,或许他们就不会死了。”

  李潜默默地走着。

  “我知道,你和你爸一样,是不会放弃加入何平饭店的。”

  “所以,与其把你呵护成温室的花朵,未来被雨雪摧残,还不如早点让你适应环境,让你在风雪中成长。”

  “刚才我不答应,是不想让你成为雪儿的榜样。”

  “小潜,我以何平饭店老板的身份,正式邀请你,加入何平饭店,成为何平饭店的一员!”

  夕阳西下,阳光渐渐消失,最终化作一缕收束的光线,彻底消失在西方的高楼大厦之间。

  李潜身在黑暗之中,仰头望着那最后一丝光明,嘴角微微上扬。

  “我加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