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放置挂机修行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一个女子

放置挂机修行录 林医生阁下 1816 2019.06.08 23:59

  钱盛的尸体终于倒下,江遗望向自己的手,【冰骨拳套】被一股清澈的水流包裹住,依旧晶莹剔透,洁白无瑕,没有沾染上任何血迹。

  刚才那拳套上传来的刺骨寒意,被身体分泌出的肾上腺素掩盖住,此时心情平复,那寒意便开始袭来,江遗赶紧把拳套收回。

  第一次杀人的感觉十分不好,哪怕对方是个死有余辜的坏人,这也是不好接受的事,更何况死状这么难看,他只觉有些恶心。

  退后好几步,江遗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深呼吸着,缓解一直紧绷的神经。

  刚刚他趁钱盛不备,从旁边的一个卖酸梅汤的小摊上借力一跃,跳到了空中,然后连续用了【冰骨拳套】和【流水重拳】两张卡牌,直接揍了钱盛一个措手不及。

  钱盛到底也是一个炼气十阶的修士,但死得确实十分憋屈,因为江遗浑身没有一点灵力,钱盛无法感应到江遗的存在,直到他出现在头顶引起了空气波动他才意识到,但却为时已晚。

  草包虎见到恶人死去,一瘸一拐地跑到了江遗身边,然后撅起自己受伤的屁股,朝江遗委屈地扭了扭。

  江遗看到它这颇有些滑稽的模样,不免有些感动,这货也算是救了自己一条命了。

  “多谢你了,老伙计。”

  江遗摸了摸它凑过来的大脑袋,然后抽出一张卡牌,又刷了一次【水疗术】,他把治疗云彩移动到草包虎头顶,准备给它疗伤。

  “忍着点啊……”

  江遗把手放到草包虎屁股上扎着的羽箭,猛地拔了出来,草包虎痛吼一声,不过因为有了思想准备,倒是没有做出什么太大动作。

  伤口很快便肉眼可见地愈合,酥麻的感觉让草包虎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那处地方,模样活像一条哈士奇。

  江遗不由一笑,他站起身,视线放远,不愿再看那无头尸一眼。

  刚刚的生死交锋让他彻底端正了自己的态度,这不是在玩游戏,是真的会死人的,他刚刚的大意不仅差点害死自己,还差点害死草包虎。

  “有了系统也不代表自己就无敌了啊……”江遗喃喃道。

  “砰!”

  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从远处传来,江遗转头望去,看到楼宇之中,有一朵黑色的蘑菇云缓缓升起。

  江遗看得目瞪口呆:“卧槽……这是核爆了?”

  他拍了下草包虎的屁股,后者意会地趴下身让江遗骑上去,接着一人一虎朝着蘑菇云的方向奔去。

  由镇中心的大道转入小巷,连续转过好几个拐角,从巷子里出来的时候,江遗终于见到了白沙镇那些消失了的镇民。

  他们大大小小老老少少聚集在一起,神情各异,更多的是害怕。

  在他们对面,横七八竖地躺着许多血淋淋的尸体,近看才发现都支离破碎,尽是残肢断臂,中间的地面上,有一个巨大的黑色坑洞,坑洞里血肉与泥土混杂在一起,普通一堆红色的烂泥,已是看不出什么形状。

  场间一个健壮的光头男子气喘吁吁地站在坑洞一边,而另一边,站着的是一个手举二尺短剑的人。

  那是一个女人,年龄看起来不过二八,分明是个未出阁的少女,面貌清丽可人,肌肤白皙粉嫩,肤光如雪,此时她秀眉紧皱,正恶狠狠地望着眼前的壮汉。

  两人似乎正在对峙。

  江遗看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躲在黑暗的巷子中,打算先看看情况。

  那光头男子正是蒋德海的心腹王四,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的尸体,接着眼睛通红地朝那女子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插手我们海马帮的事?”

  “哼,本姑娘的名字你这个畜生没资格知道!”那少女声音清脆如铃,“身为修士,对着一些手无寸铁凡人烧杀抢掠,甚至……甚至辱人清白……”

  红衣少女把头转到一边,江遗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见到在镇民那边的地面上,躺着一个浑身伤痕,血肉模糊的女人,看样子年龄并不大,却已经死去。少女裸着身子,身上仅盖着一件红色的外衣,应该是红衣少女所放置。

  “简直恶心至极!”红衣少女怒道,手上短剑随之抖动了一下。

  王四哼声道:“不过一群凡人而已,死便死了,能被我这仙人弄死,是他们几世都修不到的福分……倒是你,不过是个筑基修士,不要仗着自己有火雷珠便觉得可以为所欲为,待我帮主过来,制服了你,便把你收入帮中,当作帮内人尽可用的玩物!”

  红衣少女自小从未听过如此恶俗粗鄙,不堪入耳的话,此时气得浑身发抖,手中短剑发出一声剑鸣,接着大放红光。

  她小脚轻点地面,整个人如鬼魅般轻轻飘了出去,剑尖直指王四。

  王四嘴上虽如此贬低这个女子,但动作却是不敢怠慢,他横握铁棒,丹田之中运转起自己的元棍决,催生出一股刚猛灵气,附着于手中铁棒,抵挡来袭的女子。

  红衣少女手中短剑刺向王四左胸,后者架起铁棒,却发现那少女的剑蕴含着一种莫名的力量,仿若铁石一般无法撼动。

  “剑意?!”

  王四心中刚浮现出这个名词,胸前便觉一痛,少女的短剑已是破了自己的玄丝护甲,刺进皮下半寸。

  他连忙后退一步,左手顺势拍向少女的肩膀。

  与那短剑上一样的剑意挡住了王四的攻击,这一下让王四头皮发麻:“人剑合一?!什么情况?”

  红衣少女不屑地轻扭纤腰,右手若有若无地上挑,王四只觉手指一痛,手上紧握的铁棒竟是轻易被挑飞。

  “明明看起来是个轻柔的稚嫩少女,为什么剑意却如此狂暴?”

  王四顿时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噗!”

  就在这时,一柄细细的长剑整根没入王四的丹田处,直接搅碎了他的气海,王四瞳孔一缩,不敢置信地低头看向自己的小腹。

  红衣少女反手握着短剑冷笑一声,她轻启皓齿,讥讽道:“刚刚都是障眼法,只是为了掩盖我真正的那柄剑。”

  “你……你明明有剑意,甚至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却……竟是气修!”

  王四顿生绝望,他吐出一口血,用尽力气大声喊道:“帮主救我!”

  “贱人住手!”

  一声洪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红衣少女不为所动,她冷冷道:“晚了!”,接着手中捏了个剑决,王四丹田上插着的长剑随即由上至下地劈了下去。

  王四的身体直接被劈开,肠子流了一地,人也当即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