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放置挂机修行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洛清葶

放置挂机修行录 林医生阁下 2148 2019.06.11 23:20

  江遗不停躲避着蒋德海的进攻,体态动作看起来十分笨拙,几乎全凭身体的本能反应来进行躲避。

  刀锋险而又险地经过江遗的身体各处,但他乱蹦乱跳的样子看起来也很滑稽。

  江遗倒也不是不想反守为攻,只是那蒋德海压制力太强,他手上的斩击几乎没有任何停顿,江遗两只拳头已经冻得发紫,再这么下去可不行。

  念头闪过一丝狠意,江遗决定冒着【水囚笼】破裂的风险,硬挨蒋德海一刀,然后反攻。

  就在他下定决心的时候,视野中出现了一段系统提示:

  ——

  【水囚笼】热能吸收已达上限,请问是否释放?

  ——

  热能吸收?对了,水囚笼可以吸收外界能量,然后反弹回去……

  江遗回忆起了【水囚笼】的卡牌说明。

  蒋德海的修罗刀上附加着高温刀气,在两人对战的时候,【水囚笼】不停吸收这些能量,现在终于达到了上限。

  江遗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绿色的圆形锁定框。

  他的嘴角不禁上扬了一分:好!那就试一试这一招威力怎么样!

  他把锁定框对准了蒋德海。

  蒋德海这边,他的额上冒出几滴冷汗,纵横万宁二州这么多年,自己还从未见过如此难缠的筑基境修士。

  这小子就像条泥鳅一样,怎么也砍不中,普通的筑基境有这么好的身法吗?

  不……这小子根本就不会什么身法,他一开始躲我的斩击还极为吃力,但之后动作却越来越轻松,他仿佛从未与人交战过,毫无战斗经验。

  可是这个成长速度也太……

  等等,这小子的表情怎么回事?而且他身上的防护罩似乎有些异样!

  就在蒋德海疑惑不已的时候,江遗锁定了他。

  他在心中默念道:“释放能量!”

  心动法随,江遗胯上腰带释出数据流,他身周包围着的透明空气泡瞬间变红。

  刹那间,水流防护罩上的红色凝聚成一个脸盆大的圆圈,接着从这个圆圈中射出了一道形若岩浆的热能光柱。

  蒋德海与江遗几乎是贴脸的距离,当他意识到危机,想要躲开的时候,已经来不及。

  热能光柱直接命中了他的胸膛,一穿而过!

  蒋德海当即发出一声惨叫。

  江遗在这时甚至闻到了一股子烤肉的焦味。

  热能光柱只存在了不到两秒钟,但这两秒钟的伤害力已经足够将蒋德海杀死三四次。

  光柱消散之后,江遗看到蒋德海胸前破了一个巨大的血洞,从洞中可以看到他的内脏几乎全部烧焦,漆黑一片。

  蒋德海受到这样的创伤,虽然一下子死不了,还剩半口气,但他早已失去所有的力气,手上修罗刀早在热能光柱命中他的一瞬间便从手上脱落。

  “你……这小子……到底是……”

  最后的遗言还未说完,蒋德海便往后倒下,结束了他不可一世、充满罪恶的修士人生。

  远处的红衣少女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这……是筑基境修士能做到的攻击吗?”

  目瞪口呆的不止红衣少女,就连江遗也一样,他还以为要鏖战一番,结果这个【水囚笼】的威力竟然如此恐怖,直接将蒋德海秒杀。

  ——

  系统警告!数据量不足,卡牌即将弹出!

  ——

  就在江遗愣神的时候,系统提示出现在视野中。

  他急忙调取自己的属性面板,一看上面的数据量,就剩下几十点了。

  手上的拳套和流水覆盖,还有周身包裹的防御气泡,此时都化作数据流回到了腰带之中,变成三张卡牌弹了出来,掉落到地上。

  “怎么我的数据量一下子都没了?”

  江遗顿时疑惑不已,他记得自己原来还有10万左右的数据,就算自己用了三张卡牌,也没理由掉得这么快啊。

  七宗解答道:“是【水疗术】的释放导致你的数据大量流失。”

  “【水疗术】消耗这么大?”

  “数据消耗取决于你释放的能量数值,因为你没有提前设定好释放能量值,导致系统默认释放了你目前数据量所能支持的最高能量。”

  “也就是说,如果我数据更多的话,那个热能光柱威力会更大?”

  “不错。”

  江遗又问:“那所有的能量如果都释放出来,威力会增加多少啊?”

  “增加328%。”

  江遗听到这个增加量,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这位……道友。”

  就在江遗还要询问的时候,那个红衣少女拖着虚弱的身体走了过来。

  江遗见她走过来,朝她微微一笑,道:“你好。”

  红衣少女对他这种打招呼的方式有些奇怪,不过没太放在心上,她接着道:“你,真的只有筑基境的修为?”

  不怪她疑惑,江遗刚刚展现出的恐怖力量,是她从未在任何一个同辈修士中见过的。

  她甚至觉得,哪怕是自己那个神秘莫测,无论在哪个境界都难逢敌手的大师兄,在筑基境的时候可能也不是眼前男子的对手。

  “大概是吧。”

  “大概?”红衣少女奇怪道。

  江遗笑而不语,他见眼前这个少女似乎受伤严重,便在盘算着等自己数据量恢复一些,就用【水疗术】帮她治疗一下。

  红衣少女此时又道:“我叫洛清葶,感谢道友仗义相助,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江遗咧嘴道:“我叫江遗,你不用那么客气,我也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洛清葶皱眉道:“可道友你用的兵器似乎不是刀?”

  江遗冷汗直冒,这女的也太认真了点,不过大概也是因为这个世界没有这句俗语。

  “我是北郡白元道的修士。”洛清葶道,“不知道友师从何门?”

  白元道?这不就是那个令牌里藏着红灯阁信物的门派吗?竟然在这里见到它的门人,也太巧了吧。

  江遗非常意外,但脸上倒是没表现出什么来,他略微想了一下,说道:“我没有加入任何门派。”

  洛清葶讶异道:“拥有如此战力,道友却竟是散修?”

  散修?是指那些无门无派,自学成才的修士吗?

  江遗虽还不太明白,但还是点了点头。

  洛清葶还要说话,忽然脸色一变,喉咙动了动呕出一口血来,接着脚上一软,跪坐到了地上。

  江遗急忙把她扶住,道:“你还好吧?”

  “不好。”洛清葶苍白一笑,“我大概要死了。”

  江遗一愣,这一幕怎么这么熟悉……

  之前的乐正崇也是这样,难不成自己又要把一个人做成卡牌?

  江遗忽然有些牙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