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放置挂机修行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轻敌之痛

放置挂机修行录 林医生阁下 2111 2019.06.07 15:34

  钱盛腿上血流如注,他惨叫一声之后,伸手往那【护体冰箭】上抓去,想将其拔出来,只是手掌一触碰到冰箭,便感受到了一股刺骨的寒冷,立刻如触电般缩了回去。

  他的大腿也几乎被瞬间冰封,连血液都开始凝固,这反倒帮他止了血。

  腿上的痛楚与禁锢让钱盛无法起身,他牙关紧咬,转头恨恨地看着江遗。

  江遗向钱盛走去,他打算拷问一下这个杀人狂魔白沙镇发生了什么事,就在这时,他见到钱盛一阵冷笑:

  “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敢惹我海马帮,当真是活腻歪了!”

  江遗一愣:“海马帮?什么东西?卖海鲜的吗?”

  钱盛被眼前这无知的家伙气笑了:“你竟是连海马帮都不知道,哈哈哈,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钱盛一边说着,一只手偷偷摸向了自己的胸口,似乎在暗自找着什么东西。

  只是江遗却没注意到这一切,他目前对打架还没什么经验,纯粹就是个新手,对于对方的小动作,他根本就没任何意识。

  “我海马帮纵横西北万宁二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帮中尽是入道的修士,实力雄厚,威名显赫,哪是你一个无名之辈可以想象……”

  江遗见这家伙明明被自己按在地上动弹不得,却毫无惧意,反而还自吹自擂个不停,实在有些无语。

  “我管你什么威名什么显赫,不就是一帮人渣组成的非法组织。”江遗冷声道,“白沙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在这干什么?”

  钱盛大笑道:“哈哈哈干嘛?自然是抢钱抢女人啦哈哈!难不成是来做买卖?”

  江遗眉头愈皱。

  “白沙镇果真出事了……”

  “砰!”

  就在这时,一朵火花在钱盛眼前炸开,火焰化作一只炽热的老鹰,向着十米外的江遗袭去。

  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江遗还没来得及召回【护体冰箭】,那火红老鹰便撞上了他的身体。

  幸好因为身体强度得到了升级,他刚刚下意识一闪,那火红老鹰只是撞到了他的右手臂上。

  右臂被火焰吞噬,江遗当即啊一声痛呼,他急忙卧倒在地上,想把那火焰压灭,却发现怎么滚火焰也无法熄灭。

  血肉烧焦的味道传入江遗的鼻子中,他脑袋里一片空白。

  七宗的红字这时占满视野:“【水囚笼】!”

  江遗左手立即伸进卡包,颤抖着抽出所有的卡牌,七宗已经帮他在【水囚笼】那张卡牌上标注了一个红色的箭头,让他不用再浪费时间去寻找。

  他痛苦地抓住【水囚笼】,正要将卡牌刷向腰带。

  目光中闪过一道寒光,他心头一紧,来不及多想,立刻往右滚了一下,一支微微发光的羽箭出现在了他原先躺着的地面上。

  钱盛远远地靠着一堵墙,大腿上有一个婴儿手臂粗的血洞,正在不停流血。

  那之前将他钉在地上的【护体冰箭】依然留在原地,他竟是趁着江遗着火的功夫,直接将自己的腿从冰箭上扯了出来,然后退到墙边。

  钱盛握着长弓,迅速地又掏出一支羽箭,几乎没有间隙地又朝江遗射了过去。

  江遗再次堪堪躲过,他此时完全陷入了被动,一边是身上那诡异的火焰烧得他痛苦不已,一边又有一个恶人在朝自己疯狂攻击。

  “我他妈……蠢爆了!”

  江遗现在充满了对轻敌的后悔,他现在不停地在翻滚闪避,连呼吸都来不及,根本没机会刷卡。

  钱盛冷笑着接连不断向江遗射箭:“臭小子,跟我斗!”

  “吼!”

  此时一声虎啸传来,草包虎愤怒地朝着钱盛扑了过去,它见到江遗浑身冒火,哀嚎不已,心下怒火压过了恐惧,想也没想地前来帮忙。

  草包虎从侧面接近了钱盛,一爪子拍了过去,钱盛堪堪躲过,虽然没受伤,但打乱了的节奏,江遗得以有了喘息的机会。

  他赶紧刷上【水囚笼】,数据流释出撑开一个透明度水流防护罩,身上的诡异火焰当即熄灭。

  此时的江遗的整条手臂烧得焦黑,而没有焦黑的地方密密麻麻全是水泡,若不是他升级过,现在手臂可能已经直接碳化了。

  江遗此时才有了放声惨叫的机会,灼伤感让他差点疼晕过去,他颤抖着手抽出【水疗术】,朝自己施展开来。

  无形无质的雨点撒向全身,江遗手臂瞬间清凉了许多,至少没有那么灼痛。

  他看向那个拉弓的恶人,眼睛变得通红一片。

  钱盛那边,草包虎朝他拍了一爪,发现没中后立刻转身便跑。

  钱盛哪能让它就这么溜了,他拉弓搭箭,朝着草包虎的屁股便射了一箭,草包虎虽然皮糙肉厚,被这一箭射中屁股也依然痛得大叫,接着往前摔倒地上,抱头发抖。

  这货的热血来得快,去得也快。

  “这老虎不对劲啊……怎么胆子这么小?”

  草包虎的怂也让钱盛颇为讶异,他啐了口唾沫,不再多想,很快把目光转回那个无名小辈身上。

  “嗯?人呢?”

  转眼之前,眼前那个年轻人便消失不见,钱盛眉头皱起,立即又从箭筒中掏出一支箭来搭在弓上,谨慎地环顾四周。

  鼻子闻到一股淡淡的焦糊味,钱盛暗道不好,举弓抬头,一个人影遮挡住阳光,从半空中攻击了过来。

  “他怎么……”

  钱盛想不明白他是怎么出现在自己头顶的,但也没时间想,他灵力猛地灌注至箭只,然后松开了手指。

  江遗不闪不躲,箭只却是没有命中他,而是撞到了围绕他周身的透明防护罩,直接弹开了。

  一只晶莹剔透的拳套占据了钱盛所有的视野,江遗手着【冰骨拳套】,一拳砸在了钱盛脸上。

  钱盛脸骨凹陷,下巴整个脱臼,鼻血冲天。

  并且在这一拳下,他整个人瞬间被冰霜覆盖,几乎冻成了冰棍。

  那一拳之后江遗并未停止,他落地之后继续快速朝着钱盛的脸上出拳,嘴里还念叨着:“1、2、3、4……”

  钱盛毫无还手之力,江遗就这样一直打了他十一拳,每一拳都比之前那拳还要重力,就在他打出最后一拳的时候,江遗却发现这一拳打在了空气之中。

  他愣愣的看着钱盛,眼前这个恶人,脖子以上的整个脑袋已经被自己打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