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放置挂机修行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镇海门人

放置挂机修行录 林医生阁下 2206 2019.05.29 18:00

  江遗脚上猛地发力,整个人如离弦之箭一般绝尘而去。

  偌大的青岭树林中,一道模糊的身影高速穿梭于林间小道上,身后滚滚烟尘,惊得周遭的鸟兽四散逃离。

  穿过树林,行至宽阔了一些的大道上,没有树木的阻挡,这道身影愈发快速。

  江遗满头大汗,却兴奋至极地跑个不停,直到他从林子里出来,看到熟悉的大巟村西村口。

  “我靠,停不下来了……”

  江遗感觉自己的双腿完全听不了使唤,分明是还没有完全适应。为了停下来,他侧过身,右脚往前伸去刹住自己的身体,整个人在巨大的惯性下滑行了好几米,在地上拉出一道长长的沟壑……沟壑上带着碎裂成无数片的粗布鞋,上面还沾着些浅浅的血迹。

  保持着滑行的姿态站立不动,江遗脸上表情难看至极。

  脚底板上传来阵阵刺痛,他低头看去,发现地上的沙石把他的鞋子都磨坏了,就剩两块破布挂在脚脖子上。

  江遗龇牙咧嘴地坐到地上,抬起自己的一只脚,看到脚底混着沙土血肉模糊。

  赶紧又给自己来了个【水疗术】,治疗脚上的伤。

  “有点兴奋过度了……”江遗自嘲道,“七宗,我刚刚的速度怎么样?”

  “再世博尔特。”

  七宗的评价十分简短。

  江遗一听,开心地挥了挥拳头:“啊哈哈,看来没白吃这点苦啊,我记得博尔特的最高纪录可是跑到了九秒半啊……关键高速跑这么久,我还不怎么累,这耐力也是十分恐怖。”

  江遗脚上的伤很快愈合,他收起【水疗术】,把机体腰带重新化作手机,放进了衣服里。

  接着把那挂在脚脖子上的粗布鞋残片丢掉,江遗站起来,光着脚向前继续走去。

  “行了,该进村里看看情况了。”

  ——

  此时,在大巟村西南方向,距离其足有万里之遥的青州城上空,正悬浮着一艘形若飞梭的灵力舰船,引得下方青州城百姓连连跪倒,高呼神明降世。

  “何师叔,我们已经到了世俗界的青州一带,按这样的飞行速度,大概明日傍晚时分,便能到达青岭山脉。”一个身着青白相间道袍,长须飘飘的老者对着他面前的人恭敬道。

  这位长须老者乃是镇海门第九十三代内门弟子,名叫陈自修。

  被他唤作师兄的人背着手,站在船头遥望远处,眼神十分凝重。

  此人身着同样的青白道袍,背上背着个通体灰白的剑匣。他身形修长,长得剑眉星目,鼻子高挺,蓄着长不过一寸的短须,模样分明不过四五十岁,却是被那长须老者称作师叔。

  这个俊朗的中年人,则是镇海门第九十二代内门弟子,名叫何景山,正是乐正崇所谓的至交之人。

  何景山偏过头,露出半张脸,对着陈自修轻点了下脑袋以示回应,接着又转了回去。

  陈自修无声叹了口气,他上前一步,道:“何师叔,乐正师叔修为也有合丹上境,又是身经百战之人,冰拳六臂猿的实力虽强,但乐正师叔若是一心要逃,那孽畜无论如何也是无法追上的。”

  “这个我自然知晓,只是……”何景山双手扶到了栏杆上,眉头微皱,语气变得有些无奈,“他不会逃的。”

  陈自修怔了怔,接着有些敬佩地说道:“是啊,以乐正师叔的为人,他不可能放任那孽畜为祸人间,甩手离去,定是会留下,与之搏斗。”

  “只希望他不要做到最后一步……”

  何景山扶着栏杆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

  “大娘,我回来了,大伙都没事吧?”

  江遗一到村口便见到了熟人,是经常请他喝豆浆的邻居王大娘。

  王大娘正背着一个装满草药的背篓,神色紧张,显得极为匆忙,此时见到了回来的江遗,转忧为喜,高声道:“江先生回来了!”

  江遗点点头,随即道:“村里怎么样了?”

  王大娘叹了口气,道:“这不去了一趟山里找娃娃,娃娃倒是找到了,可有两个后生被狼伤了。长林还好,只是拉了道口子,我这篓子草药就是给他送过去治伤的。

  “就是李旺那小伙子伤得十分严重,肚子被狼爪子划破了,都能看到里边的肠子,怕是要没了,他娘在那哭得撕心裂肺,我就是看得心里难受才出来帮忙找药的……”

  “他们人在哪?”

  “长林已经被送回了自己家,李旺在村长那。”

  情况紧急,江遗不敢再拖,他和王大娘简单道别后便撒开腿往村长家跑去,不一会便到了门口。

  门口围了不少人,连那头草包虎也在,趴在一口井边,看来李路已经回来了。

  草包虎远远看到江遗,便热情地跑了过来,村民们见它这动静,纷纷望了过来,顺带着也发现了江遗,场面顿时嘈杂起来。

  “江先生。”

  “江先生回来了。”

  村民们打招呼的声音此起彼伏,江遗推开不停用脸蹭着他的草包虎,简单地回应了下周遭的人,便径直走进村长家。

  “江先生你总算回来了,你没事吧。”

  老村长听到门外的声音,知道江遗来了便立刻到门口迎接。

  江遗摇头道:“我没事,我听说李旺伤得很严重,我过来看看他。”

  “唉……这后生太遭罪了,我已经让村里人骑上马去镇里请大夫,可李旺他……他大概是很难撑到大夫过来了。”

  江遗道:“带我过去看下,我说不定能救他。”

  老村长惊异道:“真的吗?江先生有办法?”

  江遗认真的点了点头。

  老村长见他不似玩笑,急忙把江遗领到了后院一间屋子外,站在门外,江遗便听到了里边传来的女人哭泣声。

  推门进去,江遗看到李旺躺在草席上,肚子上包着浸透了血的麻布,已是失血过多昏迷过去。

  李旺身边是他的几个家人,三四个站在一旁眼眶深红湿润,而他的母亲则趴在他身上哭个不停。

  李旺的父亲走了过来,擦了擦眼泪,满脸悲伤地对江遗拱手道:“江先生好。”

  江遗长叹一声,这情景怎么能好。

  老村长抓着李父的手道:“成志啊,李旺怎么样了?”

  李成志一听,止不住落下几滴热泪,摇头道:“还是没动静,他气息越来越弱,怕是要……怕是要……”

  “你先别急,我听江先生说有办法救他,是吧江先生?”老村长望向江遗。

  “什么?江先生有办法救我家李旺?”李成志看着江遗的眼睛,眼里充满了希冀。

  “我尽量试试。”

  江遗不多解释,他走到李旺身边,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