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放置挂机修行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拜师

放置挂机修行录 林医生阁下 2082 2019.06.19 23:24

  “白色的节点表示其数据获取的难度较低,危险系数不高,但同样的,获取到的数据对你来说不一定好用,蓝色的节点表示其数据获取的难度稍高一些,危险系数也会提升,同理,成功扫描到这个节点后,获取到的数据相对来说会好用一下。

  “以此类推,紫色比蓝色更高一阶,而橙色又比紫色的等级更高一些,最高级别是红色。”

  江遗一下便理解了,这不就是游戏界通用的稀有度等级表示方法嘛。

  白色废铁,蓝色一般,紫色稀有,橙色传说,红色史诗……

  “那黑色的呢?”

  江遗注意到在一块区域上有个黑色的光点。

  “黑色的光点是代表的是世界源代码,是支撑这个世界运行的重要数据,目前无法获取。”

  “目前无法获取……就是说以后可以获取了?”

  “对不起,我没有解答这个问题的权限。”

  “好吧……”

  七宗提醒道:“数据的获取往往伴随着风险,请谨慎前往。”

  江遗微微点头,他又观察了一下地图上的光点标记,发现万州城内就有一个橙色的光点,他捏了捏下巴,忽然觉得可以在万州城多待两天。

  不过身上毕竟还有乐正崇的嘱托,江遗觉得应该询问一下他的意见,如果乐正崇不同意,那他也不会强留。

  想到就做到,反正现在还有16万数据,用掉一些也没事,而且不把乐正崇召唤出来太久的话,也不会消耗太多。

  把手机转化为腰带,江遗从卡包中抽出【镇海门人-乐正崇】,刷向了卡扣。

  乐正崇的灵体渐渐显现,他依然保持着盘坐的姿势。

  乐正崇睁开眼,向江遗望过来。

  “你到哪里了?”乐正崇开口问道。

  “万州城。”

  江遗回道,接着将今日发生的事都和乐正崇说了一下,包括在白沙镇的经历,遇到白元道人洛清葶并和她结伴同行的事,还有将草包虎借给一个小女孩的事,都告诉了乐正崇。

  乐正崇严肃道:“你以后可不能再这么轻敌,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不出手则矣,若要出手必当全力以赴,不得留手。”

  他指的自然是江遗与那弓箭手钱盛的一战。

  江遗郑重地点了点头,他在这一方面吃了亏,自然不会再犯这种错误。

  接下来乐正崇评价起了洛清葶的事:“这女子倒也是有趣,白元道在修行界的名声其实算不上好听,更别说还可能和红灯阁这个臭名昭著的刺客组织有所瓜葛,没想到却出了一个这样的修士,倒是颇有几分我镇海门的气度。”

  “你与她同行不是坏事,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多做些防备不是坏事,至于我那老虎……”

  乐正崇眼神变得凝重了一些,他注视着江遗,摇头道:“我觉得你可能猜错了一些事。”

  江遗不解地眨了眨眼。

  “我那老虎虽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孬货,但之前连我都被骗了,更别说别人了,在其他人眼中,这可是一头虎中霸主,很容易受一些宵小之辈觊觎,或许你在人群中发现的人并不是冲着那女娃娃而去,而是冲着那头老虎……这样一来你借出老虎,说不定反而连累了那女娃娃。”

  乐正崇的话越听江遗越瘆的慌,他忽然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乐正崇的猜测是对的。

  他坐不住了,要是小碗因为他出了事,他如何能原谅自己?

  这时,江遗忽然觉得,傍晚那会儿或许如洛清葶所说,直接把那几个家伙当场杀掉,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这时已经来不及后悔,他要马上动身。

  乐正崇看出了他的想法,道:“也带上我。”

  江遗疑惑地看着他。

  “那些人可不傻,绝不会觉得这样的老虎自己能啃得下去,肯定会带上高手帮忙,说不定会有修行者出现。”乐正崇道,“我虽然还只是个脆弱的灵体,更没有什么攻击手段,可能连凡人都伤不了,但一旦你遇上修行者,我倒是可以在一旁对你进行一些战斗上的指导。”

  “修行者间的战斗,你经历的还是太少,我觉得你应该需要一个师父来进行这方面的指导。”

  乐正崇的眼睛里带着一丝奇妙的光芒,江遗意识到了什么。

  他……要收自己为徒?

  江遗看着眼前这个半透明、脆弱得仿佛随时会被风吹散的修士,心底不由生出一股难以言喻的酸楚。

  这个胸怀宽广,热爱世人的修士,这个不惜牺牲自己,也要为世人除妖卫道,言行合一的修士,实在是帮助了自己太多,也为此牺牲了太多,那么……自己叫他一声师父又何妨?

  江遗对上乐正崇略有些期待的目光,他的嘴抿成了一条线,表情变得有些肃穆,接着双腿一弯,对着乐正崇的灵体跪了下来,双手撑住地板,低着头口中恭敬道:“还请前辈收江遗为徒。”

  望着眼前稚嫩的修行界新人,乐正崇脸上多出了一丝欣慰的微笑,他仿佛回到了当初初入镇海门,拜师时的那一幕。

  “可惜师父他老人家……唉。”乐正崇叹了口气。

  他伸出右手,摊开手掌对着江遗道:“起来吧,以后你便是我乐正崇的第一个弟子了。”

  江遗闻言站起来,对着乐正崇弯腰一拜,恭敬道:“是,师父。”

  乐正崇微微点头。

  “啊对了师父……”江遗突然想到了什么,道,“我如今拜入师父门下,是否也意味着我也加入了镇海门?”

  “不错。”

  江遗也隐隐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和这镇海门联系在了一起啊。

  “师父,情况紧急,咱们现在就走吧。”江遗道。

  乐正崇道:“也一并带上那白元道的女修士吧,多个人多份力。”

  不用乐正崇说,江遗也有这个打算,只是……

  “让洛清葶知道你的存在……没事吗?”

  乐正崇却是失笑道:“我又不是什么人人喊打的老鼠,怎么就见不得光了。”

  江遗一想也是,自己怎么就得隐藏乐正崇的存在了,再说自己现在是镇海门人了,隐藏乐正崇不就是隐藏自己是镇海门人。

  那么拉风的门派,说出去多有面子,而且这也能解释自己能杀死那海马帮帮主的原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